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律服務 > 案例寫真 >

安少康與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發布時間:2019-08-15    作者: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基本信息

  審理法院: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案 號: (2015)鄂民三終字第00157號

  案件類型: 民事

  案 由: 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

  裁判日期: 2016-08-29

  合 議 庭 :  童海超毛向榮徐翠

  審理程序: 二審

  上 訴 人 : 崇文書局有限公司  企業信息 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企業信息

  被上訴人: 安少康

  上訴人代理律師: 王斌 [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 陳金珊 [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

  被上訴人代理律師: 劉生林 [湖北欣安律師事務所] 劉正 [湖北欣安律師事務所]

  其他方代理律師: 王斌 [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 陳金珊 [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

  文書性質:判決

  

文書正文

  當事人信息

  上訴人(原審被告):崇文書局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雄楚大街268號。

  法定代表人:韓敏,該公司社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斌,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金珊,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雄楚大街268號。

  法定代表人:李兵,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斌,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金珊,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安少康,男,漢族,1952年5月7日出生,住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系武漢大學外國語學院退休教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生林,湖北欣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正,湖北欣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雄楚大街268號C座16層。

  法定代表人:潘啟勝,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斌,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金珊,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審理經過

  上訴人崇文書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崇文書局)因與上訴人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豚傳媒)、被上訴人安少康、原審被告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侵害著作權糾紛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鄂武漢中知初字第0061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3月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崇文書局、海豚傳媒以及原審被告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的委托代理人王斌、陳金珊,被上訴人安少康及其委托代理人劉生林、劉正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崇文書局、海豚傳媒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崇文書局、海豚傳媒按每千字55元(人民幣,下同)向安少康支付翻譯稿酬計16940元,并由安少康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1、安少康要求按照其實際損失賠償,未同意法院依職權在法定限額內酌定賠償金額,一審法院主動依職權確定賠償數額屬判非所請,違反了“不告不理”的訴訟原則;2、一審法院按《巴黎圣母院》碼洋以國家版權局版稅標準上限的三倍計算確定安少康經濟損失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安少康翻譯的《巴黎圣母院》系翻譯作品,并非安少康原創,基本上沒有創作和自由發揮的空間,大陸出版行業均與譯者按照字數稿酬方式約定付酬,不采用版稅方式付酬,譯者的收入與印數沒有關系;雨果原著的《巴黎圣母院》一書譯者眾多,安少康翻譯的《巴黎圣母院》之所以印數較多,是因為《巴黎圣母院》系世界名著,有穩定的市場需求,再加上海豚傳媒強大的銷售網絡,與安少康翻譯的水平并無關系;并且,安少康在翻譯界的知名度有限,即使是翻譯大家,也僅是按照字數稿酬領取報酬。7%的版稅標準的三倍,也就是碼洋金額的21%,與出版行業利潤率低下的公知狀況不符;3、一審判決認定的安少康為制止侵權支付的合理開支與其實際損失不相適應,應予調減。

  一審被告辯稱

  安少康辯稱,1、一審法院是按照安少康的實際損失計算賠償數額,而非適用法定賠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明確規定,權利人的實際損失可以根據權利人因侵權所造成復制品發行減少量或者侵權復制品銷售量與權利人發行該復制品單位利潤乘積計算。發行減少量難以確定,按照侵權復制品市場銷售量確定。安少康請求按侵權圖書的數量確定賠償金額符合法律規定。2、一審法院根據國家版權局《出版文字作品報酬規定》(1999年4月)第四條、第九條的規定,按國家版稅率上限的三倍計算和認定安少康的實際損失,有事實依據也有法律依據。一審法院是按照翻譯作品標準計算賠償金,與翻譯作品獨創性高低沒有關系。且安少康系武漢大學法文系教授,其翻譯的《巴黎圣母院》質量和專業水平都堪稱一流,得到讀者的廣泛認可。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確定著作權侵權損害賠償責任的指導意見》(京高法發(2005)12號)也規定,被告以報刊、圖書出版或類似方式侵權的,可參照國家有關稿酬的規定,在國家有關稿酬規定的2至5倍內確定賠償數額。3、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并未因訴訟而停止侵權行為,理應重罰。一審判決前涉案侵權圖書仍在很多實體店和網上書店銷售。4、安少康為制止侵權所支付的8600元主要包括調查取證產生的合理費用和符合國家有關部門規定的律師費,于法有據。安少康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同意兩上訴人的上訴意見。

