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李傳鋒小說《白虎寨》評論小輯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6-08-05    作者:鄒建軍、樊星、楊彬

“白虎寨”:一個在時代風雨中建構起來的人文空間

——李傳鋒長篇小說《白虎寨》印象

鄒建軍

在李傳鋒的長篇小說《白虎寨》中,建構了一個具有傳奇色彩的鄂西土家山寨——白虎寨,眾多的人物都活躍在這樣一個空間里,并且讓這個空間具有獨特的內涵與意義。也就是說,小說的人物形象塑造是相當成功的,有個性有氣質的人物不少,如么妹子、春花、向思明、金大谷、金汪雨、彭長壽、金么爹、胡喳喳、秋月、唐先富、覃建國等,都是活靈活現而形象豐滿的形象,是那個民族地方區域內一批很重要的角色,作為人物形象他們都能夠立起來,當然,也有一些人物是配角,沒有也不可能立起來。對于這樣一些人,我們只知道他們的姓名,而不知他們的來歷與生活形態、情感方式與思想內容。在這部小說中寫到的人物很多,有名有姓的加起來也有四十多位,但主要的人物也就那么六、七個,他們來自山里山外的各個方面,有土生土長有青年一輩,也有經歷豐富的老年一代,還有從山外被派來的干部與知識分子,然而,我們要提出的問題是,一般的人物是不可能來到這個地方的,而他們來了,是有其歷史與藝術意義的。為什么呢?因為這里相當封閉而古老,在從前很少與外界交流,如果不是發生革命運動,以及最近幾十年的改革開放,也許不會有外地人來到這里,它將永遠古老而封閉。而之所以如此,最為重要的原因是村子之外的敲梆巖,如一道鐵門雄關,以自己的硬氣無情地阻斷了它與外界的聯系。正是因為它的存在,讓這里的村子與外界之間不通公路,也沒有大路,有的只是一條在懸崖上彎曲的羊腸小道,許多時候只容一人通過,兩個人都不能對面而行。村里所用的所有的東西,只得從山下面以人力背上來,就是有了自行車與摩托車,也只能從那條小道上扛上扛下,其險其陡、其難其高,可想而知。就是一個人沒有帶任何東西,要想走上這個敲梆巖來到村子里,也是相當艱難的,所以自古以來,能夠來到此村里的人,是少之又少。如果它永遠與世隔絕,也就不會發生我們所看到的這么一幅時代圖景,小說所敘述的是最近幾年在湖北西部山區土家族所寄居的地方,這個地方叫白虎寨,這么一個村子里的幾個村民小組所發生的故事。作家的高明之處,就在于把所有的人物都放在時代的風雨中,寫出在他們身上所發生的故事,以及在眼前所發生的變化,對于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變化作家也有所探討。小說寫到了湖北省的“三萬”工程,寫到了亞洲金融危機的發生及其結果,寫到了政府的社會主義“新農村”政策,寫到了改革開放以后城市與鄉村之間的差別,及其在這種情況下農民的心理落差,凡此種種,作家都是以全知的視角進行了全方位的描寫。以此而言,這部小說的視域與思踽是具有相當的深度與廣度的。作家沒有把這個白虎寨寫得很原始,也沒有把它寫得很封閉,而是突出在這樣一個大變動的時候,這里的人們在思想上與心理上所發生的變化,以及它所標示的歷史與美學意義。雖然我們還沒有發現他們全部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但我們看到敲梆巖的公路已經修通,這個村子與外界的交流之道已經被打開,以么妹子為代表的找工者正在成為一種變革的力量,在上一輩人努力了數十年的基礎上,要把這個地方與這個地方生活的民族,推向一個更新的時代,讓這里所有的人走向一個更加光明的前景。正能量在他們的身上涌動,他們將更多地獲得國家的支持與外界的資助。在作家的筆下,小說里似乎沒有壞人或反面人物的存在,他們有的人坐過牢、犯過法,但他們后來很快就改過自新了,成為推動時代發展的新生力量。他們勇于承認錯誤,并且敢于改正自己的錯誤。也許這就是李傳鋒筆下質樸厚道的的土家族人民。

讀完這部小說,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并不只是那里的人物,還有他們世世代代所居住的這個地方,那就是遠近聞名的白虎寨。作家沒有專門花費篇幅來描寫這里的環境,卻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獨立地理空間的存在。不以大量的篇幅描寫自然與人文環境,這是中國古代小說的傳統,與西方小說有很大的區別。我們現在不來討論這種傳統的優劣,只是指出這樣的特點之存在,西方小說中是有大量的環境描寫,并且具有獨立的審美意義的。作家在故事的講述中,在不知不覺中,白虎寨的整體輪廓漸漸就顯露出來了:整個村子在山巖之上,村子的后面還有更高更遠的大山,整個村子就坐落在一些青色的山頭之間,村子的大門口有一座古老的牌坊,不遠處的外面就是遠近聞名的敲梆巖,從這里望出去,三面是深深的山谷,對面是同樣的高山之邊上的陡巖。其下不知何處的深洞,是許多人沒有去過地的神秘之所,是當年紅軍避難的地方。村子附近有當年的紅軍醫院,也是在一個巨大的山洞里,從中可以下到山下的谷底,通到山下面的巖洞,雖然是十分曲折與陰暗。這樣的一個地方,沒有大量的描寫,我們也可以看出它所具有神秘性與傳奇性。這是一個封閉的地理空間體系,也是一個外族人難于進入的地方。它的歷史存在與當今時代的與發展,就具有了一種象征的意義。這個地理空間的特點有:第一,偏遠。人們之所以不敢前來,主要就是因為這里與城市相距遙遠,遠非人力所能達到,如果是在中心城區,再險也是可以上去的。第二,險峻。從山下到山上,不僅是遠,主要是險,常人過不了敲梆巖,真的是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從村子里要下到谷底的山洞,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有歷以來也只有一次,一次是當年紅軍醫院受到攻擊的時候,為了挽救紅軍傷員的生命,當地人用長繩把他們從巖上吊下去,才進到了山洞里。第二次就是從山外來的驢友,從山上的山洞進入,幾天沒有消息,后來才從山下的山洞里出來。第三,陰森。村后的高山,有的時候擋住了陽光,有的時候迎來了大雪,更多的時候是古墳壘壘,紅軍時代的,田土王時代的,各家族的祖墳,可以說與活著的人一同存在于這個時空之中。因此,我們可以認為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村子,而是一個民族據此以守、據此以活的地方,它是中國中部的一個山區,也是中國歷史史上的一種延續。在當地人眼里,白虎寨雖然也并沒有神秘性,然而卻是他們世世代代所生活的家園,當外來的力量要他們外遷的時候,他們所有的人都表示反對;當有關的開發項目可能會破壞自然環境的時候,他們也都表示反對,并且以野蠻的方式來對待。所以,沒有這樣的遠,沒有這樣的險,沒有這樣的神秘,那這個土家人的山寨就建立不起來,土家族的文化符號也就難于呈現在讀者的面前。當然,白虎之所以成為這個寨子的名稱,是因為土家的先人之白虎崇拜,并且成為了一個民族的圖騰。他們的祖先經歷民多少艱難,才找到這么一個安居之所,這么一個生息之地,所以他們的后代也熱愛這么一個地方。所以當原來的施工方案是要烽掉敲梆巖,大家聽了以后也是不同意的,后來才改用了在山巖上開洞開窗的兩全齊美的做法。所以我認為白虎寨并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地方,改在平原與草原,這個故事也許是無法講的,即使講了也失去了固有的意義。

白虎寨本來是一個世外桃源,而現在卻開始發生著變化,并且是巨大的變化。一切都是因為外出與進入開始的。首先是以么妹子、春花、秋月與喬麥等外出打工者的回鄉,給山里帶來了一種新鮮的風氣,他們的所作所為讓村里的人議論紛紛;另一方面是外來的顧博士、科技副鄉長向思明,以及當年躲藏在此的老趙書記,他的兒子小趙處長,縣里的苗書記與南方來的客人等,他們的到來給當地人所帶來的信息在當地所引起的巨大反響。這個村子本來處于偏遠的高山之間,很原始、很本色,可是時代的風雨不斷地吹了進來,近十來年所發生的大事,在這里發生了影響,許多故事情節都與省里、全國乃至全世界所發生的大事相關,他們的回鄉與再次的外出打工,也都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作家的高明之處,就在于把這個古老的村子之不再古老,同時也是在古老基礎之上的變化,全部地寫了出來。作家以全知視角來寫人與事,所有的人與事都是從他的角度講述出來的,雖然并不一定很豐富,但細致與客觀,許多人與事被他透析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讓我們讀了以后,對于那里發生的故事與變化,了如指掌。一個古老的村子如何變成所謂的新農村,其中的痛苦與掙扎,曲折與豐富,各色人等的心態與情感,都比較原始地保存在了小說里面。小說不僅有著這個時代現實的內容,并且也有了長遠的時空背景,讓現在與歷史發生著種種關聯。一個是現在人土家人與明清時期的土家人,與傳說里的白虎圖騰發生了關系,與明清時期的田土王發生了聯系,與大革命時期的紅軍醫院發生了聯系,當然也與賀龍所領導的革命發生了聯系,還與“文化大革命”時期老趙書記的上山避禍發生了聯系,也就是說,現在的一切都是有歷史的,歷史上的一切都是有后果的,這就讓小說的時空拉得很大很遠,故事與故事里的人物就有了厚度與深度。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這個“白虎寨”也是有來歷的,一只白虎不可能生活在平原,也不可能生活在海邊,它只能生存在這樣的遠與險的環境之中,它的性質與品格都與它所生存在環境相關,并且成為他生活環境的一個部分,甚至是直接的內容。

