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網絡文學研究 >

流行文學的明天——讀《千山暮雪》斷想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4-11-25    作者:劉詩偉

《千山暮雪》是知名網絡作家匪我思存的暢銷小說,而我讀的是這部小說的紙本。正讀著這部小說,看到一則消息:某省網絡作家協會一位副主席說,不久網絡文學就是文學。這個說法很生猛,讓我乍見一愣。可繼而少想,文學由口頭而泥石而甲骨而竹簡而泥活字而鉛活字而數字照排,為什么不可能去到網絡那里?如果網絡不至于讓人的眼睛早于生命而盲,或者也沒有別的什么大不妙(譬如影響大腦發育),或許網絡獨霸天下的時日終將到來。哲學上說,未來具有無限可能性。所以,“過時”如我者,雖然依舊戀著紙本,是不能算作否定“不久只有網絡文學”的憑據的。

但是,這顯然不是問題的根本,或者不是關乎文學本質的問題。若拿網絡文學的流行說事,紙本可以舉出自己曾經流行的大量事實予以回敬;而強調網絡對文學品相的改變,紙本時代可能積累了更多改變文學的資本。事實上,文學的載體形式和傳播方式的變易不僅從來沒有顛覆文學,而往往倒是幫助了文學的發展;文學依然是一種以語言塑造形象而感染讀者的藝術。文學就是文學,不要看文學是坐了火車還是乘上飛機。

是不是這一回網絡帶來的文學改變會更加深刻?或許可以另議。

 

 

既然網絡文學還是文學,那么就得回到文學的話題上來。文學的功能和作用向來不是單一的,某一類文學側重于文學功能和作用的某一方面打造并獲取價值是可能的,也是自然而然的。反觀真實的文學創作史,大體可以說,一類人是立志做深刻文學的,一類人則樂意做流行的文學;而二者在對待讀者的態度上,前者執意征服,后者曲意迎合。為征服者,必得直面現實,回應問題,發掘人性與社會的本質,拓展思想,以使作品意蘊深刻,具有獨特而持久的藝術感染力,讓讀者得到應有的感受和認知;譬如魯迅、卡夫卡、加繆、米蘭·昆德拉、馬爾克思等人的創作。迎合則是針對和滿足讀者的顯在需求。顯在需求通常是淺表而直接的想望和趣味,是要快速地得到快樂。為迎合者,其寫作題材除了情愛婚姻便是武林爭斗、豪門恩怨、野史秘聞或者“熱點關注”;其敘述策略講究故事離奇、情節曲折、語言“合調”,同時輔之以色、香、味的添加劑;其文本意旨一般屬于崇尚公識的真善美和鞭撻公識的假惡丑,并間或演繹(換言表述)歷代哲理和詩意的“結晶”。在這方面,金庸和瓊瑤曾經是大師傅,現在匪我思存攜《千山暮雪》登場也頗有些端倪。

為征服而寫的作品可能常銷,為迎合而寫的作品則容易流行。

流行當然是了不起的。盡管流行與否一般不應作為評判文學價值高下好壞的標尺,但流行畢竟能更廣泛地釋放文學的價值:無論是從前的迎合者多為文趣,還是而今的迎合者多為文利。而且,當作品道義果真屬于崇尚真善美和鞭撻假惡丑,其效應之放大豈不善哉!不要小視這些淺表而直接的想望和趣味,這是普眾皆有的基本的精神訴求,即使是所謂知識分子或大人物也或多或少會保留這種“人味”的。又,人類學以為,人類已歷經五千年文明,一代一代的人出生之后,只有吸收并內化五千年文明,方可確立人生和謀求進取;也就是說,一個人自嬰兒起必得盡快走過五千年并完成文明的洗禮。由此可見,五千年文明既為一般文學提供了大量的主題資源,也為普眾預設了無限的精神需求。從這個意義上講,那些傳播真善美的流行文學不僅在教化上大有可為,而且擁有萬世不絕的閱讀市場,可謂前程遠大光明。