  安少康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一、確認由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共同出版發行、由海豚傳媒參與策劃和銷售的署名為安少康翻譯的《巴黎圣母院》一書侵犯其著作權;二、判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停止侵害,并在《新聞出版報》上公開刊登經法院核準的道歉聲明,向安少康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三、判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向安少康賠償經濟損失50000元;四、判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向安少康賠償因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必要費用共計8600元(其中證據保全費500元、證據保全代理費3000元、企業信息查詢費100元、律師費5000元);五、本案訴訟費由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承擔。一審開庭審理前,安少康將其訴訟請求的第三項變更為“判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向安少康賠償經濟損失54600元”。一審庭審中,安少康明確本案的被訴侵權行為系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侵害安少康對翻譯作品《巴黎圣母院》享有的復制權、發行權的行為。

  一審法院查明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1999年7月13日,安少康與案外人長江文藝出版社(現已更名為長江文藝出版社有限公司,下同)就法國文學作品《巴黎圣母院》的中文譯本簽訂圖書約稿合同。2000年6月14日,安少康(合同甲方)和長江文藝出版社(合同乙方)就授權出版由安少康翻譯的文學作品《巴黎圣母院》中文譯本事宜,簽訂圖書出版合同。2000年10月,《巴黎圣母院》一書的中文譯本(ISBN7-5354-2117-2)由長江文藝出版社首次出版。該版圖書署名信息包括“【法】雨果著”、“安少康譯”。

  2013年1月7日,崇文書局與海豚傳媒就《巴黎圣母院》的出版簽訂《圖書出版協議》。雙方約定:海豚傳媒提供作品全部稿件、負責印制并向對方交付出版管理費3000元及審稿費500元;崇文書局負責編輯、審稿并有權決定書稿是否出版;上述作品的初版印數為10000冊。同年,崇文書局委托恒美印務(廣州)有限公司印刷上述作品的圖書10000冊。安少康提交的被控侵權圖書顯示,圖書《巴黎圣母院》的版權頁中顯示有“(法)雨果(Hugo,V.)著”、“安少康譯”、“出版發行:長江出版傳媒崇文書局”、“策劃/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印刷:恒美印務(廣州)有限公司”、“版次:2013年3月第1版”、“印次:2013年3月第1次印刷”、“ISBN978-7-5403-2588-6”、“定價:26.00元”等信息。安少康提交的網頁截圖證據顯示,京東商城、淘寶等網站上有展示、銷售上述圖書的信息。2014年1月26日,在一審法院根據安少康的申請采取訴前保全措施期間,海豚傳媒向一審法院出具了書面說明,聲明崇文書局出版的《巴黎圣母院》一書2013年4月上市,印數10000冊,定價26元。

  安少康為本案的調查取證及委托代理人參加訴訟事宜,支出了證據保全費500元、證據保全代理費3000元、企業信息查詢費100元、律師費5000元等共計8600元。

  一審另查明:崇文書局成立于1992年10月21日,2005年9月5日之前曾使用“湖北辭書出版社”的名稱,其后名稱變更為“崇文書局”,2009年12月31日名稱變更為目前的“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海豚傳媒成立于2005年12月31日,曾使用“湖北海豚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的名稱,2008年4月18日變更為目前的公司名稱。一審庭審中,海豚傳媒承認“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系其公司的前身。2005年7月18日,長江文藝出版社與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簽訂《協議書》,約定長江文藝出版社向對方提供世界文學名著《巴黎圣母院》的電子版本,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向對方支付費用并負責印刷,合同有效期為5年。