這部小說的趣味性是豐富多樣的,具有相當的可讀性。一部表現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小說,為什么可以做到這樣一點?我想:一是作家對于地方民情風俗的熟悉,這也許就是以他從小所生活的地方為藍本,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在他的筆下得到了確實的記錄與生動的再現。作家所寫表面上是現在的生活,其實也有他許多的少年記憶在其中,所以講起來繪生繪色、天花亂墜。二是他對于當今時代的了解,對于最近幾年政府在農村所實行政策的理解,以及對于一個地方的民眾生活的全面理解。作家雖然更多的時間生活在一座江邊的大城里,他時時也會返回自己的老家體驗生活,以城里人的眼光看故土,同時也以鄉下人的眼光來看城里,所以就有了巨大的落差,一個土家山村里的人,他們形形色色的生活與心態,就這樣被他獨到的觀察到了,也獨到的表現了出來。三是他在小說里保持了生活的原生態,沒有保存什么政治先行的觀念,也沒有站在什么政府立場來進行創作,所以一點也沒有概念化的痕跡。相反,他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場來觀察生活與表現生活,他是根據生活的本來樣子進行描寫,有多少想象與虛構的成份,沒有想到要表現什么樣的思想、什么樣的感情,也沒有想到要為什么樣的人說話與服務,所以具有了獨到的眼光與見解。他筆下的人物沒有生活在概念里,而是生活在現實中,生活在時代里。作家對于人物的心理與情感的把握是相當到位的,所以他讓那些人物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在生活中是如何說的,在小說里也就如何說,所以所有的內容讀起來很有味道。小說所寫的事件是生活原樣的,那樣一些恩怨與糾葛,那樣一些矛盾與沖突,與我們小時候所見到的鄉下人是一樣的,與我們現在回到老家所看到的是一樣的,沒有任何的抽象與提高。這就是生活的真實性與藝術的真實性的統一,這就是一位作家的良知與一個時代的要求的統一。

《白虎寨》是一部優秀的長篇小說,這是沒有疑問的,也是引起我們極大興趣的地方。然而,任何一部作品都是存在缺失的,十全十美的作品是很少的。所以,以這樣的態度來討論這部小說所取得成就的同時,我們也要有這樣的客觀認識:一是對于白虎寨的生活表現得很細很深,而對于外出打工者在城里的生活則表現得比較粗略,也比較淺顯。也許是作家對于那一群打工作者在城里的生活并不十分了解,只是聽說了一些故事而已。二是移步換景式的故事講述方式,雖然可以擴展開來,把所有的故事都容納進來,然而所有的東西都被作家講完了講盡了,沒有留下更大的空間,供讀者品味與想象。三是有的場景是相當精彩的,如老百姓不要修路工人下山所發生的爭執,如苗書記第一次上山來考察的時候一路上聽人介紹,如向思明與春花之間的愛情故事等,都是濃墨重彩之筆,可是并不是每一部分都達到了這樣的境界。有的部分具有一種浮光掠影的性質,轉換得過快,而缺陷少一種更加深厚的開掘。然而,所有這些都是光彩之下的一點不足,提出來只是供作家參考,以便后來有更多的杰出作品呈現在我們面前。

 

來自恩施山鄉的春消息

——讀李傳鋒長篇小說新作《白虎寨》

 

讀了李傳鋒先生的長篇小說新作《白虎寨》,感到由衷的欣喜:既為他寶刀不老、繼續攀登文學的高峰而高興,也為他的新作豐富了我對于湖北“新鄉土文學”的認識而振奮。

傳鋒先生從前擅長創作“動物小說”,而且,在當代文壇為數不多的“動物小說”佳作中,他的“動物小說”又以鮮明的恩施地方特色而令人印象深刻。他的長篇小說《最后一只白虎》就以富有傳奇色彩的筆墨生動描繪了土家族的圖騰——白虎在絕境中突圍的勇猛身影,并由此寫出了土家族酷愛自由、自然、勇猛而淳樸的民族精魂,也表達了作家對于生態被破壞、傳統面臨消亡危機的深深憂思,還有,在現代化浪潮沖擊下,對于故土的無限眷戀。

這次,他的新作《白虎寨》雖然仍以“白虎”為題,卻離開了駕輕就熟的“動物小說”套路,別開生面描繪了近年來恩施山鄉百姓在現代化浪潮沖擊下生活的巨變。在當今眾多的鄉土小說聚焦“三農”問題、暴露當代鄉村衰敗的憂患作品之外,《白虎寨》卻以豐富多彩的風格生動展現了恩施山鄉的百姓借助新人、新風尚、新科技的力量改變故鄉落后面貌的曲折歷程。據作者說,小說是根據回鄉的見聞寫成。這意味著,《白虎寨》是當代新農村建設的可喜產物。事實上,在當今中國社會發展不平衡的格局中,既有不少“三農”問題突出的苦難鄉村,也不乏得天時地利人和之助,改變了貧困落后面貌,在新農村建設的道路上快馬加鞭的希望田野。也正因為如此,《白虎寨》才在眾多聚焦“三農”問題的鄉土小說之外,由于寫出了鄉村的希望而顯得獨具風采。

值得注意的是,《白虎寨》立意在描繪大山深處的新人、新氣象,卻處處著力刻畫新人的平凡個性、新氣象的水到渠成,從而避免了“神化”新農村的虛飾,也寫出了當今鄉民此起彼伏的喜怒哀樂和日常生活氣息。小說通過幾個回鄉打工妹面對田園將蕪的憂患,想方設法,改變自己的生活和鄉村的封閉、落后面貌的故事,寫出了見過世面的土家族妹子敢想敢干的潑辣性格與淳樸情感。從攔路搶來扶貧的農藝師到四處張羅通電、修路的機器與資金,從處理村干部之間、村民之間的雞毛蒜皮矛盾到應對風言風語以及“集體性癔癥”那樣的麻煩……,她們有過動搖、困惑,更在探索中慢慢學習、不斷積累成長的經驗。小說就這樣寫活了幾位當代新農民的形象:因為見過世面而思想開放,因為性格潑辣而敢作敢為,也因為缺乏經驗而上下求索,更因為得到了領導的支持和科技、愛情的給力而終于逐漸克服了困難,一步步改變了家鄉的面貌。在這幾位回鄉打工妹的身上,我們不僅感受到當今許多有志青年意氣風發的“正能量”,而且可以體會到土家族妹子的獨特性格——這是因為有了“女兒會”的傳統才會蔚然成風的率真、潑辣與可愛,是與漢族的《女兒經》教育很不一樣的民族品格(當然,漢族中也不乏“女主內”和“巾幗英雄”、“婦女能頂半邊天”的潑辣傳統)。她們的豪情與煩惱,她們的彷徨與堅定,都因為那一個個率性而為的有趣故事、那些嘰嘰喳喳的有趣議論而令人過目難忘。讀著讀著,我常常會想起當年歌劇《洪湖赤衛隊》中的女英雄,想起映泉的小說《桃花灣的娘兒們》、池莉的小說《你是一條河》、葉梅的小說《花樹花樹》、《五月飛蛾》……湖北作家寫性格潑辣、率真可愛的女性,已經形成了可觀的傳統。而《白虎寨》中的土家妹子幺妹子們則在這一人物形象的畫廊上又增添了新的風采——生活在新世紀的她們無疑更富有開闊的視野、開拓的精神、開明的氣魄。如果說,《桃花灣的娘兒們》是在渴望走出大山的期待中終于等來了改變生活的帶頭人,《花樹花樹》中的昭女是在擺脫了情感的糾葛走向了山外的新生活,《五月飛蛾》中的二妹走進城市以后不滿足于當打工妹、而想當老板,都寫出了山里人走出大山的夢想與努力,那么,《白虎寨》則寫出了已經走出了大山的青年在城市激烈競爭的壓力下回歸故鄉,開始建設故鄉新生活的可喜氣象。從因為貧困而“出走”到因為開闊了眼界、長了見識而“回歸”,其中是至少兩代農民為了過上好日子,從1980年代到新世紀三十多年走過的漫長求索道路。三十多年的曲曲折折,三十多年的上下求索,多少人圓了發財的夢?又有多少人失落了美好的夢想?……真的不容易啊!

《白虎寨》的另一大看點,是對于土家族歷史傳說、風俗民情的大段大段著力描繪。從通人性的白虎飛躍天塹、引領土家族先祖找到避難山鄉的浪漫傳說,到恩施“改土歸流”歷史上最后一個土司的悲劇結局,還有對于土家族跳喪場面(包括“跳活喪”習俗)、道士唱盤歌場面、對于“東方情人節”土家女兒會的細膩描寫,以及那些俯拾皆是的土家族俏皮話、流行語(如“一靠良心,二看覺悟”,“到處有泉水,趴下就喝,站起就尿,方便得很”,“窮人氣多,富人屁多”,“男子的江山,女子的后族”,“人來世上走一遭,總得多踩幾個腳窩子才值得”……),還有開口就來的情歌、“五句子”,都為新人們的故事烘托出相當濃郁也非常清新的土家文化氛圍。在現代化生活已經迅速改變了許多傳統風俗、沖淡了許多歷史記憶的浪潮中,許多作家都在自己的寫作中努力保存了對于本民族、本地區歷史文化的珍貴記憶。從1980年代李凖的《黃河東流去》、汪曾祺的《受戒》、鄧友梅的《煙壺》、張承志的《黑駿馬》、陸文夫的《美食家》、鄭萬隆的《異鄉異聞》、賈平凹的《商州三錄》……一直到這些年來阿來的《塵埃落定》、遲子建的《額爾古納河右岸》、方方的《水在時間之下》、葉廣芩的《狀元媒》、金宇澄的《繁花》……都顯示了當代作家用文字保存民族記憶、地域文化記憶的可貴成就。這樣看來,《白虎寨》也成為保存土家族歷史文化記憶的一個重要成果。尤其是當作家在一個建設新農村的故事中融入了如此豐富多彩的土家族歷史傳說與文化景觀時,他也就寄寓了一種豁達的文化觀:新生活是可以與舊傳統和平共處的。小說因此而煥發出獨特的風采。

恩施,早就形成了一個風格獨具的作家群。傳鋒先生和葉梅、王月圣、楊秀武、鄧斌、龔光美……等作家一起,(我甚至覺得還可以加上長篇小說《清江壯歌》的四川老作家馬識途,)為描繪恩施的美好風光、淳樸民風、歷史掌故,為繁榮湖北文藝的多彩格局作出了有目共睹的貢獻。近年來,恩施更成為湖北經濟的新增長點和廣大驢友趨之若鶩的新樂園。愿恩施的明天更美好!愿傳鋒先生和恩施的作家朋友譜寫出更加輝煌的文學篇章!