需求決定了市場。文學選擇迎合讀者而走上市場路線之后,只要遵循市場規律行事即可流行。據此,回頭再看那些流行文學何以那么“模式”卻又那么“適銷對路”,就不是什么秘密和學問了。市場是用方法解決問題的,尤其是有了網絡的現代市場。據匪我思存介紹,她是先將自己創作的小說傳到網上贏得閱讀量之后,再跟記憶坊文化公司簽約出版紙本作品的;而實際上,公司的幕后運作總是大有章法,記憶坊顯然采取了十分專業的市場化操作,它通過調研評估讀者需求,鎖定“言情”這個不小的細分市場,充分發掘匪我思存創作“言情”小說的核心競爭力,將她打造成“悲情天后”和“虐心教主”品牌,然后線上線下互動傳播,接連推出她的包括《千山暮雪》在內的17部長篇言情小說,不過是按預期一次次收獲了暢銷之利。這當然是文學與市場結合的成功范例。

文學與市場結合,并不意味著文學的喪失。好產品才有好銷路,做好銷的文學產品必得努力把文學的某些元素發揮到極致。匪我思存的文學才華十分契合此道。讀《千山暮雪》,一個“悲情”或“虐心”的愛情故事所以令人追逐不舍,除了跳閃著心儀、流淌著蜜意、回旋著懷想、浸染著傷痛、點綴著憬悟……的敘事語言抓情撓緒,更有逶迤不輟的新鮮情節引人入勝。逶迤不是跌宕起伏,而是旁逸斜出的新看點紛至沓來。如果留意《千山暮雪》的情節發展,會發現差不多每千字左右便有新事發生,而新事大多不是前事的轉折,似乎單是人物生活之中的某樁生活之事的順乎自然的突然出現;這樣,既讓閱讀不至于稍有厭倦,也照應了現代愛情的生活日常性。從語言和情節上看,匪我思存的流行“言情”與那些在觀念上死纏爛打霸王硬上弓而實際并無意蘊拓展的所謂“深刻”文學相比,實在更能體現文學的本性或本義。而且,當“深刻”文學不能大面積站立起來而流行文學借網絡越發流行時,“不久只有網絡文學”的觀點也就裹挾著一些偽命題在大眾那里確立了。

 

 

然而,且慢!由于寫作倫理與市場律令同在,文學作品和物質產品一樣,至少必須做到有益無害。這當然是包括了“深刻”文學和流行文學的文學底線。不過,從流行文學的現實來看,似乎因為曲意迎合讀者“淺表而直接”的需求,更容易在“有益無害”方面“有意”閃失。以《千山暮雪》為例,大約作者為了制造主人公童雪的“悲情”和“虐心”,設計了一個讓童雪被強暴了她的冷血陰鷙的大富豪莫紹謙占有而永失純美初戀的故事;這個設計在閱讀之初確有懸念的效果,往下讀以為是要翻版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可讀到后來見到的真相竟是一樁商戰恩仇——莫因其父被童父害死而報復童,童則因其父害死莫父而甘愿贖罪。這樣的設計顯然違背了現實生活的真實:且不說兩人父輩的商戰恩仇在現而今猶如小孩子過家家一般幼稚不稽,而莫紹謙作為一個英俊精明且日理萬機的青年富商,怎么可能奉出全部男女之情、長期以占有的方式報復仇家之女?此外,文明至今,一個聰慧明理的大學生何至于不知道法律可以懲處強暴而保護正常生活,又何至于不明白被占有被蹂躪跟贖還父罪無關!真實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當作者把不真實的東西視作生活真實加以敘寫并以合理的框架呈現時,這便是制造問題產品。在《千山暮雪》里,童雪甘愿被占有被蹂躪,到后來居然理解了“罪犯”莫紹謙,這是糟踐人性的、反文明的命意;而莫紹謙的全力報復以及采用的方式由于失真,分明是對現代富商的武斷虛擬,其報復行為可以被理解則反映了文本對正義的忽視和淡化。毋庸諱言,這樣的觀念本身是有害的,加上文學的感染性,其害尤烈;一旦流行,害之大也。

那么,滿足淺表而直接的需求的流行文學如果做到了觀念無害,是不是就有益無害了呢?如果鉆牛角尖,會以為“淺表而直接”的東西太流行,將影響讀者的審美發育而走向淺智化,也算是有害。但是,這實在不是流行文學自身的問題。糖果好吃無罪。小孩子老是抓糖吃,不利于健康成長,這是大人要引導和管教的事。何況孩子尚小,不懂事,等長大了就會明白飲食結構合理的意義。不必過于擔心愛讀流行文學的人的智力發育,他們不會不接觸別的信息和知識以健全自己的思維;尤其是他們在生活中,生活會教給他們許多,甚至讓他們具有辨識謬誤和趨益避害的能力。