  一審庭審中,崇文書局對其出版被控侵權圖書的事實、海豚傳媒對其發行被控侵權圖書的事實均不持異議。安少康對被控侵權圖書中署名為“策劃”的海豚傳媒的行為明確為選題、謀劃、發行行為。

  一審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安少康將法國文學作品《巴黎圣母院》翻譯成漢語,其對該翻譯作品享有著作權。根據被控侵權圖書《巴黎圣母院》的版權頁信息中的CIP數據信息、書號、署名、崇文書局與海豚傳媒2013年1月7日簽訂的《圖書出版協議》、圖書期刊印刷委托書、長江文藝出版社與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2005年7月18日簽訂的《協議書》等證據表明,崇文書局實施了復制、發行被控侵權圖書的行為。海豚傳媒雖僅署名“策劃”,但其在涉案圖書的版本內容提供、印刷、發行等方面實質性地參與了被控侵權圖書的復制、發行行為。海豚傳媒雖以被控侵權行為已取得長江文藝出版社的合法授權為由進行抗辯,但上述抗辯理由并無事實根據,理由是:根據安少康(合同甲方)和長江文藝出版社(合同乙方)于2000年6月14日訂立的圖書出版合同的約定,未經雙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得將合同約定的權利許可第三方使用。因此,在合同有效期內,長江文藝出版社對第三方的再行許可必須事先取得安少康的同意。此外,該合同有效期為10年,2010年6月14日之后合同期限屆滿,而被控侵權圖書的出版行為在2013年,即上述合同期屆滿后。因此,不論是崇文書局與海豚傳媒2013年1月7日簽訂的《圖書出版協議》,還是長江文藝出版社與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2005年7月18日簽訂的《協議書》,均不改變出版上述圖書未經安少康許可的事實。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出版涉案圖書的行為,侵害了安少康對其翻譯作品的復制權、發行權,應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安少康指控被侵害的復制權、發行權屬于著作財產權,并且安少康也并未舉證證明其人身權利遭受到實際損害或有不良影響,因此對于安少康提起的賠禮道歉、消除影響等民事責任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考慮到涉案翻譯作品的知名度、印刷數量以及崇文書局、海豚傳媒的過錯程度等因素,以國家版權局《出版文字作品報酬規定》(1999年4月)版稅報酬的計算方法、計算標準為基礎,被控侵權行為導致安少康所受損失可按照26元(圖書定價)×10000冊(未經許可的出版發行數)×7%(版稅率)×3(倍數)的方式計算。通過上述方式計算,崇文書局、海豚傳媒的共同侵權行為導致安少康所受損失為54600元。安少康為制止侵權支付的合理開支8600元,應由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承擔。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雖以“長江出版傳媒”名義在上述圖書版權頁上以共同出版者的身份署名,但版權頁中CIP數據的相關信息以及圖書所使用的標準書號均與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無關。此外,本案無其它證據證明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實際參與了侵權圖書的復制、發行。因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不應對本案的侵權事實承擔民事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五)項、第(六)項、第十二條、第二十四條、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第一款、第五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的規定,判決:一、確認由崇文書局出版發行、由海豚傳媒參與策劃和銷售的署名為安少康翻譯的圖書《巴黎圣母院》(中國標準書號:ISBN978-7-5403-2588-6)侵犯了安少康對其翻譯作品的復制權、發行權;二、崇文書局、海豚傳媒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停止復制、發行署名為安少康翻譯的圖書《巴黎圣母院》(中國標準書號:ISBN978-7-5403-2588-6);三、崇文書局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安少康經濟損失54600元;四、崇文書局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安少康因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合理開支8600元;五、海豚傳媒對判決第三項、第四項確定的崇文書局的民事責任承擔連帶責任;六、駁回安少康的其它訴訟請求。如果未按照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1380元,由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負擔。