 

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之歌

                           ——評李傳鋒新作《白虎寨》                  

   

經過三年的寫作, 著名土家族作家李傳鋒于20141月推出了他的新作《白虎寨》, 當我讀完這部近40萬字的小說后的第一個感覺是,這是近幾年中我讀到的難得的好小說。這部小說通過一個土家山寨白虎寨的80年后年輕人幺妹子從外出打工之地回鄉, 帶領一群年輕人改變土家山寨落后面貌的故事,描寫了土家山寨白虎寨在新農村建設中的巨大變化,歌頌了以幺妹子為首的土家族年青一代為改變土家山寨的落后面貌而努力奮斗的精神,歌頌在新農村建設中各級政府、各種人物為少數民族地區的新農村建設所做的切實的貢獻,是一首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之歌。作品將當今最富現實的題材——新農村建設設置在土家山寨,不僅具有強烈現實性還具有濃郁的民族特色。

一、土家山寨新農村建設的現實圖景

    《白虎寨》描寫的是2008年以后的土家山寨,一場金融風暴將在外打工的幺妹子、 春花、秋月、蕎麥逼回了白虎山寨,使得這群年輕的打工妹開始認真觀察自己的家鄉。雖然已到了2008年,但是白虎寨依然貧窮,最大的問題是敲梆巖如天險一般阻斷了白虎寨與外界的聯系,連電都還沒通,全寨人均收入處在貧困線以下。在這樣的現實困境中,本來還準備外出打工的幺妹子在父親——老支書的指導下,在全村人的期盼中,在一群土家年輕人的支持下,留在白虎寨人任村支書, 帶領著白虎寨的土家人開始改變貧窮、建設新農村的奮斗,他們搶來了農業技術員、給白虎山寨通了電,發展煙葉、魔芋種植、將漫山遍野的寮葉銷到山外,給白虎寨帶來了新氣象,改變了白虎寨的貧窮落后的面貌。尤其是白虎寨人通過不斷努力,歷盡艱辛、一波三折的修通了白虎寨通向山外的公路,也修通了白虎寨的幸福之路。

    《白虎寨》具有強烈的現實主義精神,作者站在現實主義高度,用現實主義的筆觸描寫土家族山村白虎寨在2008年依然貧窮的現狀,因為白虎寨山高路險,到了新世紀,白虎寨依然沒通電、沒通車,老年人靠天生活、 年輕人外出打工,是最貧困的山村。作者將小說定位在2008年頗具深意,因為2008年的金融危機,導致幺妹子們回到白虎寨, 這樣的描寫具有現實性和合理性。幺妹子回鄉不是她頭腦發熱、 也不是如以往描寫先進人物那樣先天具有很高的覺悟,而是在逼回家鄉后,看到家鄉的貧窮落后才激起了她改變家鄉的決心,在走還是留的問題上,幺妹子也是經過好多次的思想斗爭。因此幺妹子留下來成為改變白虎寨的帶頭人具有合理的原因,使人信服。

《白虎寨》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 在幺妹子帶領白虎寨人改變貧窮落后面貌的同時,黨和和國家的三農政策、 惠農政策, 甚至湖北省政府的三萬行動都給白虎寨進行新農村建設帶來政策的、政府的支持,因此幺妹子等土家青年正是在這樣大好的形勢下在這樣難得的機遇中開始他們土家山寨新農村建設的偉大事業。

《白虎寨》正視現實問題,寫出了新農村將設中的陰暗面。作者在描寫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中,不是一味的歌頌, 而是正視新農村建設的矛盾和問題, 將各級政府中的腐敗、不作為、以及傳統思想的阻攔寫的深刻而清晰。白虎寨的干部班子渙散,支書常年病痛,沒法工作,村長則自己出去打工,不履行職務;鄉黨委書記常年霸占著公車, 鄉長想使用一次, 司機都使絆子;鄉長在工作中更多是和稀泥,縣委則更多的關注已成新農村建設的樣板的村寨——金寨村;在公路建設的關鍵時期,因為塌方導致工程停工,同時白虎寨的新農村建設示范點被取消,工程隊要撤走,迫切希望通車的白虎寨人不準撤走,導致了群體事件……白虎寨在新農村建設中的問題不斷出現。作品將土家山寨改革中的痛苦、艱難描寫的深刻而細致。

但是,這部作品是土家山寨新農村建設的奮斗之歌、是具有正能量的改變土家山寨貧窮落后面貌的昂揚之歌,作者在80后的土家新一代農民身上寄托了巨大的希望,也給與讀者巨大希望,作者一掃很長一段時間對農民的苦難、愚昧、灰色的描寫,將中國新農村建設的欣欣向榮的景象、將新一代青年農民奮發圖強、積極進取的精神展示出來。這部作品將是以后新農村建設題材的潮頭,將會引領大批熱愛農村、關注農村的作家從正面描寫農村生活,形成新農村建設文學思潮。在此之前,描寫新農村建設的文學作品,比較有名的有趙本山的電視劇,比如《劉老根》、《馬大帥》、《鄉村愛情》以及描寫北方新農村建設的電視劇《喜耕田》等等,這些作品首先打破了底層寫作中對農村農民苦難、灰色的描寫,正面描寫農村和農民的新氣象,但是這些作品大都是描寫北方農村的作品,而且有些關于農村的作品有不太像農村的弊端。因此,《白虎寨》是第一部正面描寫南方農村尤其是是第一部正面描寫土家族農村新農村建設的優秀作品。

二、濃郁的土家族文化特色

    《白虎寨》不僅具有強烈的現實性,而且具有濃郁的土家族特色。這是作為土家族作家的優勢。作為土家族作家,李傳鋒對土家族的歷史、文化、風俗習慣有稔熟的掌握,對自己的母族有強烈的熱愛之情,對土家山寨的當今現狀了熟于心。李傳鋒在他的創作生涯中,對土家族的歷史文化、風俗風情、民族意識有積極的追求。因此,作者在創作《白虎寨》時,就將現實性和民族特色結合起來,展示出獨特的土家族民族和文化特色。

作者取名《白虎寨》包含了作者對土家文化的熱愛和追尋。首先作者將一個當下熱門的新農村建設的故事放在土家山寨,采用少數民族的空間敘事,將讀者帶到具有濃郁土家族民族特色的土家族地區,給讀者帶來不同于漢族的異域之感,并帶來陌生化、新鮮的審美感覺。其次,作品取名《白虎寨》,包含著作者濃郁的熱愛母族之情。白虎是土家族的圖騰,土家族是巴人后裔,土家族傳說土家先人巴務相死后化成白虎,世世代代庇護著土家子孫。李傳鋒在他的《最后一只白虎》中描寫了白虎的歷史文化內涵以及土家族和白虎相互保佑、相互依存的關系。《白虎寨》是描寫當下土家人生活的作品,作者將滿腔熱愛土家文化、崇敬白虎之情都化作這個寨名,化作成這個作品名。通過白虎寨,我們可以遙想土家族的歷史、紀念土家先人廩君王,包含豐富的土家族歷史文化內涵。

除了作品名包含豐富的土家文化內涵意外,作者還采用正面描寫的方式,對土家的歷史文化、風俗風情都做了豐富的展示。首先作品通過金幺爹的講古、通過顧博士的考察,穿插土家族的白虎圖騰的來歷、土家白虎兵抗擊倭寇的歷史,描寫土家族悠久獨特的歷史文化;其次,通過老紅軍守墓人的描寫,描寫白虎寨在中國革命斗爭歷史中的做出的巨大貢獻。白虎寨既是少數民族地區,也是革命老區,這里曾是紅軍的傷病醫院,當時的土家人為了掩護紅軍傷病員曾做出過巨大的犧牲;再次,作品還通過趙書記的言行,描寫文化大革命中,白虎寨人利用敲梆巖天險,趕走造反派,保護了趙書記。這些歷史在小說中有條不紊的描寫出來,將白虎寨的歷史文化和現實結合在一起,既有厚重的歷史文化,又有鮮活的現實場景, 歷史文化、民族文化和當下白虎寨新一代的土家人的奮斗經歷集合起來,使得這部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小說具有立體感。

作品還描寫了濃郁的土家族風俗風情,這些風俗風情在李傳鋒色筆下熠熠生輝。所謂風俗是:“一種傳統力量而使社區分子遵守的標準化的行為方式。”[1]風俗是一個民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東漢班固《漢書》卷二八(下)《地理志》上說:“凡民察五常之性,而有剛柔緩急音聲不同,系水土之風氣,故謂之‘風’,好惡取舍動靜無常,隨君上之情欲,故謂之‘俗’。”其明確的說明了自然條件不同而形成的特點稱為“風”,由社會環境而形成的特點稱為“俗”。土家族經過幾千年獨特的發展,形成了和漢族不同的風俗。在衣食住行、婚喪嫁娶、節日禮儀、信仰禁忌等等方面都有具有獨特的地方。作品中描寫土家族風情的地方比比皆是。比如穿,土家族有自己獨特的服飾,在搶農業技術員的時候,春花“穿了一件土家繡花紅襖,格外顯眼”[2];比如住房,白虎寨人大多數都還住著吊腳樓;比如吃,土家人吃臘蹄子火鍋、合渣、榨廣椒吵臘肉等土家特色菜肴; 幺妹子媽媽一年四季在家織土家織錦西蘭卡普;土家妹子能歌善舞,一開口就是優美的土家民歌“ 五句子”, 一揮手就會跳“ 擺手舞”。 這些描寫在作品中作為一種方法,成為凸顯土家民族特色的策略。

