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批評家言 >

優雅與憂思的合奏—— 2015年湖北散文創作一覽

來源:《長江叢刊》(評論版)      發布時間:2016-06-13    作者:周新民

  湖北省是散文大省,有著悠久的散文創作傳統,涌現了碧野、徐遲、田野、王維洲、周翼南、徐魯等眾多散文名家。新世紀以來湖北散文持續發力,創作成就雖然不能和小說相比,但也氣象萬千,格外壯觀。隨著劉醒龍、陳應松等著名小說家的強勢加盟,新世紀湖北散文創作出現了不一樣的氣象。2015年湖北省的散文創作繼續續寫輝煌,專業作家、業余作家齊發力,為湖北散文的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一

  對于很多讀者和研究者來說,劉醒龍是小說家。然而,小說創作成就的盛名掩蓋了劉醒龍散文創作的鋒芒。其實,劉醒龍也是散文大家。他先后出版了《女兒是父親前世栽下的玫瑰》《寂寞如同重金屬》《人是一種易碎品》等散文集和長篇散文《一滴水有多深》。長篇散文《一滴水有多深》對于中國土地、中國土地體制都提出了自己的獨特思考,有些觀點已經被寫進了相關法律法規。劉醒龍的散文集《女兒是父親前世栽下的玫瑰》《寂寞如同重金屬》《人是一種易碎品》,都表現了表現了對于愛的多層次的思考,蘊含著綿厚、細膩的情感。這位著名小說家在2015年出版了《抱著父親回故鄉》《重來》兩部散文集。如同他的小說和先前出版的散文集一樣,他的散文仍然表達了“愛”的主題。劉醒龍的散文對于父愛、母愛、親子之愛有著全方位的表現。散文《抱著父親回故鄉》可以看做是這本同名散文集的代表作。散文以送父親骨灰回故鄉安葬為情緒主線,回顧了父親為家鄉為親人做出的奉獻,也抒發了兒子對父親的愛戴與愧疚之情。文章情感真摯、細膩、委婉動人。《母親》則以過年這一日常生活場景為背景,從過年期間和母親相處的細節為內容,書寫了一位為家人奉獻了大半輩子的母親形象。整篇散文以捕捉日常生活細節見長,又輔以兒子的視角,把一位平凡的母親的精神風貌勾勒得細膩動人。《老爸頭》則以抒情筆調、輕松的口吻,敘寫了一位幽默、風趣有年輕人之心的岳父形象。中國散文史不乏寫父親的膾炙人口的佳作,寫岳父的散文恐怕不多見吧。因此,這篇散文在題材上的重要開拓價值值得銘記。《抱著父親回故鄉》這本散文集不全是書寫親情。還有諸多篇章抒寫了人和城市、人和自然之間和諧共處的美好情愫。寄情于山水,是中國傳統散文的基本特征。中國古代那些寄懷的山水田園之作,不管它表現了人和自然間的“比德”審美意識,還是充分體現了“暢神”的情韻,無不寄寓了作者對于美好品格和美好人生境遇的呼吁。劉醒龍的散文繼承了中國古代散文的審美范式,在山水與城市地理的書寫中,自是寄托了對于人性美的禮贊。例如《赤壁風骨》《真理三峽》《人性山水》《沉郁岳陽樓》等散文,都在對山水風物的書寫中,表達了劉醒龍的的人文理想情懷。劉醒龍的散文集《重來》相比較《抱著父親回故鄉》來說,主題相對更為集中。象《重來》《心靈處方》《我的翻譯傅玉霜》《小說的難度》《芳草是一種風格》《文學季節與榮耀》《文學的高度》《文學的氣節與邊疆》等篇章,更直接地表達了一名人文知識分子對于文學、對于時代、對于人性的深度思考,表達了一名寫作者的道德底線與人性立場。《文學的氣節與邊疆》有這樣一句話:“人類如果對自己的靈魂不管不顧,所謂日新月異的科學技術就會變成無視科學的名利賭博,變成披著科學外衣,沒有人倫天理的技術暴徒。”這句話是劉醒龍《重來》這本散文集的點睛之筆,象一聲吶喊,宣告了現代社會中“靈魂”的重要價值與意義。