 

 

更不必擔心流行文學作家的成長:他們也在生活中,生活照樣會把真相和真理告訴他們;他們要做文學,必然主動地關注生活了解人性;他們既然是做文學的,文學必將使他們更有敏銳的特質,更能洞徹世事。尤為關鍵的是,他們是走市場的,他們的上帝是消費者(讀者),當讀者成長了、進步了、要求更高了,他們必定因應而為,改進產品(作品);如果萬一他們自己懈怠,他們的公司(或中間商)也會敦促他們立馬改弦更張,這可能是現代流行文學行銷的優勢所在,當然也可能是又一種創作的羈絆。

據說有一家營銷能力屬于世界一流的美國公司通常采取這樣的產品策略:它只將那些當期市場需求量最大的產品投放到市場上去,而實際上它已經在調研和科研的基礎上開發出若干更有先進性的新產品,但它把新產品鎖在保險柜里,一點風聲也不透,因為新產品的賣點沒有流行,它要等下一個消費需求的浪潮到來。這是商業的狡黠。這個策略是否適合流行文學的生產銷售或許是出版商要探討的,但對于走市場路線的創作而言,有一點啟示很明確:現實生活始終影響著需求并醞釀著流行。所以,還得回到文學的規律上來:生活是源泉。

為什么會有暢銷(流行)而又常銷的文學作品呢?譬如《簡愛》。這是文學產品跟物質產品的本質區別的反映。物質產品是技術的產物,技術總在進步,一旦進步就會更新產品;而文學產品屬于精神范疇,精神是可以不受器物制約而達到較高境界的,當文學以流行的樣態蘊含深刻的思想感情時,作品便有了“流行”與“深刻”的雙重品格與價值,既可暢銷又能常銷了。

流行文學也可以成經典,但實在很少。走向經典會否成為匪我思存們的選項和方向,卻不一定;因為市場太忙。

(為參加湖北省作協舉辦的匪我思存作品討論會而寫。)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acfr.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流行文學的明天——讀《千山暮雪》斷想

2014-11-25 00-00-00

《千山暮雪》是知名網絡作家匪我思存的暢銷小說,而我讀的是這部小說的紙本。正讀著這部小說,看到一則消息:某省網絡作家協會一位副主席說,不久網絡文學就是文學。這個說法很生猛,讓我乍見一愣。可繼而少想,文學由口頭而泥石而甲骨而竹簡而泥活字而鉛活字而數字照排,為什么不可能去到網絡那里?如果網絡不至于讓人的眼睛早于生命而盲,或者也沒有別的什么大不妙(譬如影響大腦發育),或許網絡獨霸天下的時日終將到來。哲學上說,未來具有無限可能性。所以,“過時”如我者,雖然依舊戀著紙本,是不能算作否定“不久只有網絡文學”的憑據的。

但是,這顯然不是問題的根本,或者不是關乎文學本質的問題。若拿網絡文學的流行說事,紙本可以舉出自己曾經流行的大量事實予以回敬;而強調網絡對文學品相的改變,紙本時代可能積累了更多改變文學的資本。事實上,文學的載體形式和傳播方式的變易不僅從來沒有顛覆文學,而往往倒是幫助了文學的發展;文學依然是一種以語言塑造形象而感染讀者的藝術。文學就是文學,不要看文學是坐了火車還是乘上飛機。

是不是這一回網絡帶來的文學改變會更加深刻?或許可以另議。

 

 

既然網絡文學還是文學,那么就得回到文學的話題上來。文學的功能和作用向來不是單一的,某一類文學側重于文學功能和作用的某一方面打造并獲取價值是可能的,也是自然而然的。反觀真實的文學創作史,大體可以說,一類人是立志做深刻文學的,一類人則樂意做流行的文學;而二者在對待讀者的態度上,前者執意征服,后者曲意迎合。為征服者,必得直面現實,回應問題,發掘人性與社會的本質,拓展思想,以使作品意蘊深刻,具有獨特而持久的藝術感染力,讓讀者得到應有的感受和認知;譬如魯迅、卡夫卡、加繆、米蘭·昆德拉、馬爾克思等人的創作。迎合則是針對和滿足讀者的顯在需求。顯在需求通常是淺表而直接的想望和趣味,是要快速地得到快樂。為迎合者,其寫作題材除了情愛婚姻便是武林爭斗、豪門恩怨、野史秘聞或者“熱點關注”;其敘述策略講究故事離奇、情節曲折、語言“合調”,同時輔之以色、香、味的添加劑;其文本意旨一般屬于崇尚公識的真善美和鞭撻公識的假惡丑,并間或演繹(換言表述)歷代哲理和詩意的“結晶”。在這方面,金庸和瓊瑤曾經是大師傅,現在匪我思存攜《千山暮雪》登場也頗有些端倪。