作品中關于土家風俗風情描寫除了白虎寨的日常生活以外,作品中還濃墨重彩的描寫土家族的獨特的喪葬習俗。我們在一些土家族作家中看到過關于土家族“ 跳喪” 的習俗,比如葉梅小說《撒憂的龍傳河》中就大篇幅的描寫了土家族“跳喪”的場景。但是《白虎寨》中則描寫了一場“ 跳活喪”, 這是在其他描寫土家族生活的文學作品中沒有見過的描寫。田國民為父親平叔辦“活喪”,在平叔還活著時,設好靈堂,“今天是給活人辦喪事,‘亡人’平叔好端端的坐在那黑棺之前,卷起一只大喇叭筒煙拿在手上,笑的眼睛都瞇縫了。” [3]這種對死亡順應自然、超脫而輕松的觀念、這種人還活著就做一場“跳喪”(跳撒憂兒嗬)的習俗,只有土家族才有,這是這個將死亡看成是自然歸宿的民族才有的獨特的生死觀。作品在描寫這場“ 活喪” 時,描寫的驚心動魄。在那些土家老人在熱烈的跳撒憂兒嗬過程中,已經癱瘓多年的平叔竟然站立起來:“他猛地一躍而起,踉蹌了幾步,居然加入了跳喪的隊伍,……平叔已經按捺不住的激動,神助似的,醉意而跳,天地仿佛也一起跳動, 要讓他把多年沒跳動的舞步都揮霍一空。”[4]平叔在這跳喪中, 忽然“平叔雙手向上,猛地躍了一步, 一下子就撲在地上去了。”[5]活喪變成了死喪,平叔的死給白虎寨帶來的不是悲哀而是歡樂,大家盡情的跳喪, 盡情的唱“撒憂兒嗬”。李傳鋒在作品中充滿陌生化的、驚心動魄的描寫了土家族的“ 活喪”風俗, 這是在以往任何文學作品中都沒有看到過獨特的風俗,作者不是靜止的描寫風俗,而是將風俗和故事、風俗和生命、風俗和文化水乳交融的結合在一起,形成了李傳鋒土家族小說獨特的風格。

三、鮮活的新一代土家人物形象

    《白虎寨》還塑造了一群鮮活的土家人形象,這是作者在對土家民族特色、土家歷史、以及土家人現狀充分熟悉的情況下的再創造,尤其是對土家年輕人的塑造更加成功。這些土家族年輕人,既具有土家人的傳統美德,又具有新時代青年的特點,為少數民族文學畫廊里增添了一批生動、豐滿的土家族新人形象。

小說中最成功的人物形象是幺妹子。幺妹子是小說的主人公,她是白虎寨土家年輕人的代表,是改變白虎寨貧窮落后面貌的領頭人,這是一個以往文學作品中沒有出現的土家族新女性的形象。她是高中畢業生,有著老一輩土家人沒有的文化知識,她外出打工,見過外面的世界,見過大世面,而且有著土家人的勤勞質樸智慧的品格,在打工時就成為了組長,說明幺妹子具有良好的管理能力,金融危機逼得幺妹子回到白虎寨,本來她是準備等一段時間再外出打工的,但是,回到家鄉,面對一輩子都想改變白虎寨落后面貌而不得的父輩們,眼看著白虎寨的年輕人沒有著落,在伙伴們的慫恿和支持下,她想出了搶農業技術員的方法, 將農業技術員向思明搶到了白虎寨,接著幺妹子帶著白虎寨的年輕人想方設法給白虎寨通電、發展煙葉、魔芋栽種,開展多樣的改變白虎寨貧窮落后面貌的活動。在黨和政府三農、惠農政策的扶持下,幺妹子擔任了白虎寨的村支書,全力以赴的為摘掉白虎寨的貧困帽子為努力奮斗。她是一個具有新世紀眼光的基層干部,她和她父親一樣, 一心為公,不謀私利,一心一意為改變土家山寨面貌為奮斗,是新一代新農村建設中的佼佼者。但是作者并沒有把她寫成一個新時代的英雄,她常常表現出不成熟和不知所措的狀態。她作為一個青年妹子,面對各種復雜的矛盾、難以解決的問題,她也常常束手無策,甚至好幾次都想不干了再次外出打工,逃離這塊土地。她甚至有時候還不懂法。竟和粟五叔一起,違法將粟米綁架回來,差點犯了非法拘禁罪。但是幺妹子有一股土家人質樸、勤勞、執著不服輸的勁頭。不管多么艱難,多么復雜,只要是看準的事情一定要辦好,在經過無數次的艱難困苦后,幺妹子帶領著白虎寨的土家人,在黨和政府的三農、惠農政策的支持下,在縣鄉村政府和白虎寨人的共同努力下,終于修通了白虎寨通往山外的公路,初步改變了白虎寨的落后面貌,雖然還沒完全改變白虎寨的貧窮落后面貌,但是,已經為白虎寨修通了公路,為白虎寨進一步脫貧致富奠定了基礎,白虎寨的未來將會有更好、更快的變化。作品還重點描寫了幺妹子的愛情,她和金大谷的愛情描寫表現了幺妹子的的豐富個性,她喜歡金大谷的淳樸善良,又猶豫金大谷的粗俗,作為一個走出山里又回到農村,且具有能力和魄力的村支書,她有時會疏遠金大谷,但有時又覺得更有文化更有素質的人,比如向思明、比如四眼博士不會如金大谷那么支持自己的工作,因此,到小說結束,幺妹子和金大谷的婚事都還沒塵埃落定。這種猶豫,將幺妹子寫活了,寫出幺妹子的豐富性和客觀性,將一個土家改革領頭人的人物形象描寫得更加豐滿。

小說中的另一個土家姑娘春花描寫的也很成功。這是一個敢愛敢恨、聰明漂亮的土家妹子,她和幺妹子一起從廣州回到白虎寨,全力支持幺妹子改變白虎寨的所有舉措,可以說,她是幺妹子的閨密加死黨。在搶技術員向思明的過程中她是急先鋒,在通電、推廣種植魔芋、在修公路各種活動中,春花都是主力。 春花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愛情故事, 她在第一次見到向思明時就愛上了他,土家妹子的愛情執著、熱烈,不管不顧,只要愛,其他任何東西都不能阻攔,春花的愛情觀就是土家女兒的愛情觀,大膽、熱烈、主動。 她每次都是主動追求向思明,全然不顧向思明猶豫和退縮。作品描寫的最鮮明、最有特色、 最震撼人心的是向思明被馬蜂蟄了后、春花將未曾開懷的乳房擠出鮮血和液體為向思明治療馬蜂毒的描寫,那么美好、那么圣潔,充滿了土家族女兒對愛情的無私付出和執著追求的美好品格。猶豫和常常退縮的向思明在經歷這樣的震撼以后,被春花的愛情深深的打動了,深深的愛上了這個美麗、執著善良的土家妹子,將家安在了白虎寨。

其他的土家年輕人也都描寫的生動豐滿。比如溫婉而文氣的秋月、比如潑辣而大膽的蕎麥,比如獻身新農村建設的技術員向思明、比如為追尋血緣而投身于土家文化研究的四眼博士,以及憨厚善良的金大谷,機靈好玩的金小雨,還有陷入傳銷的大學生粟米都描寫的細致傳神。

《白虎寨》還塑造了一批老一輩土家人的形象。作品中著筆最多的是幺妹子的父親,他是原白虎寨村支書覃建國, 這是一位常年堅守基層工作的少數民族地區的村支書形象,他一輩子都試圖帶領白虎寨人脫貧致富,一心為公不謀私利。但是,生不逢時,雖然他一輩子努力奮斗,為了改變白虎寨的貧窮落后面貌落下一身病, 最終也沒有完成打通敲梆巖讓白虎寨通車的夙愿。但是他看出幺妹子的能力和智慧,極力支持幺妹子的工作,在幺妹子不知所措和動搖的時候關心、幫助幺妹子,雖然在白虎寨通車之前去世但他已經看到的了白虎寨的希望。

給我印象最深的另一個白虎寨老一輩土家人是都無隊長,這是為了打通敲梆巖付出一切的老隊長。他為了修通公路,常常吹響“都無”“都無”的牛角號,為了修通公路讓白虎寨脫貧致富,在修公路時腦子受重傷,從此他的腦子只記得一件事就是修路, 他不認得親人,不再說話, 他的記憶只有一樣保留下來, 那就是——修路。他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到修了一半的公路上去修路,去砸石頭,幾十年如一日。 這是一位為了白虎寨不惜一切的老隊長,是白虎寨的脊梁和英雄。

 其他的老一輩土家人也描寫的頗具特色,那會講古的土家文化人金幺爹、那重情重義的剛而立、那一輩子守候紅軍墓的老紅軍、那退休后拿出自己退休工資十萬元感恩白虎寨的趙書記, 那死在自己活喪中的平叔……這些人組成了白虎寨的人物群像, 增添新世紀少數民族文學畫廊中的土家人文學形象。

總之,《白虎寨》用現實主義的筆觸描寫了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圖景,塑造了一批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有血有肉、豐富生動的土家形象,為新世紀少數民族文學畫廊增添土家族文學新人形象。同時該小說具有濃郁的少數民族特色,將新農村建設故事設置在土家山寨,將現實性和民族特色結合起來,奏響一支充滿現實性和民族特色的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之歌。

 

  

李傳鋒創作簡介

      土家族,湖北省鶴峰縣人,當過農民、基層干部,曾任恩施州委宣傳部副部長、建始縣委副書記等職。長期從事文藝期刊的編輯和出版管理工作,業余寫作。

        作者最早的寫作即關注農村農民問題。1971年發表的短篇《煙姐兒》是較早反映我國農村改革初期的小說之一,當即被《小說月報》轉載。1980年發表的《社長的晚宴》關注干部作風及大吃大喝問題。其動物小說《退役軍犬》1981年獲駿馬獎。其主要著作有:長篇小說《最后一只白虎》、《林莽英雄》、《武陵王》(與人合作),中短篇小說集《退役軍犬》、《動物小說選》、《紅豺》、《定風草》,散文集《鶴之峰》、《夢回清江》、《西望溇水》、《我在省文聯39年》,文藝論文集《南窗談藝》等。兩次獲得國務院和國家民委“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個人稱號”,曾獲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獎(駿馬獎)和省市文學獎、湖北省首屆少數民族文化政府獎。

       退休之后,李傳鋒同志成立了“李傳鋒民族文學工作室”,研究中國千年土司史,與人合作創作歷史系列長篇小說《武陵王》,系列小說已經出版6部,引起了諸多評論家的關注。

    李傳鋒同志至今已在全國各地報刊社發表出版近600萬字的作品。此次獲全國第十一屆《駿馬獎》長篇小說獎的《白虎寨》是作者精心構筑的一個文學工程,講述的是打工青年返鄉創業的感人故事《白虎寨》曾被列入湖北省作協首屆長篇小說扶持項目,得到了湖北大學教授蔚藍等文藝評論家的具體輔導。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acfr.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李傳鋒小說《白虎寨》評論小輯