  本院二審期間,安少康依法提交了一份新證據,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聘請安少康為2002年-2006年教育部高等學校外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的聘書,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本院經審查認為,安少康提交的證據真實合法,但與本案不具有關聯性,安少康被教育部聘請為高等學校外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并不能證明其在翻譯作品方面的知名度與翻譯水平,對該證據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二審經審理查明,一審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安少康將法國文學作品《巴黎圣母院》翻譯成漢語,其對該翻譯作品享有著作權。《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規定:“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其作品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崇文書局、海豚傳媒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共同出版、發行涉案圖書的行為,侵害了安少康對其翻譯作品的復制權、發行權,崇文書局、海豚傳媒應連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在于一審法院確定的賠償數額是否合理。對此,本院評判如下: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規定:“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的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本案中,安少康主張按照其實際損失即稿酬給予賠償。國家版權局《出版文字作品報酬規定》(1999年)第四條第一款、第三款分別規定:“支付報酬可以選擇基本稿酬加印數稿酬,或版稅,或一次性付酬的方式”、“版稅,指出版者以圖書定價×發行數×版稅率的方式向作者付酬。”第九條第一款還規定:“版稅標準和計算方法版稅率:(一)原創作品:3%-10%(二)演繹作品:1%-7%。”一審法院根據涉案翻譯作品的知名度、印刷數量以及崇文書局、海豚傳媒的過錯程度等因素,以演繹作品版稅標準的上限7%,確定三倍的賠償標準,雖未超出上述規定,但標準偏高,本院將付酬的版稅率從一審確定的7%調整為4%,再確定三倍的賠償標準。

  關于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認為對于翻譯作品不應采用版稅方式付酬的上訴主張,本院認為,國家版權局《出版文字作品報酬規定》(1999年)第四條第五款規定:“通過行政手段大量印刷發行的九年義務教育教材、國家規劃教材、法律法規匯編、學習或考試指定用書等作品,不適用版稅付酬方式。”本案所涉圖書《巴黎圣母院》并非通過行政手段印刷發行的義務教育教材等,一審法院按照版稅的方式確定賠償標準未違反上述規定。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主張對于翻譯作品,大陸出版行業均與譯者按照字數稿酬方式約定付酬,不采用版稅方式付酬,對此,其并未舉證證明,本院不予支持。關于崇文書局、海豚傳媒還上訴認為安少康要求按照其實際損失賠償,一審法院主動依職權確定賠償數額屬判非所請的問題。本院認為,一審法院在安少康因侵權所造成復制品發行減少量難以確定的情況下,按照侵權復制品市場銷售量來確定權利人的實際損失,即稿酬損失,并非主動依職權確定賠償數額。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的該項上訴理由也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合理開支的問題。安少康為本案的調查取證及委托代理人參加訴訟事宜,支出了包括證據保全費、企業信息查詢費、律師費在內的費用共計8600元,這些費用未違反國家有關部門的規定并已實際發生,安少康也提交了相應的證據證明,一審法院予以支持,符合法律規定。崇文書局、海豚傳媒認為該合理開支與安少康實際損失不相適應,應予調減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的侵權行為導致安少康所受損失可按照26元(圖書定價)×10000冊(圖書印數)×4%(版稅率)×3(倍數)的方式計算,即為31200元。崇文書局、海豚傳媒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審判決雖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但實體處理不當,本院依法予以糾正。經合議庭評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五)項、第(六)項、第十二條、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二審裁判結果

  一、維持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鄂武漢中知初字第00611號民事判決第一、二、四項;

  二、撤銷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鄂武漢中知初字第00611號民事判決第三、五、六項;

  三、崇文書局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安少康經濟損失31200元;

  四、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對本判決確定的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應賠償安少康的經濟損失31200元及合理開支8600元的民事責任承擔連帶責任;

  五、駁回安少康的其它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照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一審案件受理費1380元,由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1380元,由安少康負擔1104元,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負擔276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徐翠

  審判員童海超

  審判員毛向榮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

  書記員汪月琴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acfr.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安少康與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2019-08-15 11-07-57

基本信息

  審理法院: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案 號: (2015)鄂民三終字第00157號

