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小說 >

桃花開了(小小說)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3-25    作者:李 新

  起風了,是習習的和風。春之二月天,陽光溫柔。  

萬爺抱著碩大的不銹鋼保溫杯,坐在門前不遠處的石坎上,曬上午的太陽。時不時地,萬爺向面前大山處的桃花山腰上一大片的果樹林張望著。屋后,竹林綠蔭如蓋。幾群喜鵲、翠鳥、麻雀在竹林枝條間上竄下跳,愉快地歡叫。  

萬爺靜靜地聽鳥語,神態安然,心情愜意極了。偶爾,萬爺擰開保溫杯蓋慢悠悠喝一口山楂葉子水。  

突然間,進入桃花村上灣的轉凹處,斷斷續續傳來挖掘機的轟鳴聲。今天,這突兀而至的機械聲,讓萬爺緊了緊眉頭。隨著挖掘機間斷的轟鳴聲,萬爺喝口水、砸吧幾下嘴,朝上灣轉凹的山路方向凝著神,努力地想著什么。  

一根煙功夫,萬爺渾身暖乎乎的。大花貓和黃狗偎依在腳邊,陪萬爺一起享受山村里的日光浴。一只油光水滑的松鼠,從石坎孔隙間探閃著腦袋,忽地從萬爺跟前奔過去,跳上了老栗樹的枝椏,長過身軀的尾巴得意地甩著弧線。大花貓和黃狗眼見松鼠躍過時,身子只是略略微微地撤動了下,便又自顧地瞇起眼晴,迎著陽光,舒服起來。  

“老頭子,莫光曉得塌屁股挺日頭哈,去把洞里的紅薯撿一點出來,中飯和晚飯熬糯米粥、蒸紅薯丸子吃,這也是丫丫最愛吃的呢”。老伴劉伯媽,與萬爺一輩子形影不離,相濡以沫,村里老老少少都習慣喊她“萬爺伯媽”。在桃花村,人人這樣稱呼,劉伯媽樂意,萬爺高興。那稱呼很暖,像陽光一樣。  

萬爺也不是本名,姓萬倒沒錯,稱“爺”似乎就有點大了。今年過了農歷三月最后一天,就該88歲了,劉伯媽比萬爺小5歲,這是桃花村目前最大的壽星老夫妻。老夫妻倆耳聰目明,身板硬朗。大家都這么叫著 “萬爺”和“萬爺伯媽”,誰都覺得理所當然。  

劉伯媽喊萬爺去取紅薯的洞,就在萬爺坐著的石坎正下方的老栗樹旁邊。洞是石洞,不足兩米深,天然而成,四季溫涼。石洞的斜口像半張開的嘴巴,朝向南面,避開了北風。石洞只容得萬爺完全屈蹲著身子才能進得洞來去存放些圓白菜、土豆、紅薯、板栗等果蔬。  

 萬爺聽老伴說是丫丫愛吃紅薯粥,便一下子擱下保溫杯,輕跳下了石坎,麻利地掀開石洞的木板蓋子,屈蹲了腰板,蹭蹭地鉆進洞里掏紅薯。大花貓和黃狗,似乎被萬爺突然利索的動作驚詫著了,騰地站起來,不停地搖著尾巴,在場子里轉著圓圈。  

丫丫是萬爺的獨生女。老伴說,丫丫今天清早坐高鐵,午間回到桃花村上灣。  

劉伯媽是從桃花村下灣嫁到上灣萬爺家的。萬爺是家里獨子,生性忠厚老實,公公是村里的教書匠。萬爺是村里少有的四代單傳家庭,但萬家人,知書達禮,其樂融融。鄉親們都說劉伯媽嫁的是好人家。  