2016-08-05 00-00-00

“白虎寨”:一個在時代風雨中建構起來的人文空間

——李傳鋒長篇小說《白虎寨》印象

鄒建軍

在李傳鋒的長篇小說《白虎寨》中,建構了一個具有傳奇色彩的鄂西土家山寨——白虎寨,眾多的人物都活躍在這樣一個空間里,并且讓這個空間具有獨特的內涵與意義。也就是說,小說的人物形象塑造是相當成功的,有個性有氣質的人物不少,如么妹子、春花、向思明、金大谷、金汪雨、彭長壽、金么爹、胡喳喳、秋月、唐先富、覃建國等,都是活靈活現而形象豐滿的形象,是那個民族地方區域內一批很重要的角色,作為人物形象他們都能夠立起來,當然,也有一些人物是配角,沒有也不可能立起來。對于這樣一些人,我們只知道他們的姓名,而不知他們的來歷與生活形態、情感方式與思想內容。在這部小說中寫到的人物很多,有名有姓的加起來也有四十多位,但主要的人物也就那么六、七個,他們來自山里山外的各個方面,有土生土長有青年一輩,也有經歷豐富的老年一代,還有從山外被派來的干部與知識分子,然而,我們要提出的問題是,一般的人物是不可能來到這個地方的,而他們來了,是有其歷史與藝術意義的。為什么呢?因為這里相當封閉而古老,在從前很少與外界交流,如果不是發生革命運動,以及最近幾十年的改革開放,也許不會有外地人來到這里,它將永遠古老而封閉。而之所以如此,最為重要的原因是村子之外的敲梆巖,如一道鐵門雄關,以自己的硬氣無情地阻斷了它與外界的聯系。正是因為它的存在,讓這里的村子與外界之間不通公路,也沒有大路,有的只是一條在懸崖上彎曲的羊腸小道,許多時候只容一人通過,兩個人都不能對面而行。村里所用的所有的東西,只得從山下面以人力背上來,就是有了自行車與摩托車,也只能從那條小道上扛上扛下,其險其陡、其難其高,可想而知。就是一個人沒有帶任何東西,要想走上這個敲梆巖來到村子里,也是相當艱難的,所以自古以來,能夠來到此村里的人,是少之又少。如果它永遠與世隔絕,也就不會發生我們所看到的這么一幅時代圖景,小說所敘述的是最近幾年在湖北西部山區土家族所寄居的地方,這個地方叫白虎寨,這么一個村子里的幾個村民小組所發生的故事。作家的高明之處,就在于把所有的人物都放在時代的風雨中,寫出在他們身上所發生的故事,以及在眼前所發生的變化,對于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變化作家也有所探討。小說寫到了湖北省的“三萬”工程,寫到了亞洲金融危機的發生及其結果,寫到了政府的社會主義“新農村”政策,寫到了改革開放以后城市與鄉村之間的差別,及其在這種情況下農民的心理落差,凡此種種,作家都是以全知的視角進行了全方位的描寫。以此而言,這部小說的視域與思踽是具有相當的深度與廣度的。作家沒有把這個白虎寨寫得很原始,也沒有把它寫得很封閉,而是突出在這樣一個大變動的時候,這里的人們在思想上與心理上所發生的變化,以及它所標示的歷史與美學意義。雖然我們還沒有發現他們全部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但我們看到敲梆巖的公路已經修通,這個村子與外界的交流之道已經被打開,以么妹子為代表的找工者正在成為一種變革的力量,在上一輩人努力了數十年的基礎上,要把這個地方與這個地方生活的民族,推向一個更新的時代,讓這里所有的人走向一個更加光明的前景。正能量在他們的身上涌動,他們將更多地獲得國家的支持與外界的資助。在作家的筆下,小說里似乎沒有壞人或反面人物的存在,他們有的人坐過牢、犯過法,但他們后來很快就改過自新了,成為推動時代發展的新生力量。他們勇于承認錯誤,并且敢于改正自己的錯誤。也許這就是李傳鋒筆下質樸厚道的的土家族人民。

讀完這部小說,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并不只是那里的人物,還有他們世世代代所居住的這個地方,那就是遠近聞名的白虎寨。作家沒有專門花費篇幅來描寫這里的環境,卻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獨立地理空間的存在。不以大量的篇幅描寫自然與人文環境,這是中國古代小說的傳統,與西方小說有很大的區別。我們現在不來討論這種傳統的優劣,只是指出這樣的特點之存在,西方小說中是有大量的環境描寫,并且具有獨立的審美意義的。作家在故事的講述中,在不知不覺中,白虎寨的整體輪廓漸漸就顯露出來了:整個村子在山巖之上,村子的后面還有更高更遠的大山,整個村子就坐落在一些青色的山頭之間,村子的大門口有一座古老的牌坊,不遠處的外面就是遠近聞名的敲梆巖,從這里望出去,三面是深深的山谷,對面是同樣的高山之邊上的陡巖。其下不知何處的深洞,是許多人沒有去過地的神秘之所,是當年紅軍避難的地方。村子附近有當年的紅軍醫院,也是在一個巨大的山洞里,從中可以下到山下的谷底,通到山下面的巖洞,雖然是十分曲折與陰暗。這樣的一個地方,沒有大量的描寫,我們也可以看出它所具有神秘性與傳奇性。這是一個封閉的地理空間體系,也是一個外族人難于進入的地方。它的歷史存在與當今時代的與發展,就具有了一種象征的意義。這個地理空間的特點有:第一,偏遠。人們之所以不敢前來,主要就是因為這里與城市相距遙遠,遠非人力所能達到,如果是在中心城區,再險也是可以上去的。第二,險峻。從山下到山上,不僅是遠,主要是險,常人過不了敲梆巖,真的是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從村子里要下到谷底的山洞,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有歷以來也只有一次,一次是當年紅軍醫院受到攻擊的時候,為了挽救紅軍傷員的生命,當地人用長繩把他們從巖上吊下去,才進到了山洞里。第二次就是從山外來的驢友,從山上的山洞進入,幾天沒有消息,后來才從山下的山洞里出來。第三,陰森。村后的高山,有的時候擋住了陽光,有的時候迎來了大雪,更多的時候是古墳壘壘,紅軍時代的,田土王時代的,各家族的祖墳,可以說與活著的人一同存在于這個時空之中。因此,我們可以認為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村子,而是一個民族據此以守、據此以活的地方,它是中國中部的一個山區,也是中國歷史史上的一種延續。在當地人眼里,白虎寨雖然也并沒有神秘性,然而卻是他們世世代代所生活的家園,當外來的力量要他們外遷的時候,他們所有的人都表示反對;當有關的開發項目可能會破壞自然環境的時候,他們也都表示反對,并且以野蠻的方式來對待。所以,沒有這樣的遠,沒有這樣的險,沒有這樣的神秘,那這個土家人的山寨就建立不起來,土家族的文化符號也就難于呈現在讀者的面前。當然,白虎之所以成為這個寨子的名稱,是因為土家的先人之白虎崇拜,并且成為了一個民族的圖騰。他們的祖先經歷民多少艱難,才找到這么一個安居之所,這么一個生息之地,所以他們的后代也熱愛這么一個地方。所以當原來的施工方案是要烽掉敲梆巖,大家聽了以后也是不同意的,后來才改用了在山巖上開洞開窗的兩全齊美的做法。所以我認為白虎寨并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地方,改在平原與草原,這個故事也許是無法講的,即使講了也失去了固有的意義。

白虎寨本來是一個世外桃源,而現在卻開始發生著變化,并且是巨大的變化。一切都是因為外出與進入開始的。首先是以么妹子、春花、秋月與喬麥等外出打工者的回鄉,給山里帶來了一種新鮮的風氣,他們的所作所為讓村里的人議論紛紛;另一方面是外來的顧博士、科技副鄉長向思明,以及當年躲藏在此的老趙書記,他的兒子小趙處長,縣里的苗書記與南方來的客人等,他們的到來給當地人所帶來的信息在當地所引起的巨大反響。這個村子本來處于偏遠的高山之間,很原始、很本色,可是時代的風雨不斷地吹了進來,近十來年所發生的大事,在這里發生了影響,許多故事情節都與省里、全國乃至全世界所發生的大事相關,他們的回鄉與再次的外出打工,也都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作家的高明之處,就在于把這個古老的村子之不再古老,同時也是在古老基礎之上的變化,全部地寫了出來。作家以全知視角來寫人與事,所有的人與事都是從他的角度講述出來的,雖然并不一定很豐富,但細致與客觀,許多人與事被他透析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讓我們讀了以后,對于那里發生的故事與變化,了如指掌。一個古老的村子如何變成所謂的新農村,其中的痛苦與掙扎,曲折與豐富,各色人等的心態與情感,都比較原始地保存在了小說里面。小說不僅有著這個時代現實的內容,并且也有了長遠的時空背景,讓現在與歷史發生著種種關聯。一個是現在人土家人與明清時期的土家人,與傳說里的白虎圖騰發生了關系,與明清時期的田土王發生了聯系,與大革命時期的紅軍醫院發生了聯系,當然也與賀龍所領導的革命發生了聯系,還與“文化大革命”時期老趙書記的上山避禍發生了聯系,也就是說,現在的一切都是有歷史的,歷史上的一切都是有后果的,這就讓小說的時空拉得很大很遠,故事與故事里的人物就有了厚度與深度。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這個“白虎寨”也是有來歷的,一只白虎不可能生活在平原,也不可能生活在海邊,它只能生存在這樣的遠與險的環境之中,它的性質與品格都與它所生存在環境相關,并且成為他生活環境的一個部分,甚至是直接的內容。