為征服而寫的作品可能常銷,為迎合而寫的作品則容易流行。

流行當然是了不起的。盡管流行與否一般不應作為評判文學價值高下好壞的標尺,但流行畢竟能更廣泛地釋放文學的價值:無論是從前的迎合者多為文趣,還是而今的迎合者多為文利。而且,當作品道義果真屬于崇尚真善美和鞭撻假惡丑,其效應之放大豈不善哉!不要小視這些淺表而直接的想望和趣味,這是普眾皆有的基本的精神訴求,即使是所謂知識分子或大人物也或多或少會保留這種“人味”的。又,人類學以為,人類已歷經五千年文明,一代一代的人出生之后,只有吸收并內化五千年文明,方可確立人生和謀求進取;也就是說,一個人自嬰兒起必得盡快走過五千年并完成文明的洗禮。由此可見,五千年文明既為一般文學提供了大量的主題資源,也為普眾預設了無限的精神需求。從這個意義上講,那些傳播真善美的流行文學不僅在教化上大有可為,而且擁有萬世不絕的閱讀市場,可謂前程遠大光明。

需求決定了市場。文學選擇迎合讀者而走上市場路線之后,只要遵循市場規律行事即可流行。據此,回頭再看那些流行文學何以那么“模式”卻又那么“適銷對路”,就不是什么秘密和學問了。市場是用方法解決問題的,尤其是有了網絡的現代市場。據匪我思存介紹,她是先將自己創作的小說傳到網上贏得閱讀量之后,再跟記憶坊文化公司簽約出版紙本作品的;而實際上,公司的幕后運作總是大有章法,記憶坊顯然采取了十分專業的市場化操作,它通過調研評估讀者需求,鎖定“言情”這個不小的細分市場,充分發掘匪我思存創作“言情”小說的核心競爭力,將她打造成“悲情天后”和“虐心教主”品牌,然后線上線下互動傳播,接連推出她的包括《千山暮雪》在內的17部長篇言情小說,不過是按預期一次次收獲了暢銷之利。這當然是文學與市場結合的成功范例。

文學與市場結合,并不意味著文學的喪失。好產品才有好銷路,做好銷的文學產品必得努力把文學的某些元素發揮到極致。匪我思存的文學才華十分契合此道。讀《千山暮雪》,一個“悲情”或“虐心”的愛情故事所以令人追逐不舍,除了跳閃著心儀、流淌著蜜意、回旋著懷想、浸染著傷痛、點綴著憬悟……的敘事語言抓情撓緒,更有逶迤不輟的新鮮情節引人入勝。逶迤不是跌宕起伏,而是旁逸斜出的新看點紛至沓來。如果留意《千山暮雪》的情節發展,會發現差不多每千字左右便有新事發生,而新事大多不是前事的轉折,似乎單是人物生活之中的某樁生活之事的順乎自然的突然出現;這樣,既讓閱讀不至于稍有厭倦,也照應了現代愛情的生活日常性。從語言和情節上看,匪我思存的流行“言情”與那些在觀念上死纏爛打霸王硬上弓而實際并無意蘊拓展的所謂“深刻”文學相比,實在更能體現文學的本性或本義。而且,當“深刻”文學不能大面積站立起來而流行文學借網絡越發流行時,“不久只有網絡文學”的觀點也就裹挾著一些偽命題在大眾那里確立了。

 

 