  案件類型: 民事

  案 由: 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

  裁判日期: 2016-08-29

  合 議 庭 :  童海超毛向榮徐翠

  審理程序: 二審

  上 訴 人 : 崇文書局有限公司  企業信息 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企業信息

  被上訴人: 安少康

  上訴人代理律師: 王斌 [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 陳金珊 [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

  被上訴人代理律師: 劉生林 [湖北欣安律師事務所] 劉正 [湖北欣安律師事務所]

  其他方代理律師: 王斌 [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 陳金珊 [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

  文書性質:判決

  

文書正文

  當事人信息

  上訴人(原審被告):崇文書局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雄楚大街268號。

  法定代表人:韓敏,該公司社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斌,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金珊,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雄楚大街268號。

  法定代表人:李兵,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斌,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金珊,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安少康,男,漢族,1952年5月7日出生,住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系武漢大學外國語學院退休教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生林,湖北欣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正,湖北欣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雄楚大街268號C座16層。

  法定代表人:潘啟勝,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斌,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金珊,湖北豪邦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審理經過

  上訴人崇文書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崇文書局)因與上訴人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豚傳媒)、被上訴人安少康、原審被告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侵害著作權糾紛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鄂武漢中知初字第0061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3月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崇文書局、海豚傳媒以及原審被告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的委托代理人王斌、陳金珊,被上訴人安少康及其委托代理人劉生林、劉正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崇文書局、海豚傳媒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崇文書局、海豚傳媒按每千字55元(人民幣,下同)向安少康支付翻譯稿酬計16940元,并由安少康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1、安少康要求按照其實際損失賠償,未同意法院依職權在法定限額內酌定賠償金額,一審法院主動依職權確定賠償數額屬判非所請,違反了“不告不理”的訴訟原則;2、一審法院按《巴黎圣母院》碼洋以國家版權局版稅標準上限的三倍計算確定安少康經濟損失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安少康翻譯的《巴黎圣母院》系翻譯作品,并非安少康原創,基本上沒有創作和自由發揮的空間,大陸出版行業均與譯者按照字數稿酬方式約定付酬,不采用版稅方式付酬,譯者的收入與印數沒有關系;雨果原著的《巴黎圣母院》一書譯者眾多,安少康翻譯的《巴黎圣母院》之所以印數較多,是因為《巴黎圣母院》系世界名著,有穩定的市場需求,再加上海豚傳媒強大的銷售網絡,與安少康翻譯的水平并無關系;并且,安少康在翻譯界的知名度有限,即使是翻譯大家,也僅是按照字數稿酬領取報酬。7%的版稅標準的三倍,也就是碼洋金額的21%,與出版行業利潤率低下的公知狀況不符;3、一審判決認定的安少康為制止侵權支付的合理開支與其實際損失不相適應,應予調減。

  一審被告辯稱

  安少康辯稱,1、一審法院是按照安少康的實際損失計算賠償數額,而非適用法定賠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明確規定,權利人的實際損失可以根據權利人因侵權所造成復制品發行減少量或者侵權復制品銷售量與權利人發行該復制品單位利潤乘積計算。發行減少量難以確定,按照侵權復制品市場銷售量確定。安少康請求按侵權圖書的數量確定賠償金額符合法律規定。2、一審法院根據國家版權局《出版文字作品報酬規定》(1999年4月)第四條、第九條的規定,按國家版稅率上限的三倍計算和認定安少康的實際損失,有事實依據也有法律依據。一審法院是按照翻譯作品標準計算賠償金,與翻譯作品獨創性高低沒有關系。且安少康系武漢大學法文系教授,其翻譯的《巴黎圣母院》質量和專業水平都堪稱一流,得到讀者的廣泛認可。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確定著作權侵權損害賠償責任的指導意見》(京高法發(2005)12號)也規定,被告以報刊、圖書出版或類似方式侵權的,可參照國家有關稿酬的規定,在國家有關稿酬規定的2至5倍內確定賠償數額。3、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并未因訴訟而停止侵權行為,理應重罰。一審判決前涉案侵權圖書仍在很多實體店和網上書店銷售。4、安少康為制止侵權所支付的8600元主要包括調查取證產生的合理費用和符合國家有關部門規定的律師費,于法有據。安少康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同意兩上訴人的上訴意見。