這部小說的趣味性是豐富多樣的,具有相當的可讀性。一部表現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小說,為什么可以做到這樣一點?我想:一是作家對于地方民情風俗的熟悉,這也許就是以他從小所生活的地方為藍本,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在他的筆下得到了確實的記錄與生動的再現。作家所寫表面上是現在的生活,其實也有他許多的少年記憶在其中,所以講起來繪生繪色、天花亂墜。二是他對于當今時代的了解,對于最近幾年政府在農村所實行政策的理解,以及對于一個地方的民眾生活的全面理解。作家雖然更多的時間生活在一座江邊的大城里,他時時也會返回自己的老家體驗生活,以城里人的眼光看故土,同時也以鄉下人的眼光來看城里,所以就有了巨大的落差,一個土家山村里的人,他們形形色色的生活與心態,就這樣被他獨到的觀察到了,也獨到的表現了出來。三是他在小說里保持了生活的原生態,沒有保存什么政治先行的觀念,也沒有站在什么政府立場來進行創作,所以一點也沒有概念化的痕跡。相反,他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場來觀察生活與表現生活,他是根據生活的本來樣子進行描寫,有多少想象與虛構的成份,沒有想到要表現什么樣的思想、什么樣的感情,也沒有想到要為什么樣的人說話與服務,所以具有了獨到的眼光與見解。他筆下的人物沒有生活在概念里,而是生活在現實中,生活在時代里。作家對于人物的心理與情感的把握是相當到位的,所以他讓那些人物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在生活中是如何說的,在小說里也就如何說,所以所有的內容讀起來很有味道。小說所寫的事件是生活原樣的,那樣一些恩怨與糾葛,那樣一些矛盾與沖突,與我們小時候所見到的鄉下人是一樣的,與我們現在回到老家所看到的是一樣的,沒有任何的抽象與提高。這就是生活的真實性與藝術的真實性的統一,這就是一位作家的良知與一個時代的要求的統一。

《白虎寨》是一部優秀的長篇小說,這是沒有疑問的,也是引起我們極大興趣的地方。然而,任何一部作品都是存在缺失的,十全十美的作品是很少的。所以,以這樣的態度來討論這部小說所取得成就的同時,我們也要有這樣的客觀認識:一是對于白虎寨的生活表現得很細很深,而對于外出打工者在城里的生活則表現得比較粗略,也比較淺顯。也許是作家對于那一群打工作者在城里的生活并不十分了解,只是聽說了一些故事而已。二是移步換景式的故事講述方式,雖然可以擴展開來,把所有的故事都容納進來,然而所有的東西都被作家講完了講盡了,沒有留下更大的空間,供讀者品味與想象。三是有的場景是相當精彩的,如老百姓不要修路工人下山所發生的爭執,如苗書記第一次上山來考察的時候一路上聽人介紹,如向思明與春花之間的愛情故事等,都是濃墨重彩之筆,可是并不是每一部分都達到了這樣的境界。有的部分具有一種浮光掠影的性質,轉換得過快,而缺陷少一種更加深厚的開掘。然而,所有這些都是光彩之下的一點不足,提出來只是供作家參考,以便后來有更多的杰出作品呈現在我們面前。

 

來自恩施山鄉的春消息

——讀李傳鋒長篇小說新作《白虎寨》

 

讀了李傳鋒先生的長篇小說新作《白虎寨》,感到由衷的欣喜:既為他寶刀不老、繼續攀登文學的高峰而高興,也為他的新作豐富了我對于湖北“新鄉土文學”的認識而振奮。

傳鋒先生從前擅長創作“動物小說”,而且,在當代文壇為數不多的“動物小說”佳作中,他的“動物小說”又以鮮明的恩施地方特色而令人印象深刻。他的長篇小說《最后一只白虎》就以富有傳奇色彩的筆墨生動描繪了土家族的圖騰——白虎在絕境中突圍的勇猛身影,并由此寫出了土家族酷愛自由、自然、勇猛而淳樸的民族精魂,也表達了作家對于生態被破壞、傳統面臨消亡危機的深深憂思,還有,在現代化浪潮沖擊下,對于故土的無限眷戀。

這次,他的新作《白虎寨》雖然仍以“白虎”為題,卻離開了駕輕就熟的“動物小說”套路,別開生面描繪了近年來恩施山鄉百姓在現代化浪潮沖擊下生活的巨變。在當今眾多的鄉土小說聚焦“三農”問題、暴露當代鄉村衰敗的憂患作品之外,《白虎寨》卻以豐富多彩的風格生動展現了恩施山鄉的百姓借助新人、新風尚、新科技的力量改變故鄉落后面貌的曲折歷程。據作者說,小說是根據回鄉的見聞寫成。這意味著,《白虎寨》是當代新農村建設的可喜產物。事實上,在當今中國社會發展不平衡的格局中,既有不少“三農”問題突出的苦難鄉村,也不乏得天時地利人和之助,改變了貧困落后面貌,在新農村建設的道路上快馬加鞭的希望田野。也正因為如此,《白虎寨》才在眾多聚焦“三農”問題的鄉土小說之外,由于寫出了鄉村的希望而顯得獨具風采。

值得注意的是,《白虎寨》立意在描繪大山深處的新人、新氣象,卻處處著力刻畫新人的平凡個性、新氣象的水到渠成,從而避免了“神化”新農村的虛飾,也寫出了當今鄉民此起彼伏的喜怒哀樂和日常生活氣息。小說通過幾個回鄉打工妹面對田園將蕪的憂患,想方設法,改變自己的生活和鄉村的封閉、落后面貌的故事,寫出了見過世面的土家族妹子敢想敢干的潑辣性格與淳樸情感。從攔路搶來扶貧的農藝師到四處張羅通電、修路的機器與資金,從處理村干部之間、村民之間的雞毛蒜皮矛盾到應對風言風語以及“集體性癔癥”那樣的麻煩……,她們有過動搖、困惑,更在探索中慢慢學習、不斷積累成長的經驗。小說就這樣寫活了幾位當代新農民的形象:因為見過世面而思想開放,因為性格潑辣而敢作敢為,也因為缺乏經驗而上下求索,更因為得到了領導的支持和科技、愛情的給力而終于逐漸克服了困難,一步步改變了家鄉的面貌。在這幾位回鄉打工妹的身上,我們不僅感受到當今許多有志青年意氣風發的“正能量”,而且可以體會到土家族妹子的獨特性格——這是因為有了“女兒會”的傳統才會蔚然成風的率真、潑辣與可愛,是與漢族的《女兒經》教育很不一樣的民族品格(當然,漢族中也不乏“女主內”和“巾幗英雄”、“婦女能頂半邊天”的潑辣傳統)。她們的豪情與煩惱,她們的彷徨與堅定,都因為那一個個率性而為的有趣故事、那些嘰嘰喳喳的有趣議論而令人過目難忘。讀著讀著,我常常會想起當年歌劇《洪湖赤衛隊》中的女英雄,想起映泉的小說《桃花灣的娘兒們》、池莉的小說《你是一條河》、葉梅的小說《花樹花樹》、《五月飛蛾》……湖北作家寫性格潑辣、率真可愛的女性,已經形成了可觀的傳統。而《白虎寨》中的土家妹子幺妹子們則在這一人物形象的畫廊上又增添了新的風采——生活在新世紀的她們無疑更富有開闊的視野、開拓的精神、開明的氣魄。如果說,《桃花灣的娘兒們》是在渴望走出大山的期待中終于等來了改變生活的帶頭人,《花樹花樹》中的昭女是在擺脫了情感的糾葛走向了山外的新生活,《五月飛蛾》中的二妹走進城市以后不滿足于當打工妹、而想當老板,都寫出了山里人走出大山的夢想與努力,那么,《白虎寨》則寫出了已經走出了大山的青年在城市激烈競爭的壓力下回歸故鄉,開始建設故鄉新生活的可喜氣象。從因為貧困而“出走”到因為開闊了眼界、長了見識而“回歸”,其中是至少兩代農民為了過上好日子,從1980年代到新世紀三十多年走過的漫長求索道路。三十多年的曲曲折折,三十多年的上下求索,多少人圓了發財的夢?又有多少人失落了美好的夢想?……真的不容易啊!

《白虎寨》的另一大看點,是對于土家族歷史傳說、風俗民情的大段大段著力描繪。從通人性的白虎飛躍天塹、引領土家族先祖找到避難山鄉的浪漫傳說,到恩施“改土歸流”歷史上最后一個土司的悲劇結局,還有對于土家族跳喪場面(包括“跳活喪”習俗)、道士唱盤歌場面、對于“東方情人節”土家女兒會的細膩描寫,以及那些俯拾皆是的土家族俏皮話、流行語(如“一靠良心,二看覺悟”,“到處有泉水,趴下就喝,站起就尿,方便得很”,“窮人氣多,富人屁多”,“男子的江山,女子的后族”,“人來世上走一遭,總得多踩幾個腳窩子才值得”……),還有開口就來的情歌、“五句子”,都為新人們的故事烘托出相當濃郁也非常清新的土家文化氛圍。在現代化生活已經迅速改變了許多傳統風俗、沖淡了許多歷史記憶的浪潮中,許多作家都在自己的寫作中努力保存了對于本民族、本地區歷史文化的珍貴記憶。從1980年代李凖的《黃河東流去》、汪曾祺的《受戒》、鄧友梅的《煙壺》、張承志的《黑駿馬》、陸文夫的《美食家》、鄭萬隆的《異鄉異聞》、賈平凹的《商州三錄》……一直到這些年來阿來的《塵埃落定》、遲子建的《額爾古納河右岸》、方方的《水在時間之下》、葉廣芩的《狀元媒》、金宇澄的《繁花》……都顯示了當代作家用文字保存民族記憶、地域文化記憶的可貴成就。這樣看來,《白虎寨》也成為保存土家族歷史文化記憶的一個重要成果。尤其是當作家在一個建設新農村的故事中融入了如此豐富多彩的土家族歷史傳說與文化景觀時,他也就寄寓了一種豁達的文化觀:新生活是可以與舊傳統和平共處的。小說因此而煥發出獨特的風采。

恩施,早就形成了一個風格獨具的作家群。傳鋒先生和葉梅、王月圣、楊秀武、鄧斌、龔光美……等作家一起,(我甚至覺得還可以加上長篇小說《清江壯歌》的四川老作家馬識途,)為描繪恩施的美好風光、淳樸民風、歷史掌故,為繁榮湖北文藝的多彩格局作出了有目共睹的貢獻。近年來,恩施更成為湖北經濟的新增長點和廣大驢友趨之若鶩的新樂園。愿恩施的明天更美好!愿傳鋒先生和恩施的作家朋友譜寫出更加輝煌的文學篇章!