  謝倫的《讀畫手記》記載了欣賞一系列西方繪畫作品的感悟。不過,與專業畫家和藝術評論家所寫的畫評不一樣,謝倫不刻意在“藝術”鑒賞上做文章,而是品談繪畫作者的人生際遇,闡發繪畫作品所引起的思考。甚至在他的筆下,畫作本身僅是載體而已,他只不過由畫作出發談自己的人生感悟而已。不過,總體看來,謝倫在《讀畫手記》里要寄托的是對于愛情、親情的歌頌,對于人性美的贊頌。謝倫讀畫,梅子讀“人”。梅子的散文《屈原與植物的愛戀》《在端午,寫給故鄉》《看望沈先生》分別以屈原、沈從文為書寫對象,發覺他們身上的人性的光輝。發現人性的光輝的散文還有朱朝敏的《虛構舅舅在高麗的若干切片》。這是一篇記人散文。舅舅年輕時在西南聯大上學,被自己的父親母親騙回家結婚。舅舅之所以能上學,全靠養父的資助,養父給出的條件是和自己的干女兒結婚。然而,舅舅在新婚的當晚從洞房逃走。舅舅一路逃到了中朝邊境,并成為一名志愿軍戰士,屢立戰功。然而,身為團長的舅舅為了給警衛員報仇,竟違規殺死了俘虜,遭受處分。又因為不愿意和養父劃清階級界限,接二連三地喪失了提拔的機會。從舅舅的這些經歷中,我們看到了一位堅守良知的普通人形象。在六十歲時,舅舅終于和沒有事實婚姻的妻子離婚了。垂暮之年的舅舅在回憶之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朱朝敏記敘了一名普通人的愛恨情仇,發掘出了普通人令人動容的人格力量。這份堅持這份倔強,難道不是人性中優雅么?

  爾容在2015年發表了多篇散文。她的散文采取托物言志的寫作手法,通過對“物”的情狀、遭遇等多方位的描述,來表達個人對于人生的思考,頗具才情。馬竹、周瑩等的散文也在表現親情、人生感悟等方面上有諸多可取之處。

                                                                 二

  在傳統社會,人們更看重精神。“重義輕利”構成了傳統社會的基本價值尺度。而現代社會以追求物質利益、崇拜金錢、膜拜技術為基本價值追求。現代社會物質財富急劇增加的同時,道德淪喪、精神萎靡等現代文明病也乘勢而入。于是,抵抗物質欲望、抵抗技術崇拜成為現代社會追尋精神家園的重要方式。2015年湖北散文在這一主題表現上有突出的表現。

  2015年陳應松出版了《寫作是一種搏斗——陳應松文學演講集》。與余華、格非等作家的文學隨筆不同,陳應松的這本文學隨筆更加關注寫作的倫理問題而不是寫作的技術問題。在這本文學隨筆之中,陳應松圍繞“文學是什么、文學何為、文學如何為”展開了倫理思考。在陳應松看來,文學寫作是“中世紀的遺產”,和現代社會格格不入:“生活可以時尚,但是我們的文學是不能時尚的,它必須于時尚保持一定的距離,因為文學史一種古老的傳統和堅守,它必須有一種高貴的、古雅的、不素的品質在里面。文學史要滲透到民間和我們生活的角落中去的,它與政治宣傳和商業亢奮制造的假象都要保持相當的距離”。(207頁)作為“遺產”的文學,在當下社會又有何價值呢?陳應松認為,文學是對現代社會的抗爭,是對美的和正義的聲援。作家如何在當下這樣社會里堅守?除了要耐得住寂寞抵得住誘惑以外,陳應松還認為,作家應該去底層去真實的生活現場。

  陳應松的《寫作是一種搏斗——陳應松文學演講集》 以抵抗當下物質社會作為根本出發點,展開了在當下社會作家何為的倫理思考。     席星荃的散文《 東湖之憶》 和《歸來的夢》也是對當下物質社會發出了抵抗之聲。《東湖之憶》有點象小說《今夜有暴風雪》《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東湖之憶》把游東湖置放在文化大革命的時代背景中,刻畫了喧囂的社會環境中東湖的恬靜之美。然而作者并不是僅僅是敘寫特殊年代游覽東湖的情狀,筆鋒一轉,敘寫面對當下東湖時的心情:“近些年我雖然經常到武昌去,經常從東湖之濱經過。但是我不停留,也不進里面去。我覺得它已經不再是我記憶中的東湖了,我不想破壞記憶中的美。我懷念東湖,當然有懷念青春的成分;但記憶中的東湖之美并不是因為青春曾為它增色,也不是因為憶舊的行為替它敷上了虛飾的情感;它的確變了。當年的東湖,遠離口號,遠離標語,遠離城市,也遠離利益。遠離這些事物,東湖才是東湖。”《東湖之憶》字里行間表達了對充滿喧囂的當下社會生活的不滿,對于當年遠離塵世的東湖的懷念。《歸來的夢》所寫不過是常見的春節期間游子返鄉這一習俗。作者把極力渲染古代社會游子如何克服路途之艱辛,表現了游子們克服艱難險阻急切還鄉之情。然而,作者的本意并非僅僅是書寫古代社會游子返鄉的社會情狀。隨之,作者敘寫了現代社會交通之便利,人們仍然急切回鄉之情。于是,《歸來的夢》遂得出自己的觀點,雖然和古代社會相比,現代游子返鄉的條件更加現代化,但是,和古代社會游子返鄉的夢想仍是一樣的急迫與急切。如此看來,《歸來的夢》表達出“歸來的夢”仍是現代社會人的精神家園,也是抵抗現代物質化社會的有效方式。