然而,劉伯媽嫁到萬家后,久久不見身孕,桃花村人都投來同情的目光。好在公公懂得一些醫學常識,劉伯媽喝了許多萬爺從桃花山里挖的草藥,三十三歲才開懷,生下獨女丫丫。  

丫丫天生聰慧,讀書考學一路精進,直到在省城國營單位工作、落戶。這曾經很是讓桃花村人感動而羨慕,也替萬爺家驕傲。萬爺和老伴在省城幫丫丫照顧孫子上了小學后,實在住不慣大城市,決意回到大山深處的桃花村,慢慢侍弄田地。山里生活空間雖說封閉,但日子過得怡然自得。女婿李金柱,是省城知名的房產商,他和丫丫一直在勸說萬爺倆老到省城頤享天年,可倆老死活不肯,怎么也不愿意走下桃花山。  

現在,萬爺家依舊是一個小院、三間石墻瓦房,屋內老式桌椅板凳,擺放得井然有序、干凈整潔。  

太陽已近正午時分。萬爺和劉伯媽在灶房里蒸紅薯,喜鵲在屋后竹林梢間忽然叫得更加熱鬧起來,幾只喜鵲還跳到瓦房屋頂上,起著勁地歡叫。  

黃狗哼哼唧唧地搖擺著尾巴,拱開院門,沖進灶房。跟隨其后的是丫丫,還有去年新上任的村支部書記、旅游本科畢業的大學生村官王燕。兩人一前一后,快步走進里屋。  

“媽,我肚子餓了!是不是在蒸紅薯呀”。劉伯媽揭開鍋蓋,用筷子夾起了熱氣騰騰的紅薯,丫丫和王燕捧著紅薯一邊不停地吹拂著,一邊呱呱啦啦地打開了話匣子。  

“爸、媽,我已經辦理了退休手續了,以后可以經常回來看望倆老了。這次回來我和王燕要跟您們說個大喜事呢”。萬爺聽說有喜事,忙放下手中正向灶膛添干松針的火鉗,起身向王燕書記打了個拱手揖:“書記丫頭啊,都說你可是個能干的村支書呢,啥子個喜事呢”。  

王燕便一一說道,桃花村委會集體研究決定,搶抓國家鄉村振興的大好政策,已經規劃上報了開發自然生態優越的桃花村,發展生態產業與旅游結合項目。在桃花村下灣,發展萬畝綠茶和野生山茱萸藥材;山腰的上灣,改良規模化的野生優質仙桃和野櫻桃園;在桃花山上開墾油茶基地。三至五年,桃花村將是茶場綠、櫻花白、桃花紅、油菜花黃,還有滿山杜鵑花和竹林交相輝映。到時候,大好的自然生態景象,一定會游人如織,帶動桃花村的人們走向富裕生活,一定會使這里的綠水青山,變成群眾們的金山銀山。  

“爸、媽,桃花村開發項目已得到了李金柱的投資呢。他前期正投入了500萬元修建通灣水泥路。這不,今天上灣的進山公路正式挖土動工了”。丫丫興奮地說。  

這時候,王燕從提包中拿出一串新鑰匙交到萬爺手中。“這是桃花村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房的鑰匙,交給您倆老。大伙都知道您倆老對老房子有感情,不過新房子也挺舒服,今后您倆老就這邊住幾天,那邊住幾天。”她說。  

萬爺和劉伯媽面對女兒和村支書帶來的大喜事,一時不知所措。萬爺倒是醒悟到了什么,雙手接過鑰匙用力地遞給老伴,不住地點著頭、豎起大拇指:“好啊!好啊!俺們老人趕上新時代,遇上好政策了哇”!  

丫丫和王燕相視一笑。  

午飯后,萬爺、劉伯媽和丫丫送王燕走出小院,跨過門前的石坎,順著陽光照射的方向,萬爺清晰地看到,灑在山腰桃樹林上的陽光,把粉紅色的花瓣烘托得格外鮮艷奪目。  

“是桃花村的桃花開了吧”!萬爺不由自主地說道。“嗯、嗯,桃花正艷艷地開著呢……” 丫丫和王燕一齊應聲著。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acfr.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桃花開了(小小說)