 

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之歌

                           ——評李傳鋒新作《白虎寨》                  

   

經過三年的寫作, 著名土家族作家李傳鋒于20141月推出了他的新作《白虎寨》, 當我讀完這部近40萬字的小說后的第一個感覺是,這是近幾年中我讀到的難得的好小說。這部小說通過一個土家山寨白虎寨的80年后年輕人幺妹子從外出打工之地回鄉, 帶領一群年輕人改變土家山寨落后面貌的故事,描寫了土家山寨白虎寨在新農村建設中的巨大變化,歌頌了以幺妹子為首的土家族年青一代為改變土家山寨的落后面貌而努力奮斗的精神,歌頌在新農村建設中各級政府、各種人物為少數民族地區的新農村建設所做的切實的貢獻,是一首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之歌。作品將當今最富現實的題材——新農村建設設置在土家山寨,不僅具有強烈現實性還具有濃郁的民族特色。

一、土家山寨新農村建設的現實圖景

    《白虎寨》描寫的是2008年以后的土家山寨,一場金融風暴將在外打工的幺妹子、 春花、秋月、蕎麥逼回了白虎山寨,使得這群年輕的打工妹開始認真觀察自己的家鄉。雖然已到了2008年,但是白虎寨依然貧窮,最大的問題是敲梆巖如天險一般阻斷了白虎寨與外界的聯系,連電都還沒通,全寨人均收入處在貧困線以下。在這樣的現實困境中,本來還準備外出打工的幺妹子在父親——老支書的指導下,在全村人的期盼中,在一群土家年輕人的支持下,留在白虎寨人任村支書, 帶領著白虎寨的土家人開始改變貧窮、建設新農村的奮斗,他們搶來了農業技術員、給白虎山寨通了電,發展煙葉、魔芋種植、將漫山遍野的寮葉銷到山外,給白虎寨帶來了新氣象,改變了白虎寨的貧窮落后的面貌。尤其是白虎寨人通過不斷努力,歷盡艱辛、一波三折的修通了白虎寨通向山外的公路,也修通了白虎寨的幸福之路。

    《白虎寨》具有強烈的現實主義精神,作者站在現實主義高度,用現實主義的筆觸描寫土家族山村白虎寨在2008年依然貧窮的現狀,因為白虎寨山高路險,到了新世紀,白虎寨依然沒通電、沒通車,老年人靠天生活、 年輕人外出打工,是最貧困的山村。作者將小說定位在2008年頗具深意,因為2008年的金融危機,導致幺妹子們回到白虎寨, 這樣的描寫具有現實性和合理性。幺妹子回鄉不是她頭腦發熱、 也不是如以往描寫先進人物那樣先天具有很高的覺悟,而是在逼回家鄉后,看到家鄉的貧窮落后才激起了她改變家鄉的決心,在走還是留的問題上,幺妹子也是經過好多次的思想斗爭。因此幺妹子留下來成為改變白虎寨的帶頭人具有合理的原因,使人信服。

《白虎寨》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 在幺妹子帶領白虎寨人改變貧窮落后面貌的同時,黨和和國家的三農政策、 惠農政策, 甚至湖北省政府的三萬行動都給白虎寨進行新農村建設帶來政策的、政府的支持,因此幺妹子等土家青年正是在這樣大好的形勢下在這樣難得的機遇中開始他們土家山寨新農村建設的偉大事業。

《白虎寨》正視現實問題,寫出了新農村將設中的陰暗面。作者在描寫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中,不是一味的歌頌, 而是正視新農村建設的矛盾和問題, 將各級政府中的腐敗、不作為、以及傳統思想的阻攔寫的深刻而清晰。白虎寨的干部班子渙散,支書常年病痛,沒法工作,村長則自己出去打工,不履行職務;鄉黨委書記常年霸占著公車, 鄉長想使用一次, 司機都使絆子;鄉長在工作中更多是和稀泥,縣委則更多的關注已成新農村建設的樣板的村寨——金寨村;在公路建設的關鍵時期,因為塌方導致工程停工,同時白虎寨的新農村建設示范點被取消,工程隊要撤走,迫切希望通車的白虎寨人不準撤走,導致了群體事件……白虎寨在新農村建設中的問題不斷出現。作品將土家山寨改革中的痛苦、艱難描寫的深刻而細致。

但是,這部作品是土家山寨新農村建設的奮斗之歌、是具有正能量的改變土家山寨貧窮落后面貌的昂揚之歌,作者在80后的土家新一代農民身上寄托了巨大的希望,也給與讀者巨大希望,作者一掃很長一段時間對農民的苦難、愚昧、灰色的描寫,將中國新農村建設的欣欣向榮的景象、將新一代青年農民奮發圖強、積極進取的精神展示出來。這部作品將是以后新農村建設題材的潮頭,將會引領大批熱愛農村、關注農村的作家從正面描寫農村生活,形成新農村建設文學思潮。在此之前,描寫新農村建設的文學作品,比較有名的有趙本山的電視劇,比如《劉老根》、《馬大帥》、《鄉村愛情》以及描寫北方新農村建設的電視劇《喜耕田》等等,這些作品首先打破了底層寫作中對農村農民苦難、灰色的描寫,正面描寫農村和農民的新氣象,但是這些作品大都是描寫北方農村的作品,而且有些關于農村的作品有不太像農村的弊端。因此,《白虎寨》是第一部正面描寫南方農村尤其是是第一部正面描寫土家族農村新農村建設的優秀作品。

二、濃郁的土家族文化特色

    《白虎寨》不僅具有強烈的現實性,而且具有濃郁的土家族特色。這是作為土家族作家的優勢。作為土家族作家,李傳鋒對土家族的歷史、文化、風俗習慣有稔熟的掌握,對自己的母族有強烈的熱愛之情,對土家山寨的當今現狀了熟于心。李傳鋒在他的創作生涯中,對土家族的歷史文化、風俗風情、民族意識有積極的追求。因此,作者在創作《白虎寨》時,就將現實性和民族特色結合起來,展示出獨特的土家族民族和文化特色。

作者取名《白虎寨》包含了作者對土家文化的熱愛和追尋。首先作者將一個當下熱門的新農村建設的故事放在土家山寨,采用少數民族的空間敘事,將讀者帶到具有濃郁土家族民族特色的土家族地區,給讀者帶來不同于漢族的異域之感,并帶來陌生化、新鮮的審美感覺。其次,作品取名《白虎寨》,包含著作者濃郁的熱愛母族之情。白虎是土家族的圖騰,土家族是巴人后裔,土家族傳說土家先人巴務相死后化成白虎,世世代代庇護著土家子孫。李傳鋒在他的《最后一只白虎》中描寫了白虎的歷史文化內涵以及土家族和白虎相互保佑、相互依存的關系。《白虎寨》是描寫當下土家人生活的作品,作者將滿腔熱愛土家文化、崇敬白虎之情都化作這個寨名,化作成這個作品名。通過白虎寨,我們可以遙想土家族的歷史、紀念土家先人廩君王,包含豐富的土家族歷史文化內涵。

除了作品名包含豐富的土家文化內涵意外,作者還采用正面描寫的方式,對土家的歷史文化、風俗風情都做了豐富的展示。首先作品通過金幺爹的講古、通過顧博士的考察,穿插土家族的白虎圖騰的來歷、土家白虎兵抗擊倭寇的歷史,描寫土家族悠久獨特的歷史文化;其次,通過老紅軍守墓人的描寫,描寫白虎寨在中國革命斗爭歷史中的做出的巨大貢獻。白虎寨既是少數民族地區,也是革命老區,這里曾是紅軍的傷病醫院,當時的土家人為了掩護紅軍傷病員曾做出過巨大的犧牲;再次,作品還通過趙書記的言行,描寫文化大革命中,白虎寨人利用敲梆巖天險,趕走造反派,保護了趙書記。這些歷史在小說中有條不紊的描寫出來,將白虎寨的歷史文化和現實結合在一起,既有厚重的歷史文化,又有鮮活的現實場景, 歷史文化、民族文化和當下白虎寨新一代的土家人的奮斗經歷集合起來,使得這部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小說具有立體感。

作品還描寫了濃郁的土家族風俗風情,這些風俗風情在李傳鋒色筆下熠熠生輝。所謂風俗是:“一種傳統力量而使社區分子遵守的標準化的行為方式。”[1]風俗是一個民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東漢班固《漢書》卷二八(下)《地理志》上說:“凡民察五常之性,而有剛柔緩急音聲不同,系水土之風氣,故謂之‘風’,好惡取舍動靜無常,隨君上之情欲,故謂之‘俗’。”其明確的說明了自然條件不同而形成的特點稱為“風”,由社會環境而形成的特點稱為“俗”。土家族經過幾千年獨特的發展,形成了和漢族不同的風俗。在衣食住行、婚喪嫁娶、節日禮儀、信仰禁忌等等方面都有具有獨特的地方。作品中描寫土家族風情的地方比比皆是。比如穿,土家族有自己獨特的服飾,在搶農業技術員的時候,春花“穿了一件土家繡花紅襖,格外顯眼”[2];比如住房,白虎寨人大多數都還住著吊腳樓;比如吃,土家人吃臘蹄子火鍋、合渣、榨廣椒吵臘肉等土家特色菜肴; 幺妹子媽媽一年四季在家織土家織錦西蘭卡普;土家妹子能歌善舞,一開口就是優美的土家民歌“ 五句子”, 一揮手就會跳“ 擺手舞”。 這些描寫在作品中作為一種方法,成為凸顯土家民族特色的策略。