                                                                     三

  湖北省有歷史悠久的農業文明,相對沿海開放省份來說,湖北的農業文明的成份更重。有著廣袤的湖區、山區、丘陵地帶的湖北,在中國現代化歷史進程中處于“后發”態勢,盡管張之洞督鄂的現代化之光曾領先全國,但畢竟是曇花一現。隨著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加快,湖北的現代化步伐也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快步躍進的態勢。湖北廣袤的農村地區卷入現代化歷史漩渦的程度也日益加深,鄉村也因此遭遇了現代化的侵蝕。因此,回望鄉村,書寫鄉愁就不可避免地成為湖北散文的基本主題。

  徐魯2015年發表的散文充分地體現了湖北散文書寫鄉愁的基本主題。 《山村七夕夜》敘寫了鄂南山村“七夕夜”的淳樸風俗,表現了山村人的純正情感。在作者的筆下,鄉村是那樣的純凈、美好。《寫了一輩子春聯的人》刻畫了一位扎根鄉村的書法家的人生際遇。這位憨厚、樸實的書法家用自己的書法給鄉村增加了許多祥和與快樂,也贏得了鄉親們的愛戴。然而來自城市里的種種功利、算計卻傷透了這位鄉村書法家的心,連加入省級書法家協會的合理愿望也無法實現。《寫了一輩子春聯的人》在鄉村與城市的二元對比結構中盡情展開鄉村與城市價值觀的比較,表現了作者對于“城市病”的痛恨。《山里的細妹子》是一篇記人散文。山里的細妹子多年前因為家里貧窮,面臨失學,向“我”求救。在“我”的幫助下,得以度過危機。靠著山里人的堅韌、勤爬苦做,最終得以完成學業,并在上海打拼,有了自己的一份事業。這篇散文在娓娓道來的故事敘述之中,不經意間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即使是現代化高速發展的今天,鄉村人的淳樸、堅韌、勤奮等傳統美德仍是難得的可貴品格。《故鄉的山泉》圍繞故鄉消失的山泉發問:“那道山泉,養育過咱們村里多少代人啊!那么清涼、那么甜的泉水,永遠地消失了,再也看不到、喝不到了,你們就不心疼?就不覺得可惜嗎?你們都忘記了小時候一起去碾子溝里干活兒,累了渴了就往山泉邊跑的情景嗎?”《茶山空聞鷓鴣聲》敘寫了曾經給鄂南山區帶來生機快樂的“采茶戲”隨著鄉村日漸“空心化”,面臨著瀕臨滅亡的危機,鄉村也日漸喪失生機與活力。《故鄉的山泉》《茶山空聞鷓鴣聲》分別以消失的鄉村自然物和文化為書寫對象,表達了對于現代化掏空鄉村物質命脈和精神命脈的深沉思考。

  沈虹光的散文《二棚子記往:賈老頭兒》《“不‘昂’沒得精神”——民歌之鄉竹溪向壩鄉采風記》和徐魯的幾篇散文有異曲同工之處。這兩篇散文主要是書寫民間文化人的逸聞軼事。《二棚子記往:賈老頭兒》記敘了“鄖陽花鼓戲”藝人賈老頭兒的故事。散文以捕捉賈老頭的生活細節為著眼點,再現了賈老頭的仗義、隨性、熱愛民間藝術的情懷。《“不‘昂’沒得精神”——民歌之鄉竹溪向壩鄉采風記》以在竹溪鄉間采風為主線,表現了民間歌者熱愛生活熱愛藝術的精神。這兩篇散文表面上是寫鄉野民間的人和事,但是卻是有著針砭都市文明的意蘊在內。“禮失求諸野”是中國古來已久的傳統。正是都市功利主義囂張,作者才到民間尋求盎然的野性與生命力。我以為,這才是作者近年頻繁去民間采風的最主要原因吧。

  鄉村敘事自然是湖北散文的重要母題。眾多作家不約而同地把追尋心中的桃花源作為散文創造的動力,但是,象徐魯、沈虹光這樣有力度的散文不多。舒飛廉在散文《 重建楓楊樹老家》中說:“城市固然是在拆遷與圈占農民的土地,更麻煩的,還是它奪走了鄉村的青年,將它的血緣的鏈條弄斷掉了——沒有了青年的血汗與夢想的鄉村,失去了成長與死亡的儀禮的鄉村,會由神話‘重新返回自然’,格式化為公司經營的‘綠色車間’與‘生態農場’。”城市對鄉村的侵蝕已經成為鄉村敘事新的敘事增長點,但是,如何“重建桃花源”,仍需散文家們多多努力。