2019-03-25 00-00-00

  起風了,是習習的和風。春之二月天,陽光溫柔。  

萬爺抱著碩大的不銹鋼保溫杯,坐在門前不遠處的石坎上,曬上午的太陽。時不時地,萬爺向面前大山處的桃花山腰上一大片的果樹林張望著。屋后,竹林綠蔭如蓋。幾群喜鵲、翠鳥、麻雀在竹林枝條間上竄下跳,愉快地歡叫。  

萬爺靜靜地聽鳥語,神態安然,心情愜意極了。偶爾,萬爺擰開保溫杯蓋慢悠悠喝一口山楂葉子水。  

突然間,進入桃花村上灣的轉凹處,斷斷續續傳來挖掘機的轟鳴聲。今天,這突兀而至的機械聲,讓萬爺緊了緊眉頭。隨著挖掘機間斷的轟鳴聲,萬爺喝口水、砸吧幾下嘴,朝上灣轉凹的山路方向凝著神,努力地想著什么。  

一根煙功夫,萬爺渾身暖乎乎的。大花貓和黃狗偎依在腳邊,陪萬爺一起享受山村里的日光浴。一只油光水滑的松鼠,從石坎孔隙間探閃著腦袋,忽地從萬爺跟前奔過去,跳上了老栗樹的枝椏,長過身軀的尾巴得意地甩著弧線。大花貓和黃狗眼見松鼠躍過時,身子只是略略微微地撤動了下,便又自顧地瞇起眼晴,迎著陽光,舒服起來。  

“老頭子,莫光曉得塌屁股挺日頭哈,去把洞里的紅薯撿一點出來,中飯和晚飯熬糯米粥、蒸紅薯丸子吃,這也是丫丫最愛吃的呢”。老伴劉伯媽,與萬爺一輩子形影不離,相濡以沫,村里老老少少都習慣喊她“萬爺伯媽”。在桃花村,人人這樣稱呼,劉伯媽樂意,萬爺高興。那稱呼很暖,像陽光一樣。  

萬爺也不是本名,姓萬倒沒錯,稱“爺”似乎就有點大了。今年過了農歷三月最后一天,就該88歲了,劉伯媽比萬爺小5歲,這是桃花村目前最大的壽星老夫妻。老夫妻倆耳聰目明,身板硬朗。大家都這么叫著 “萬爺”和“萬爺伯媽”,誰都覺得理所當然。  

劉伯媽喊萬爺去取紅薯的洞,就在萬爺坐著的石坎正下方的老栗樹旁邊。洞是石洞,不足兩米深,天然而成,四季溫涼。石洞的斜口像半張開的嘴巴,朝向南面,避開了北風。石洞只容得萬爺完全屈蹲著身子才能進得洞來去存放些圓白菜、土豆、紅薯、板栗等果蔬。  

 萬爺聽老伴說是丫丫愛吃紅薯粥,便一下子擱下保溫杯,輕跳下了石坎,麻利地掀開石洞的木板蓋子,屈蹲了腰板,蹭蹭地鉆進洞里掏紅薯。大花貓和黃狗,似乎被萬爺突然利索的動作驚詫著了,騰地站起來,不停地搖著尾巴,在場子里轉著圓圈。  

丫丫是萬爺的獨生女。老伴說,丫丫今天清早坐高鐵,午間回到桃花村上灣。  

劉伯媽是從桃花村下灣嫁到上灣萬爺家的。萬爺是家里獨子,生性忠厚老實,公公是村里的教書匠。萬爺是村里少有的四代單傳家庭,但萬家人,知書達禮,其樂融融。鄉親們都說劉伯媽嫁的是好人家。  