作品中關于土家風俗風情描寫除了白虎寨的日常生活以外,作品中還濃墨重彩的描寫土家族的獨特的喪葬習俗。我們在一些土家族作家中看到過關于土家族“ 跳喪” 的習俗,比如葉梅小說《撒憂的龍傳河》中就大篇幅的描寫了土家族“跳喪”的場景。但是《白虎寨》中則描寫了一場“ 跳活喪”, 這是在其他描寫土家族生活的文學作品中沒有見過的描寫。田國民為父親平叔辦“活喪”,在平叔還活著時,設好靈堂,“今天是給活人辦喪事,‘亡人’平叔好端端的坐在那黑棺之前,卷起一只大喇叭筒煙拿在手上,笑的眼睛都瞇縫了。” [3]這種對死亡順應自然、超脫而輕松的觀念、這種人還活著就做一場“跳喪”(跳撒憂兒嗬)的習俗,只有土家族才有,這是這個將死亡看成是自然歸宿的民族才有的獨特的生死觀。作品在描寫這場“ 活喪” 時,描寫的驚心動魄。在那些土家老人在熱烈的跳撒憂兒嗬過程中,已經癱瘓多年的平叔竟然站立起來:“他猛地一躍而起,踉蹌了幾步,居然加入了跳喪的隊伍,……平叔已經按捺不住的激動,神助似的,醉意而跳,天地仿佛也一起跳動, 要讓他把多年沒跳動的舞步都揮霍一空。”[4]平叔在這跳喪中, 忽然“平叔雙手向上,猛地躍了一步, 一下子就撲在地上去了。”[5]活喪變成了死喪,平叔的死給白虎寨帶來的不是悲哀而是歡樂,大家盡情的跳喪, 盡情的唱“撒憂兒嗬”。李傳鋒在作品中充滿陌生化的、驚心動魄的描寫了土家族的“ 活喪”風俗, 這是在以往任何文學作品中都沒有看到過獨特的風俗,作者不是靜止的描寫風俗,而是將風俗和故事、風俗和生命、風俗和文化水乳交融的結合在一起,形成了李傳鋒土家族小說獨特的風格。

三、鮮活的新一代土家人物形象

    《白虎寨》還塑造了一群鮮活的土家人形象,這是作者在對土家民族特色、土家歷史、以及土家人現狀充分熟悉的情況下的再創造,尤其是對土家年輕人的塑造更加成功。這些土家族年輕人,既具有土家人的傳統美德,又具有新時代青年的特點,為少數民族文學畫廊里增添了一批生動、豐滿的土家族新人形象。

小說中最成功的人物形象是幺妹子。幺妹子是小說的主人公,她是白虎寨土家年輕人的代表,是改變白虎寨貧窮落后面貌的領頭人,這是一個以往文學作品中沒有出現的土家族新女性的形象。她是高中畢業生,有著老一輩土家人沒有的文化知識,她外出打工,見過外面的世界,見過大世面,而且有著土家人的勤勞質樸智慧的品格,在打工時就成為了組長,說明幺妹子具有良好的管理能力,金融危機逼得幺妹子回到白虎寨,本來她是準備等一段時間再外出打工的,但是,回到家鄉,面對一輩子都想改變白虎寨落后面貌而不得的父輩們,眼看著白虎寨的年輕人沒有著落,在伙伴們的慫恿和支持下,她想出了搶農業技術員的方法, 將農業技術員向思明搶到了白虎寨,接著幺妹子帶著白虎寨的年輕人想方設法給白虎寨通電、發展煙葉、魔芋栽種,開展多樣的改變白虎寨貧窮落后面貌的活動。在黨和政府三農、惠農政策的扶持下,幺妹子擔任了白虎寨的村支書,全力以赴的為摘掉白虎寨的貧困帽子為努力奮斗。她是一個具有新世紀眼光的基層干部,她和她父親一樣, 一心為公,不謀私利,一心一意為改變土家山寨面貌為奮斗,是新一代新農村建設中的佼佼者。但是作者并沒有把她寫成一個新時代的英雄,她常常表現出不成熟和不知所措的狀態。她作為一個青年妹子,面對各種復雜的矛盾、難以解決的問題,她也常常束手無策,甚至好幾次都想不干了再次外出打工,逃離這塊土地。她甚至有時候還不懂法。竟和粟五叔一起,違法將粟米綁架回來,差點犯了非法拘禁罪。但是幺妹子有一股土家人質樸、勤勞、執著不服輸的勁頭。不管多么艱難,多么復雜,只要是看準的事情一定要辦好,在經過無數次的艱難困苦后,幺妹子帶領著白虎寨的土家人,在黨和政府的三農、惠農政策的支持下,在縣鄉村政府和白虎寨人的共同努力下,終于修通了白虎寨通往山外的公路,初步改變了白虎寨的落后面貌,雖然還沒完全改變白虎寨的貧窮落后面貌,但是,已經為白虎寨修通了公路,為白虎寨進一步脫貧致富奠定了基礎,白虎寨的未來將會有更好、更快的變化。作品還重點描寫了幺妹子的愛情,她和金大谷的愛情描寫表現了幺妹子的的豐富個性,她喜歡金大谷的淳樸善良,又猶豫金大谷的粗俗,作為一個走出山里又回到農村,且具有能力和魄力的村支書,她有時會疏遠金大谷,但有時又覺得更有文化更有素質的人,比如向思明、比如四眼博士不會如金大谷那么支持自己的工作,因此,到小說結束,幺妹子和金大谷的婚事都還沒塵埃落定。這種猶豫,將幺妹子寫活了,寫出幺妹子的豐富性和客觀性,將一個土家改革領頭人的人物形象描寫得更加豐滿。

小說中的另一個土家姑娘春花描寫的也很成功。這是一個敢愛敢恨、聰明漂亮的土家妹子,她和幺妹子一起從廣州回到白虎寨,全力支持幺妹子改變白虎寨的所有舉措,可以說,她是幺妹子的閨密加死黨。在搶技術員向思明的過程中她是急先鋒,在通電、推廣種植魔芋、在修公路各種活動中,春花都是主力。 春花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愛情故事, 她在第一次見到向思明時就愛上了他,土家妹子的愛情執著、熱烈,不管不顧,只要愛,其他任何東西都不能阻攔,春花的愛情觀就是土家女兒的愛情觀,大膽、熱烈、主動。 她每次都是主動追求向思明,全然不顧向思明猶豫和退縮。作品描寫的最鮮明、最有特色、 最震撼人心的是向思明被馬蜂蟄了后、春花將未曾開懷的乳房擠出鮮血和液體為向思明治療馬蜂毒的描寫,那么美好、那么圣潔,充滿了土家族女兒對愛情的無私付出和執著追求的美好品格。猶豫和常常退縮的向思明在經歷這樣的震撼以后,被春花的愛情深深的打動了,深深的愛上了這個美麗、執著善良的土家妹子,將家安在了白虎寨。

其他的土家年輕人也都描寫的生動豐滿。比如溫婉而文氣的秋月、比如潑辣而大膽的蕎麥,比如獻身新農村建設的技術員向思明、比如為追尋血緣而投身于土家文化研究的四眼博士,以及憨厚善良的金大谷,機靈好玩的金小雨,還有陷入傳銷的大學生粟米都描寫的細致傳神。

《白虎寨》還塑造了一批老一輩土家人的形象。作品中著筆最多的是幺妹子的父親,他是原白虎寨村支書覃建國, 這是一位常年堅守基層工作的少數民族地區的村支書形象,他一輩子都試圖帶領白虎寨人脫貧致富,一心為公不謀私利。但是,生不逢時,雖然他一輩子努力奮斗,為了改變白虎寨的貧窮落后面貌落下一身病, 最終也沒有完成打通敲梆巖讓白虎寨通車的夙愿。但是他看出幺妹子的能力和智慧,極力支持幺妹子的工作,在幺妹子不知所措和動搖的時候關心、幫助幺妹子,雖然在白虎寨通車之前去世但他已經看到的了白虎寨的希望。

給我印象最深的另一個白虎寨老一輩土家人是都無隊長,這是為了打通敲梆巖付出一切的老隊長。他為了修通公路,常常吹響“都無”“都無”的牛角號,為了修通公路讓白虎寨脫貧致富,在修公路時腦子受重傷,從此他的腦子只記得一件事就是修路, 他不認得親人,不再說話, 他的記憶只有一樣保留下來, 那就是——修路。他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到修了一半的公路上去修路,去砸石頭,幾十年如一日。 這是一位為了白虎寨不惜一切的老隊長,是白虎寨的脊梁和英雄。

 其他的老一輩土家人也描寫的頗具特色,那會講古的土家文化人金幺爹、那重情重義的剛而立、那一輩子守候紅軍墓的老紅軍、那退休后拿出自己退休工資十萬元感恩白虎寨的趙書記, 那死在自己活喪中的平叔……這些人組成了白虎寨的人物群像, 增添新世紀少數民族文學畫廊中的土家人文學形象。

總之,《白虎寨》用現實主義的筆觸描寫了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圖景,塑造了一批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有血有肉、豐富生動的土家形象,為新世紀少數民族文學畫廊增添土家族文學新人形象。同時該小說具有濃郁的少數民族特色,將新農村建設故事設置在土家山寨,將現實性和民族特色結合起來,奏響一支充滿現實性和民族特色的土家山寨的新農村建設之歌。

 

  

李傳鋒創作簡介

      土家族,湖北省鶴峰縣人,當過農民、基層干部,曾任恩施州委宣傳部副部長、建始縣委副書記等職。長期從事文藝期刊的編輯和出版管理工作,業余寫作。

        作者最早的寫作即關注農村農民問題。1971年發表的短篇《煙姐兒》是較早反映我國農村改革初期的小說之一,當即被《小說月報》轉載。1980年發表的《社長的晚宴》關注干部作風及大吃大喝問題。其動物小說《退役軍犬》1981年獲駿馬獎。其主要著作有:長篇小說《最后一只白虎》、《林莽英雄》、《武陵王》(與人合作),中短篇小說集《退役軍犬》、《動物小說選》、《紅豺》、《定風草》,散文集《鶴之峰》、《夢回清江》、《西望溇水》、《我在省文聯39年》,文藝論文集《南窗談藝》等。兩次獲得國務院和國家民委“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個人稱號”,曾獲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獎(駿馬獎)和省市文學獎、湖北省首屆少數民族文化政府獎。

       退休之后,李傳鋒同志成立了“李傳鋒民族文學工作室”,研究中國千年土司史,與人合作創作歷史系列長篇小說《武陵王》,系列小說已經出版6部,引起了諸多評論家的關注。

    李傳鋒同志至今已在全國各地報刊社發表出版近600萬字的作品。此次獲全國第十一屆《駿馬獎》長篇小說獎的《白虎寨》是作者精心構筑的一個文學工程,講述的是打工青年返鄉創業的感人故事《白虎寨》曾被列入湖北省作協首屆長篇小說扶持項目,得到了湖北大學教授蔚藍等文藝評論家的具體輔導。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 时时彩技巧视频 快速时时开奖记录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重庆时时彩会造假吗? 双色球蓝号101期预测 彩票 极速赛车 老虎机论坛虎 三d走势图(带连线的专业版) 快乐赛车官方计划软件 pk10预测软件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