                                                                     四

  中國古代有修志的傳統,留下了大量的地方志。地方志是記錄一地的自然風物、地貌、社會狀況、歷史的著作,屬于歷史學范疇。按照行政區劃來講,常見的方志主要有府志、縣志兩種類型。地方志雖然屬于歷史著作范疇,但是進入1990年代以來,有不少作家借鑒了地方志的體例,創作出了優秀小說,像韓少功的《馬橋詞典》、孫惠芬的《上塘書》、閻連科的《受活》等即是化用地方志體例的優秀作品。本省哨兵的詩歌《江湖志》是化用地方志的內涵創作優秀詩歌的代表作。而記敘一地的風物、人物、風情、語言等散文大概也算作是方志性散文了。在中國散文史上,方志性散文佳作數不勝數,即使是當下,優秀方志性散文頻頻問世。葉廣芩的長篇散文《老縣城》、彭見明的長篇散文《平江》、朱鴻的《長安是中國的心》,本省裴高才的《無陂不成鎮》、孔帆升的《老通山》等等,都可以歸納到方志性的長篇散文或散文集。凡夫2015年出版的《襄陽名片》可以看做是方志性長篇散文。

  《襄陽名片》顧名思義是以襄陽作為書寫對象。襄陽是一所歷史文化名城,歷史悠久,風光旖旎。歷代文人墨客為襄陽留下了不少佳作。僅有唐一代,著名詩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維、孟浩然等都為這座城市留下了詩篇,字字珠璣。古代優秀詩人留下的詩篇成為凡夫筆下的素材。凡夫依據襄陽的風景名勝、名人、名曲,分成“名景篇”、“名勝篇”、“名人篇”、“名曲篇”幾個篇章,介紹襄陽這座城市。每介紹一地風景、一處名勝、一位名人、一首名曲時,凡夫都選取和此景此物此人此曲相關的詩句,用自由靈活的敘述方式,用隨筆的寫法,娓娓道來詩歌與襄陽的關系,并藉此比較全面地介紹了襄陽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地貌、風物、人文、歷史。

  凡夫從與襄陽名勝、名景、名人、名曲相關聯的詩歌作為書寫對象,為現代都市注入詩意。現代都市以鋼筋水泥為建筑材料,千城一面;現代都市以以經濟發展作為城市發展的基本目標,充滿了欲望。而凡夫著眼于襄陽這座詩歌城市,為現代城市找到一種詩意棲息的生活方式。2015年陳應松先后發表了《天山之南》《香巴拉的稻城亞丁》《河西走廊行》《大九湖之戀》等散文。這些散文基本上介紹一地風物、歷史、地貌、人情風俗為主。不過,陳應松在處理這些素材時,最為關注的是,發掘出和一地相關的歷史掌故。《河西走廊行》重點寫到了在河西走廊途中的武威、山丹軍馬場、 張掖、嘉峪關等幾個地方。雖然每寫到一地方,陳應松都會對當地的歷史、地理、人文都做比較詳細的介紹。但是,陳應松更看重此地的歷史掌故。就象這篇《河西走廊行》,陳應松最為關注的是在武威、山丹軍馬場、 張掖、嘉峪關等幾個地方的歷史掌故。“武威”一節,陳應松把筆觸對準鳩摩羅什和駐扎在武威的邊關戰士,字里行間對這些在荒涼之地創造精神文明和穩定邊疆的將士充滿了贊美之情。“山丹軍馬場”一節,陳應松主要贊揚了這個歷史悠久的世界第一大軍馬場的所創造的歷史奇跡。“張掖”一節主要介紹了大佛寺和尚、尼姑為保護《大明三藏圣教北藏》做出的努力,贊揚了為保護歷史文化遺產而犧牲的眾生。凡此種種歷史掌故都成為陳應松書寫的重點。從這些歷史掌故的書寫中,我們能鮮明感知到中國古代文化的輝煌,也為那些創造、保護中國璀璨文明付出艱辛與努力的中國人而感動。

  謝倫的《鄂西人物五記》顧名思義主要記敘的是鄂西五位人物的性格與生活習慣,類似方志中的“人物志”。“人物志”中國古代地方志的重要內容。它充分發揮了中國古代紀傳體的特點,寫人狀人,以神似為要點。謝倫吸收了中國古代紀傳體的敘事傳統,以白描的手法,抓住筆下人物的一點特征敷衍開來,充分表現了人物的性格與個性。“雷子和青竹”主要圍繞二人對愛情的忠貞,書寫了一代人的愛情傳奇;“仇有志”主要圍繞人物的姓氏做引起的歧義,敘寫了一位普通人的悲苦人生;“黃四兒”聚焦黃四兒善于釣黃鱔的特長,展開了人物命運的起伏;其他兩節亦是抓住人物的某一點特征,展開了人物一生的命運。這種傳記體的寫法,以傳神為旨歸,以人物命運為焦點,頗有審美情趣。

  2015年湖北散文雖然創作數量龐大,精品卻不多。這與很多作者的散文觀有關吧。表面上看,散文創作門檻相對比較低。但是,它需要作者比較豐厚的情感底蘊和思想底蘊。真誠希望湖北散文作家能在“內力”上下功夫,創作出更多優秀散文。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acfr.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優雅與憂思的合奏—— 2015年湖北散文創作一覽