  安少康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一、確認由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共同出版發行、由海豚傳媒參與策劃和銷售的署名為安少康翻譯的《巴黎圣母院》一書侵犯其著作權;二、判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停止侵害,并在《新聞出版報》上公開刊登經法院核準的道歉聲明,向安少康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三、判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向安少康賠償經濟損失50000元;四、判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向安少康賠償因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必要費用共計8600元(其中證據保全費500元、證據保全代理費3000元、企業信息查詢費100元、律師費5000元);五、本案訴訟費由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承擔。一審開庭審理前,安少康將其訴訟請求的第三項變更為“判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向安少康賠償經濟損失54600元”。一審庭審中,安少康明確本案的被訴侵權行為系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崇文書局、海豚傳媒侵害安少康對翻譯作品《巴黎圣母院》享有的復制權、發行權的行為。

  一審法院查明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1999年7月13日,安少康與案外人長江文藝出版社(現已更名為長江文藝出版社有限公司,下同)就法國文學作品《巴黎圣母院》的中文譯本簽訂圖書約稿合同。2000年6月14日,安少康(合同甲方)和長江文藝出版社(合同乙方)就授權出版由安少康翻譯的文學作品《巴黎圣母院》中文譯本事宜,簽訂圖書出版合同。2000年10月,《巴黎圣母院》一書的中文譯本(ISBN7-5354-2117-2)由長江文藝出版社首次出版。該版圖書署名信息包括“【法】雨果著”、“安少康譯”。

  2013年1月7日,崇文書局與海豚傳媒就《巴黎圣母院》的出版簽訂《圖書出版協議》。雙方約定:海豚傳媒提供作品全部稿件、負責印制并向對方交付出版管理費3000元及審稿費500元;崇文書局負責編輯、審稿并有權決定書稿是否出版;上述作品的初版印數為10000冊。同年,崇文書局委托恒美印務(廣州)有限公司印刷上述作品的圖書10000冊。安少康提交的被控侵權圖書顯示,圖書《巴黎圣母院》的版權頁中顯示有“(法)雨果(Hugo,V.)著”、“安少康譯”、“出版發行:長江出版傳媒崇文書局”、“策劃/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印刷:恒美印務(廣州)有限公司”、“版次:2013年3月第1版”、“印次:2013年3月第1次印刷”、“ISBN978-7-5403-2588-6”、“定價:26.00元”等信息。安少康提交的網頁截圖證據顯示,京東商城、淘寶等網站上有展示、銷售上述圖書的信息。2014年1月26日,在一審法院根據安少康的申請采取訴前保全措施期間,海豚傳媒向一審法院出具了書面說明,聲明崇文書局出版的《巴黎圣母院》一書2013年4月上市,印數10000冊,定價26元。

  安少康為本案的調查取證及委托代理人參加訴訟事宜,支出了證據保全費500元、證據保全代理費3000元、企業信息查詢費100元、律師費5000元等共計8600元。

  一審另查明:崇文書局成立于1992年10月21日,2005年9月5日之前曾使用“湖北辭書出版社”的名稱,其后名稱變更為“崇文書局”,2009年12月31日名稱變更為目前的“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海豚傳媒成立于2005年12月31日,曾使用“湖北海豚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的名稱,2008年4月18日變更為目前的公司名稱。一審庭審中,海豚傳媒承認“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系其公司的前身。2005年7月18日,長江文藝出版社與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簽訂《協議書》,約定長江文藝出版社向對方提供世界文學名著《巴黎圣母院》的電子版本,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向對方支付費用并負責印刷,合同有效期為5年。

  一審庭審中,崇文書局對其出版被控侵權圖書的事實、海豚傳媒對其發行被控侵權圖書的事實均不持異議。安少康對被控侵權圖書中署名為“策劃”的海豚傳媒的行為明確為選題、謀劃、發行行為。