然而,劉伯媽嫁到萬家后,久久不見身孕,桃花村人都投來同情的目光。好在公公懂得一些醫學常識,劉伯媽喝了許多萬爺從桃花山里挖的草藥,三十三歲才開懷,生下獨女丫丫。  

丫丫天生聰慧,讀書考學一路精進,直到在省城國營單位工作、落戶。這曾經很是讓桃花村人感動而羨慕,也替萬爺家驕傲。萬爺和老伴在省城幫丫丫照顧孫子上了小學后,實在住不慣大城市,決意回到大山深處的桃花村,慢慢侍弄田地。山里生活空間雖說封閉,但日子過得怡然自得。女婿李金柱,是省城知名的房產商,他和丫丫一直在勸說萬爺倆老到省城頤享天年,可倆老死活不肯,怎么也不愿意走下桃花山。  

現在,萬爺家依舊是一個小院、三間石墻瓦房,屋內老式桌椅板凳,擺放得井然有序、干凈整潔。  

太陽已近正午時分。萬爺和劉伯媽在灶房里蒸紅薯,喜鵲在屋后竹林梢間忽然叫得更加熱鬧起來,幾只喜鵲還跳到瓦房屋頂上,起著勁地歡叫。  

黃狗哼哼唧唧地搖擺著尾巴,拱開院門,沖進灶房。跟隨其后的是丫丫,還有去年新上任的村支部書記、旅游本科畢業的大學生村官王燕。兩人一前一后,快步走進里屋。  

“媽,我肚子餓了!是不是在蒸紅薯呀”。劉伯媽揭開鍋蓋,用筷子夾起了熱氣騰騰的紅薯,丫丫和王燕捧著紅薯一邊不停地吹拂著,一邊呱呱啦啦地打開了話匣子。  

“爸、媽,我已經辦理了退休手續了,以后可以經常回來看望倆老了。這次回來我和王燕要跟您們說個大喜事呢”。萬爺聽說有喜事,忙放下手中正向灶膛添干松針的火鉗,起身向王燕書記打了個拱手揖:“書記丫頭啊,都說你可是個能干的村支書呢,啥子個喜事呢”。  

王燕便一一說道,桃花村委會集體研究決定,搶抓國家鄉村振興的大好政策,已經規劃上報了開發自然生態優越的桃花村,發展生態產業與旅游結合項目。在桃花村下灣,發展萬畝綠茶和野生山茱萸藥材;山腰的上灣,改良規模化的野生優質仙桃和野櫻桃園;在桃花山上開墾油茶基地。三至五年,桃花村將是茶場綠、櫻花白、桃花紅、油菜花黃,還有滿山杜鵑花和竹林交相輝映。到時候,大好的自然生態景象,一定會游人如織,帶動桃花村的人們走向富裕生活,一定會使這里的綠水青山,變成群眾們的金山銀山。  

“爸、媽,桃花村開發項目已得到了李金柱的投資呢。他前期正投入了500萬元修建通灣水泥路。這不,今天上灣的進山公路正式挖土動工了”。丫丫興奮地說。  

這時候,王燕從提包中拿出一串新鑰匙交到萬爺手中。“這是桃花村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房的鑰匙,交給您倆老。大伙都知道您倆老對老房子有感情,不過新房子也挺舒服,今后您倆老就這邊住幾天,那邊住幾天。”她說。  

萬爺和劉伯媽面對女兒和村支書帶來的大喜事,一時不知所措。萬爺倒是醒悟到了什么,雙手接過鑰匙用力地遞給老伴,不住地點著頭、豎起大拇指:“好啊!好啊!俺們老人趕上新時代,遇上好政策了哇”!  

丫丫和王燕相視一笑。  

午飯后,萬爺、劉伯媽和丫丫送王燕走出小院,跨過門前的石坎,順著陽光照射的方向,萬爺清晰地看到,灑在山腰桃樹林上的陽光,把粉紅色的花瓣烘托得格外鮮艷奪目。  

“是桃花村的桃花開了吧”!萬爺不由自主地說道。“嗯、嗯,桃花正艷艷地開著呢……” 丫丫和王燕一齊應聲著。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 六开彩单双玩法规则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诀窍 足球直播360 彩票筛子猜大小技巧 红中二人麻将技巧 玩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 pk10软件下载安卓版 彩虹计划gbc 广东时时11选5 怎么投注世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