2016-06-13 00-00-00

  湖北省是散文大省,有著悠久的散文創作傳統,涌現了碧野、徐遲、田野、王維洲、周翼南、徐魯等眾多散文名家。新世紀以來湖北散文持續發力,創作成就雖然不能和小說相比,但也氣象萬千,格外壯觀。隨著劉醒龍、陳應松等著名小說家的強勢加盟,新世紀湖北散文創作出現了不一樣的氣象。2015年湖北省的散文創作繼續續寫輝煌,專業作家、業余作家齊發力,為湖北散文的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一

  對于很多讀者和研究者來說,劉醒龍是小說家。然而,小說創作成就的盛名掩蓋了劉醒龍散文創作的鋒芒。其實,劉醒龍也是散文大家。他先后出版了《女兒是父親前世栽下的玫瑰》《寂寞如同重金屬》《人是一種易碎品》等散文集和長篇散文《一滴水有多深》。長篇散文《一滴水有多深》對于中國土地、中國土地體制都提出了自己的獨特思考,有些觀點已經被寫進了相關法律法規。劉醒龍的散文集《女兒是父親前世栽下的玫瑰》《寂寞如同重金屬》《人是一種易碎品》,都表現了表現了對于愛的多層次的思考,蘊含著綿厚、細膩的情感。這位著名小說家在2015年出版了《抱著父親回故鄉》《重來》兩部散文集。如同他的小說和先前出版的散文集一樣,他的散文仍然表達了“愛”的主題。劉醒龍的散文對于父愛、母愛、親子之愛有著全方位的表現。散文《抱著父親回故鄉》可以看做是這本同名散文集的代表作。散文以送父親骨灰回故鄉安葬為情緒主線,回顧了父親為家鄉為親人做出的奉獻,也抒發了兒子對父親的愛戴與愧疚之情。文章情感真摯、細膩、委婉動人。《母親》則以過年這一日常生活場景為背景,從過年期間和母親相處的細節為內容,書寫了一位為家人奉獻了大半輩子的母親形象。整篇散文以捕捉日常生活細節見長,又輔以兒子的視角,把一位平凡的母親的精神風貌勾勒得細膩動人。《老爸頭》則以抒情筆調、輕松的口吻,敘寫了一位幽默、風趣有年輕人之心的岳父形象。中國散文史不乏寫父親的膾炙人口的佳作,寫岳父的散文恐怕不多見吧。因此,這篇散文在題材上的重要開拓價值值得銘記。《抱著父親回故鄉》這本散文集不全是書寫親情。還有諸多篇章抒寫了人和城市、人和自然之間和諧共處的美好情愫。寄情于山水,是中國傳統散文的基本特征。中國古代那些寄懷的山水田園之作,不管它表現了人和自然間的“比德”審美意識,還是充分體現了“暢神”的情韻,無不寄寓了作者對于美好品格和美好人生境遇的呼吁。劉醒龍的散文繼承了中國古代散文的審美范式,在山水與城市地理的書寫中,自是寄托了對于人性美的禮贊。例如《赤壁風骨》《真理三峽》《人性山水》《沉郁岳陽樓》等散文,都在對山水風物的書寫中,表達了劉醒龍的的人文理想情懷。劉醒龍的散文集《重來》相比較《抱著父親回故鄉》來說,主題相對更為集中。象《重來》《心靈處方》《我的翻譯傅玉霜》《小說的難度》《芳草是一種風格》《文學季節與榮耀》《文學的高度》《文學的氣節與邊疆》等篇章,更直接地表達了一名人文知識分子對于文學、對于時代、對于人性的深度思考,表達了一名寫作者的道德底線與人性立場。《文學的氣節與邊疆》有這樣一句話:“人類如果對自己的靈魂不管不顧,所謂日新月異的科學技術就會變成無視科學的名利賭博,變成披著科學外衣,沒有人倫天理的技術暴徒。”這句話是劉醒龍《重來》這本散文集的點睛之筆,象一聲吶喊,宣告了現代社會中“靈魂”的重要價值與意義。

  謝倫的《讀畫手記》記載了欣賞一系列西方繪畫作品的感悟。不過,與專業畫家和藝術評論家所寫的畫評不一樣,謝倫不刻意在“藝術”鑒賞上做文章,而是品談繪畫作者的人生際遇,闡發繪畫作品所引起的思考。甚至在他的筆下,畫作本身僅是載體而已,他只不過由畫作出發談自己的人生感悟而已。不過,總體看來,謝倫在《讀畫手記》里要寄托的是對于愛情、親情的歌頌,對于人性美的贊頌。謝倫讀畫,梅子讀“人”。梅子的散文《屈原與植物的愛戀》《在端午,寫給故鄉》《看望沈先生》分別以屈原、沈從文為書寫對象,發覺他們身上的人性的光輝。發現人性的光輝的散文還有朱朝敏的《虛構舅舅在高麗的若干切片》。這是一篇記人散文。舅舅年輕時在西南聯大上學,被自己的父親母親騙回家結婚。舅舅之所以能上學,全靠養父的資助,養父給出的條件是和自己的干女兒結婚。然而,舅舅在新婚的當晚從洞房逃走。舅舅一路逃到了中朝邊境,并成為一名志愿軍戰士,屢立戰功。然而,身為團長的舅舅為了給警衛員報仇,竟違規殺死了俘虜,遭受處分。又因為不愿意和養父劃清階級界限,接二連三地喪失了提拔的機會。從舅舅的這些經歷中,我們看到了一位堅守良知的普通人形象。在六十歲時,舅舅終于和沒有事實婚姻的妻子離婚了。垂暮之年的舅舅在回憶之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朱朝敏記敘了一名普通人的愛恨情仇,發掘出了普通人令人動容的人格力量。這份堅持這份倔強,難道不是人性中優雅么?