  一審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安少康將法國文學作品《巴黎圣母院》翻譯成漢語,其對該翻譯作品享有著作權。根據被控侵權圖書《巴黎圣母院》的版權頁信息中的CIP數據信息、書號、署名、崇文書局與海豚傳媒2013年1月7日簽訂的《圖書出版協議》、圖書期刊印刷委托書、長江文藝出版社與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2005年7月18日簽訂的《協議書》等證據表明,崇文書局實施了復制、發行被控侵權圖書的行為。海豚傳媒雖僅署名“策劃”,但其在涉案圖書的版本內容提供、印刷、發行等方面實質性地參與了被控侵權圖書的復制、發行行為。海豚傳媒雖以被控侵權行為已取得長江文藝出版社的合法授權為由進行抗辯,但上述抗辯理由并無事實根據,理由是:根據安少康(合同甲方)和長江文藝出版社(合同乙方)于2000年6月14日訂立的圖書出版合同的約定,未經雙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得將合同約定的權利許可第三方使用。因此,在合同有效期內,長江文藝出版社對第三方的再行許可必須事先取得安少康的同意。此外,該合同有效期為10年,2010年6月14日之后合同期限屆滿,而被控侵權圖書的出版行為在2013年,即上述合同期屆滿后。因此,不論是崇文書局與海豚傳媒2013年1月7日簽訂的《圖書出版協議》,還是長江文藝出版社與湖北海豚卡通有限公司2005年7月18日簽訂的《協議書》,均不改變出版上述圖書未經安少康許可的事實。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出版涉案圖書的行為,侵害了安少康對其翻譯作品的復制權、發行權,應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安少康指控被侵害的復制權、發行權屬于著作財產權,并且安少康也并未舉證證明其人身權利遭受到實際損害或有不良影響,因此對于安少康提起的賠禮道歉、消除影響等民事責任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考慮到涉案翻譯作品的知名度、印刷數量以及崇文書局、海豚傳媒的過錯程度等因素,以國家版權局《出版文字作品報酬規定》(1999年4月)版稅報酬的計算方法、計算標準為基礎,被控侵權行為導致安少康所受損失可按照26元(圖書定價)×10000冊(未經許可的出版發行數)×7%(版稅率)×3(倍數)的方式計算。通過上述方式計算,崇文書局、海豚傳媒的共同侵權行為導致安少康所受損失為54600元。安少康為制止侵權支付的合理開支8600元,應由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承擔。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雖以“長江出版傳媒”名義在上述圖書版權頁上以共同出版者的身份署名,但版權頁中CIP數據的相關信息以及圖書所使用的標準書號均與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無關。此外,本案無其它證據證明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實際參與了侵權圖書的復制、發行。因此,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不應對本案的侵權事實承擔民事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五)項、第(六)項、第十二條、第二十四條、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第一款、第五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的規定,判決:一、確認由崇文書局出版發行、由海豚傳媒參與策劃和銷售的署名為安少康翻譯的圖書《巴黎圣母院》(中國標準書號:ISBN978-7-5403-2588-6)侵犯了安少康對其翻譯作品的復制權、發行權;二、崇文書局、海豚傳媒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停止復制、發行署名為安少康翻譯的圖書《巴黎圣母院》(中國標準書號:ISBN978-7-5403-2588-6);三、崇文書局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安少康經濟損失54600元;四、崇文書局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安少康因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合理開支8600元;五、海豚傳媒對判決第三項、第四項確定的崇文書局的民事責任承擔連帶責任;六、駁回安少康的其它訴訟請求。如果未按照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1380元,由崇文書局、海豚傳媒共同負擔。