然而,且慢!由于寫作倫理與市場律令同在,文學作品和物質產品一樣,至少必須做到有益無害。這當然是包括了“深刻”文學和流行文學的文學底線。不過,從流行文學的現實來看,似乎因為曲意迎合讀者“淺表而直接”的需求,更容易在“有益無害”方面“有意”閃失。以《千山暮雪》為例,大約作者為了制造主人公童雪的“悲情”和“虐心”,設計了一個讓童雪被強暴了她的冷血陰鷙的大富豪莫紹謙占有而永失純美初戀的故事;這個設計在閱讀之初確有懸念的效果,往下讀以為是要翻版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可讀到后來見到的真相竟是一樁商戰恩仇——莫因其父被童父害死而報復童,童則因其父害死莫父而甘愿贖罪。這樣的設計顯然違背了現實生活的真實:且不說兩人父輩的商戰恩仇在現而今猶如小孩子過家家一般幼稚不稽,而莫紹謙作為一個英俊精明且日理萬機的青年富商,怎么可能奉出全部男女之情、長期以占有的方式報復仇家之女?此外,文明至今,一個聰慧明理的大學生何至于不知道法律可以懲處強暴而保護正常生活,又何至于不明白被占有被蹂躪跟贖還父罪無關!真實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當作者把不真實的東西視作生活真實加以敘寫并以合理的框架呈現時,這便是制造問題產品。在《千山暮雪》里,童雪甘愿被占有被蹂躪,到后來居然理解了“罪犯”莫紹謙,這是糟踐人性的、反文明的命意;而莫紹謙的全力報復以及采用的方式由于失真,分明是對現代富商的武斷虛擬,其報復行為可以被理解則反映了文本對正義的忽視和淡化。毋庸諱言,這樣的觀念本身是有害的,加上文學的感染性,其害尤烈;一旦流行,害之大也。

那么,滿足淺表而直接的需求的流行文學如果做到了觀念無害,是不是就有益無害了呢?如果鉆牛角尖,會以為“淺表而直接”的東西太流行,將影響讀者的審美發育而走向淺智化,也算是有害。但是,這實在不是流行文學自身的問題。糖果好吃無罪。小孩子老是抓糖吃,不利于健康成長,這是大人要引導和管教的事。何況孩子尚小,不懂事,等長大了就會明白飲食結構合理的意義。不必過于擔心愛讀流行文學的人的智力發育,他們不會不接觸別的信息和知識以健全自己的思維;尤其是他們在生活中,生活會教給他們許多,甚至讓他們具有辨識謬誤和趨益避害的能力。

 

 

更不必擔心流行文學作家的成長:他們也在生活中,生活照樣會把真相和真理告訴他們;他們要做文學,必然主動地關注生活了解人性;他們既然是做文學的,文學必將使他們更有敏銳的特質,更能洞徹世事。尤為關鍵的是,他們是走市場的,他們的上帝是消費者(讀者),當讀者成長了、進步了、要求更高了,他們必定因應而為,改進產品(作品);如果萬一他們自己懈怠,他們的公司(或中間商)也會敦促他們立馬改弦更張,這可能是現代流行文學行銷的優勢所在,當然也可能是又一種創作的羈絆。

據說有一家營銷能力屬于世界一流的美國公司通常采取這樣的產品策略:它只將那些當期市場需求量最大的產品投放到市場上去,而實際上它已經在調研和科研的基礎上開發出若干更有先進性的新產品,但它把新產品鎖在保險柜里,一點風聲也不透,因為新產品的賣點沒有流行,它要等下一個消費需求的浪潮到來。這是商業的狡黠。這個策略是否適合流行文學的生產銷售或許是出版商要探討的,但對于走市場路線的創作而言,有一點啟示很明確:現實生活始終影響著需求并醞釀著流行。所以,還得回到文學的規律上來:生活是源泉。

為什么會有暢銷(流行)而又常銷的文學作品呢?譬如《簡愛》。這是文學產品跟物質產品的本質區別的反映。物質產品是技術的產物,技術總在進步,一旦進步就會更新產品;而文學產品屬于精神范疇,精神是可以不受器物制約而達到較高境界的,當文學以流行的樣態蘊含深刻的思想感情時,作品便有了“流行”與“深刻”的雙重品格與價值,既可暢銷又能常銷了。

流行文學也可以成經典,但實在很少。走向經典會否成為匪我思存們的選項和方向,卻不一定;因為市場太忙。

(為參加湖北省作協舉辦的匪我思存作品討論會而寫。)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 彩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全民计划app下载安装 免费电子路单软件 体育比赛即时比分 好的理财方案 pk10如何看走势图 时时彩后一100%稳赚 新时时二星缩水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计划软件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