  爾容在2015年發表了多篇散文。她的散文采取托物言志的寫作手法,通過對“物”的情狀、遭遇等多方位的描述,來表達個人對于人生的思考,頗具才情。馬竹、周瑩等的散文也在表現親情、人生感悟等方面上有諸多可取之處。

                                                                 二

  在傳統社會,人們更看重精神。“重義輕利”構成了傳統社會的基本價值尺度。而現代社會以追求物質利益、崇拜金錢、膜拜技術為基本價值追求。現代社會物質財富急劇增加的同時,道德淪喪、精神萎靡等現代文明病也乘勢而入。于是,抵抗物質欲望、抵抗技術崇拜成為現代社會追尋精神家園的重要方式。2015年湖北散文在這一主題表現上有突出的表現。

  2015年陳應松出版了《寫作是一種搏斗——陳應松文學演講集》。與余華、格非等作家的文學隨筆不同,陳應松的這本文學隨筆更加關注寫作的倫理問題而不是寫作的技術問題。在這本文學隨筆之中,陳應松圍繞“文學是什么、文學何為、文學如何為”展開了倫理思考。在陳應松看來,文學寫作是“中世紀的遺產”,和現代社會格格不入:“生活可以時尚,但是我們的文學是不能時尚的,它必須于時尚保持一定的距離,因為文學史一種古老的傳統和堅守,它必須有一種高貴的、古雅的、不素的品質在里面。文學史要滲透到民間和我們生活的角落中去的,它與政治宣傳和商業亢奮制造的假象都要保持相當的距離”。(207頁)作為“遺產”的文學,在當下社會又有何價值呢?陳應松認為,文學是對現代社會的抗爭,是對美的和正義的聲援。作家如何在當下這樣社會里堅守?除了要耐得住寂寞抵得住誘惑以外,陳應松還認為,作家應該去底層去真實的生活現場。

  陳應松的《寫作是一種搏斗——陳應松文學演講集》 以抵抗當下物質社會作為根本出發點,展開了在當下社會作家何為的倫理思考。     席星荃的散文《 東湖之憶》 和《歸來的夢》也是對當下物質社會發出了抵抗之聲。《東湖之憶》有點象小說《今夜有暴風雪》《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東湖之憶》把游東湖置放在文化大革命的時代背景中,刻畫了喧囂的社會環境中東湖的恬靜之美。然而作者并不是僅僅是敘寫特殊年代游覽東湖的情狀,筆鋒一轉,敘寫面對當下東湖時的心情:“近些年我雖然經常到武昌去,經常從東湖之濱經過。但是我不停留,也不進里面去。我覺得它已經不再是我記憶中的東湖了,我不想破壞記憶中的美。我懷念東湖,當然有懷念青春的成分;但記憶中的東湖之美并不是因為青春曾為它增色,也不是因為憶舊的行為替它敷上了虛飾的情感;它的確變了。當年的東湖,遠離口號,遠離標語,遠離城市,也遠離利益。遠離這些事物,東湖才是東湖。”《東湖之憶》字里行間表達了對充滿喧囂的當下社會生活的不滿,對于當年遠離塵世的東湖的懷念。《歸來的夢》所寫不過是常見的春節期間游子返鄉這一習俗。作者把極力渲染古代社會游子如何克服路途之艱辛,表現了游子們克服艱難險阻急切還鄉之情。然而,作者的本意并非僅僅是書寫古代社會游子返鄉的社會情狀。隨之,作者敘寫了現代社會交通之便利,人們仍然急切回鄉之情。于是,《歸來的夢》遂得出自己的觀點,雖然和古代社會相比,現代游子返鄉的條件更加現代化,但是,和古代社會游子返鄉的夢想仍是一樣的急迫與急切。如此看來,《歸來的夢》表達出“歸來的夢”仍是現代社會人的精神家園,也是抵抗現代物質化社會的有效方式。