  本院二審期間,安少康依法提交了一份新證據,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聘請安少康為2002年-2006年教育部高等學校外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的聘書,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本院經審查認為,安少康提交的證據真實合法,但與本案不具有關聯性,安少康被教育部聘請為高等學校外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并不能證明其在翻譯作品方面的知名度與翻譯水平,對該證據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二審經審理查明,一審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安少康將法國文學作品《巴黎圣母院》翻譯成漢語,其對該翻譯作品享有著作權。《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規定:“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其作品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崇文書局、海豚傳媒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共同出版、發行涉案圖書的行為,侵害了安少康對其翻譯作品的復制權、發行權,崇文書局、海豚傳媒應連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在于一審法院確定的賠償數額是否合理。對此,本院評判如下: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規定:“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的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本案中,安少康主張按照其實際損失即稿酬給予賠償。國家版權局《出版文字作品報酬規定》(1999年)第四條第一款、第三款分別規定:“支付報酬可以選擇基本稿酬加印數稿酬,或版稅,或一次性付酬的方式”、“版稅,指出版者以圖書定價×發行數×版稅率的方式向作者付酬。”第九條第一款還規定:“版稅標準和計算方法版稅率:(一)原創作品:3%-10%(二)演繹作品:1%-7%。”一審法院根據涉案翻譯作品的知名度、印刷數量以及崇文書局、海豚傳媒的過錯程度等因素,以演繹作品版稅標準的上限7%,確定三倍的賠償標準,雖未超出上述規定,但標準偏高,本院將付酬的版稅率從一審確定的7%調整為4%,再確定三倍的賠償標準。

  關于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認為對于翻譯作品不應采用版稅方式付酬的上訴主張,本院認為,國家版權局《出版文字作品報酬規定》(1999年)第四條第五款規定:“通過行政手段大量印刷發行的九年義務教育教材、國家規劃教材、法律法規匯編、學習或考試指定用書等作品,不適用版稅付酬方式。”本案所涉圖書《巴黎圣母院》并非通過行政手段印刷發行的義務教育教材等,一審法院按照版稅的方式確定賠償標準未違反上述規定。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主張對于翻譯作品,大陸出版行業均與譯者按照字數稿酬方式約定付酬,不采用版稅方式付酬,對此,其并未舉證證明,本院不予支持。關于崇文書局、海豚傳媒還上訴認為安少康要求按照其實際損失賠償,一審法院主動依職權確定賠償數額屬判非所請的問題。本院認為,一審法院在安少康因侵權所造成復制品發行減少量難以確定的情況下,按照侵權復制品市場銷售量來確定權利人的實際損失,即稿酬損失,并非主動依職權確定賠償數額。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的該項上訴理由也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合理開支的問題。安少康為本案的調查取證及委托代理人參加訴訟事宜,支出了包括證據保全費、企業信息查詢費、律師費在內的費用共計8600元,這些費用未違反國家有關部門的規定并已實際發生,安少康也提交了相應的證據證明,一審法院予以支持,符合法律規定。崇文書局、海豚傳媒認為該合理開支與安少康實際損失不相適應,應予調減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崇文書局和海豚傳媒的侵權行為導致安少康所受損失可按照26元(圖書定價)×10000冊(圖書印數)×4%(版稅率)×3(倍數)的方式計算,即為31200元。崇文書局、海豚傳媒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審判決雖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但實體處理不當,本院依法予以糾正。經合議庭評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五)項、第(六)項、第十二條、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二審裁判結果

  一、維持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鄂武漢中知初字第00611號民事判決第一、二、四項;

  二、撤銷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鄂武漢中知初字第00611號民事判決第三、五、六項;

  三、崇文書局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安少康經濟損失31200元;

  四、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對本判決確定的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應賠償安少康的經濟損失31200元及合理開支8600元的民事責任承擔連帶責任;

  五、駁回安少康的其它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照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一審案件受理費1380元,由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1380元,由安少康負擔1104元,崇文書局有限公司、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負擔276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徐翠

  審判員童海超

  審判員毛向榮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

  書記員汪月琴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 甘肃公安政务服务平台登录 新时时倍投计算 大红鹰心水高手论论坛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分布走势图 极速街机捕鱼电 今晚大乐透开奖结果 波胆在哪买 11选5山东和广东有区别吗 欧洲各大联赛积分排名 福彩35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