                                                                     三

  湖北省有歷史悠久的農業文明,相對沿海開放省份來說,湖北的農業文明的成份更重。有著廣袤的湖區、山區、丘陵地帶的湖北,在中國現代化歷史進程中處于“后發”態勢,盡管張之洞督鄂的現代化之光曾領先全國,但畢竟是曇花一現。隨著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加快,湖北的現代化步伐也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快步躍進的態勢。湖北廣袤的農村地區卷入現代化歷史漩渦的程度也日益加深,鄉村也因此遭遇了現代化的侵蝕。因此,回望鄉村,書寫鄉愁就不可避免地成為湖北散文的基本主題。

  徐魯2015年發表的散文充分地體現了湖北散文書寫鄉愁的基本主題。 《山村七夕夜》敘寫了鄂南山村“七夕夜”的淳樸風俗,表現了山村人的純正情感。在作者的筆下,鄉村是那樣的純凈、美好。《寫了一輩子春聯的人》刻畫了一位扎根鄉村的書法家的人生際遇。這位憨厚、樸實的書法家用自己的書法給鄉村增加了許多祥和與快樂,也贏得了鄉親們的愛戴。然而來自城市里的種種功利、算計卻傷透了這位鄉村書法家的心,連加入省級書法家協會的合理愿望也無法實現。《寫了一輩子春聯的人》在鄉村與城市的二元對比結構中盡情展開鄉村與城市價值觀的比較,表現了作者對于“城市病”的痛恨。《山里的細妹子》是一篇記人散文。山里的細妹子多年前因為家里貧窮,面臨失學,向“我”求救。在“我”的幫助下,得以度過危機。靠著山里人的堅韌、勤爬苦做,最終得以完成學業,并在上海打拼,有了自己的一份事業。這篇散文在娓娓道來的故事敘述之中,不經意間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即使是現代化高速發展的今天,鄉村人的淳樸、堅韌、勤奮等傳統美德仍是難得的可貴品格。《故鄉的山泉》圍繞故鄉消失的山泉發問:“那道山泉,養育過咱們村里多少代人啊!那么清涼、那么甜的泉水,永遠地消失了,再也看不到、喝不到了,你們就不心疼?就不覺得可惜嗎?你們都忘記了小時候一起去碾子溝里干活兒,累了渴了就往山泉邊跑的情景嗎?”《茶山空聞鷓鴣聲》敘寫了曾經給鄂南山區帶來生機快樂的“采茶戲”隨著鄉村日漸“空心化”,面臨著瀕臨滅亡的危機,鄉村也日漸喪失生機與活力。《故鄉的山泉》《茶山空聞鷓鴣聲》分別以消失的鄉村自然物和文化為書寫對象,表達了對于現代化掏空鄉村物質命脈和精神命脈的深沉思考。

  沈虹光的散文《二棚子記往:賈老頭兒》《“不‘昂’沒得精神”——民歌之鄉竹溪向壩鄉采風記》和徐魯的幾篇散文有異曲同工之處。這兩篇散文主要是書寫民間文化人的逸聞軼事。《二棚子記往:賈老頭兒》記敘了“鄖陽花鼓戲”藝人賈老頭兒的故事。散文以捕捉賈老頭的生活細節為著眼點,再現了賈老頭的仗義、隨性、熱愛民間藝術的情懷。《“不‘昂’沒得精神”——民歌之鄉竹溪向壩鄉采風記》以在竹溪鄉間采風為主線,表現了民間歌者熱愛生活熱愛藝術的精神。這兩篇散文表面上是寫鄉野民間的人和事,但是卻是有著針砭都市文明的意蘊在內。“禮失求諸野”是中國古來已久的傳統。正是都市功利主義囂張,作者才到民間尋求盎然的野性與生命力。我以為,這才是作者近年頻繁去民間采風的最主要原因吧。

  鄉村敘事自然是湖北散文的重要母題。眾多作家不約而同地把追尋心中的桃花源作為散文創造的動力,但是,象徐魯、沈虹光這樣有力度的散文不多。舒飛廉在散文《 重建楓楊樹老家》中說:“城市固然是在拆遷與圈占農民的土地,更麻煩的,還是它奪走了鄉村的青年,將它的血緣的鏈條弄斷掉了——沒有了青年的血汗與夢想的鄉村,失去了成長與死亡的儀禮的鄉村,會由神話‘重新返回自然’,格式化為公司經營的‘綠色車間’與‘生態農場’。”城市對鄉村的侵蝕已經成為鄉村敘事新的敘事增長點,但是,如何“重建桃花源”,仍需散文家們多多努力。

                                                                     四

  中國古代有修志的傳統,留下了大量的地方志。地方志是記錄一地的自然風物、地貌、社會狀況、歷史的著作,屬于歷史學范疇。按照行政區劃來講,常見的方志主要有府志、縣志兩種類型。地方志雖然屬于歷史著作范疇,但是進入1990年代以來,有不少作家借鑒了地方志的體例,創作出了優秀小說,像韓少功的《馬橋詞典》、孫惠芬的《上塘書》、閻連科的《受活》等即是化用地方志體例的優秀作品。本省哨兵的詩歌《江湖志》是化用地方志的內涵創作優秀詩歌的代表作。而記敘一地的風物、人物、風情、語言等散文大概也算作是方志性散文了。在中國散文史上,方志性散文佳作數不勝數,即使是當下,優秀方志性散文頻頻問世。葉廣芩的長篇散文《老縣城》、彭見明的長篇散文《平江》、朱鴻的《長安是中國的心》,本省裴高才的《無陂不成鎮》、孔帆升的《老通山》等等,都可以歸納到方志性的長篇散文或散文集。凡夫2015年出版的《襄陽名片》可以看做是方志性長篇散文。

  《襄陽名片》顧名思義是以襄陽作為書寫對象。襄陽是一所歷史文化名城,歷史悠久,風光旖旎。歷代文人墨客為襄陽留下了不少佳作。僅有唐一代,著名詩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維、孟浩然等都為這座城市留下了詩篇,字字珠璣。古代優秀詩人留下的詩篇成為凡夫筆下的素材。凡夫依據襄陽的風景名勝、名人、名曲,分成“名景篇”、“名勝篇”、“名人篇”、“名曲篇”幾個篇章,介紹襄陽這座城市。每介紹一地風景、一處名勝、一位名人、一首名曲時,凡夫都選取和此景此物此人此曲相關的詩句,用自由靈活的敘述方式,用隨筆的寫法,娓娓道來詩歌與襄陽的關系,并藉此比較全面地介紹了襄陽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地貌、風物、人文、歷史。

  凡夫從與襄陽名勝、名景、名人、名曲相關聯的詩歌作為書寫對象,為現代都市注入詩意。現代都市以鋼筋水泥為建筑材料,千城一面;現代都市以以經濟發展作為城市發展的基本目標,充滿了欲望。而凡夫著眼于襄陽這座詩歌城市,為現代城市找到一種詩意棲息的生活方式。2015年陳應松先后發表了《天山之南》《香巴拉的稻城亞丁》《河西走廊行》《大九湖之戀》等散文。這些散文基本上介紹一地風物、歷史、地貌、人情風俗為主。不過,陳應松在處理這些素材時,最為關注的是,發掘出和一地相關的歷史掌故。《河西走廊行》重點寫到了在河西走廊途中的武威、山丹軍馬場、 張掖、嘉峪關等幾個地方。雖然每寫到一地方,陳應松都會對當地的歷史、地理、人文都做比較詳細的介紹。但是,陳應松更看重此地的歷史掌故。就象這篇《河西走廊行》,陳應松最為關注的是在武威、山丹軍馬場、 張掖、嘉峪關等幾個地方的歷史掌故。“武威”一節,陳應松把筆觸對準鳩摩羅什和駐扎在武威的邊關戰士,字里行間對這些在荒涼之地創造精神文明和穩定邊疆的將士充滿了贊美之情。“山丹軍馬場”一節,陳應松主要贊揚了這個歷史悠久的世界第一大軍馬場的所創造的歷史奇跡。“張掖”一節主要介紹了大佛寺和尚、尼姑為保護《大明三藏圣教北藏》做出的努力,贊揚了為保護歷史文化遺產而犧牲的眾生。凡此種種歷史掌故都成為陳應松書寫的重點。從這些歷史掌故的書寫中,我們能鮮明感知到中國古代文化的輝煌,也為那些創造、保護中國璀璨文明付出艱辛與努力的中國人而感動。

  謝倫的《鄂西人物五記》顧名思義主要記敘的是鄂西五位人物的性格與生活習慣,類似方志中的“人物志”。“人物志”中國古代地方志的重要內容。它充分發揮了中國古代紀傳體的特點,寫人狀人,以神似為要點。謝倫吸收了中國古代紀傳體的敘事傳統,以白描的手法,抓住筆下人物的一點特征敷衍開來,充分表現了人物的性格與個性。“雷子和青竹”主要圍繞二人對愛情的忠貞,書寫了一代人的愛情傳奇;“仇有志”主要圍繞人物的姓氏做引起的歧義,敘寫了一位普通人的悲苦人生;“黃四兒”聚焦黃四兒善于釣黃鱔的特長,展開了人物命運的起伏;其他兩節亦是抓住人物的某一點特征,展開了人物一生的命運。這種傳記體的寫法,以傳神為旨歸,以人物命運為焦點,頗有審美情趣。

  2015年湖北散文雖然創作數量龐大,精品卻不多。這與很多作者的散文觀有關吧。表面上看,散文創作門檻相對比較低。但是,它需要作者比較豐厚的情感底蘊和思想底蘊。真誠希望湖北散文作家能在“內力”上下功夫,創作出更多優秀散文。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 超级大乐透专家预测网 北京快乐8最新走势图 cp12彩票app下载 河北11选五预测 重庆时时彩玩法 大乐透科学预测新版本 浙江二十选五历史开奖号码 mg幸运双星赢30万 七星彩规律图 新时时二星和值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