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悅讀茶座 >

韓永明:敏于思考的寫作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4-03-19    作者:蔡家園

    早在2002年的時候,我偶然讀到韓永明發表在《十月》上的中篇小說《毛月亮》,心中頓時為之一震。這篇小說講述的是一位母親殺死自己兒子的故事,題材十分另類。作家設置了一個輪回模式,通過挖掘人物隱秘的內心世界,實現了對人的生存困境的象征性書寫——人一旦將全部的價值和情感固執于外在的某個東西,最終必將失去自我而陷入絕境。盡管作品生活氣息濃郁,但是正如標題所隱喻的,這是一部寓言式的小說,作家探索人類幽深心靈世界和追問人的終極價值的興趣遠遠大于對當下社會問題和現實生活中人的困境的關注。我在贊嘆韓永明的敘事才華的同時,也隱隱有些擔心:這種刻意強化所指意義的虛構,不過是步上世紀90年代先鋒小說的后塵而已,能有什么前途呢?
    我不知道韓永明對于當時流行的文學潮流有著怎樣的思考。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隨著全球化的洶涌而來,中國的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社會現實發生著深刻變化,而許多作家似乎對資本的強力、貧富分化日趨嚴重、社會價值日益分裂的“真實圖景”視而不見,依然固守在90年代的文學觀念里,把玩著藝術形式,沉醉于“小我”世界,鼓吹著私人化書寫,有意將自我與現實割裂,徹底放逐了對重大社會問題發言的文學傳統。因此,文學越來越失去體溫和力量,也越來越遠離讀者。在那片喧囂而浮躁的氛圍中,我對韓永明的印象也變得模糊了。
    直到2006年,我讀到他發表在《當代》上的《滑坡》,眼前才為之一亮。小說中的“滑坡”發生于兩個空間,一個是自然界,一個是人類社會。自然界的滑坡是由地質變化引發的,是難以避免的生態災難。作家在敘述這場災難時,對于過度追求發展、肆意掠奪資源給生態環境造成的破壞進行了反思。在此基礎上,作家還深入刻畫了人類社會的多重“滑坡”:從政治層面看,政府機構的公信力嚴重滑坡。生死攸關之際,鄉鎮干部不顧危險、苦口婆心勸說村民避險,但是村民卻認為他們“說話最不可信”、“要錢”才肯撤離。即便干部們付出了極大的耐心、愛心,甚至付出了生命,依然不能感化村民。從價值層面看,鄉民們將一切都以金錢來衡量,追逐物欲勝過尊重生命、對短期利益的追奪取代了對于未來發展的期許,鄉村的價值系統已然潰散。從倫理層面看,鄉村的道德危機同樣讓人觸目驚心。三郎對親情的漠視,池老大的不擇手段,無不昭示著道德的嚴重滑坡。這部小說就像一面三棱鏡,多角度折射了中國的社會現實和人心蛻變,既有強烈的在場感,又不乏超越的哲思性,顯示了一位作家對于時代的深刻洞察力。透過這部作品,也能明顯感覺到韓永明的文學觀念在不斷深化。他回到了寫實傳統,扎根于現實土壤,關注重大社會問題,希圖直面時代并發出自己的聲音。《滑坡》標志著他的小說創作已經確立了自己的基本向度。
    此后,他又相繼發表了《幸福計劃》《淹沒》《移民風波》《重婚》《江河水》等一批有分量的作品,漸漸為文壇所注目,也呈現出了較為鮮明的藝術特色。
    首先是強烈的問題意識。一個作家是否具有問題意識,將決定其創作的深度。韓永明總是試圖穿透時代變遷的表象,切入社會癥候的肌理,以沉思者在場言說的方式給人帶來啟悟。像《幸福計劃》也是一部聚焦社會重大問題的頗具感染力的作品。小說的標題具有強烈反諷性,打工司機靳師傅的“幸福計劃”其實是“痛苦計劃”和“絕望計劃”。靳師傅的困境看似是個人的命運不佳,折射的其實是社會的不公。在對時代癥候的剖析中,韓永明表達著一個富有責任感的作家的深思。在揭示社會問題的同時,他總在執著召喚那些淪失的傳統價值理想。他在基層工作過多年,對于農村、農民和鄉鎮基層干部了解甚深,因此,他對于這些書寫對象的情懷與那些長期宅在書房中,品著咖啡,從外國文學和電影中尋找靈感的作家們大相徑庭——他的筆下充滿了理解的同情,充滿了憐憫的憂思,這在《滑坡》《馬克要來》等作品中有著鮮明的體現。如果說他的寫作也可歸于“底層文學”的話,那么,比起那些已經模式化、粗鄙化了的底層苦難書寫和批判性書寫,韓永明的批判顯得溫和,有時還呈現出“建設性”;他的敘述語調中充滿了對人物的體貼入微,文字顯得質樸而溫情。或許,這種寫作姿態在一定程度上會消弱其作品的力度,但是,它何嘗不是為“底層文學”提供了一種值得反思的新經驗呢?換一個角度說,這樣的價值立場選擇也證明了他敏于思考的特質。
    其次,寫實與象征的糅合。韓永明小說風格的主調是現實主義的,追求對于生活細節的逼真描摹,力圖再現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像《滑坡》中的孟華凌、《幸福計劃》中的靳師傅、《淹沒》中的彭旺財、《移民風波》中的武友誼、《重婚》中的張白果、《江河水》中的田豐之,無不刻畫得栩栩如生、活靈活現。這些人物的性格都比較極端,而且具有一個共同特點——固執。從表層來看,固執是一種性格和處世方式;從深層來看,它又象征著對文化的固守,對價值理想的守護。除了賦予人物性格多種象征性之外,韓永明還常常賦予故事言外之意。譬如《移民風波》中,武友誼放棄家庭生活,固執地尋找騙子,要追回移民安置款。從現實層面來看,他是要彌補過失、證明自己的誠信,還個人以道德清白;如果再深入一層剖析,“尋找”別具深意——他那看似無望的人海撈針,難道不正象征著當下社會重尋價值理想的艱難窘況嗎?這篇小說將對現實問題的思考引向了對于人的生存的終極追問。與《毛月亮》相比,它顯然更具生活感,也更加厚重。韓永明在以寫實的筆法揭示主人公的生活境遇的同時又賦予其強烈的象征性,大大拓展了小說的意義空間。
    第三,善于發掘生活中的傳奇性因素。韓永明熟悉農村的風物風俗、農民的文化心理、鄉鎮干部的生活狀態,因此在寫作時許多鮮活的細節信手拈來,字里行間散發著濃郁的生活氣息。在追求真實性的同時,他還非常注重小說的可讀性,總是著力發掘平凡生活中的傳奇性因素,演繹成富有深意的故事:村干部武友誼千里追逃,精心整容的騙子竟然被他憑著直覺從茫茫人海中撈出(《移民風波》);出租車司機靳師傅為了救妻子,準備冒名頂替持槍殺人犯去獲取獎金,最后竟巧遇殺人犯(《幸福計劃》);村民陳白果為了拿到證據,出賣自己的結婚證明和陌生女人“結婚”,沒料到假妻子竟然給他送來了一個女兒(《重婚》)……這些故事一波三折,堪稱當代的“拍案驚奇”。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書寫日常生活的作家常常面臨讀者“閱讀疲憊”的責難,韓永明對于“傳奇”的著力發掘,放大了日常生活中的“陌生化”因素,使得貼近現實的敘事與大家熟悉的生活之間形成了張力,因而文本的可讀性大大增強。
    目前,韓永明已經在文壇上亮出了自己的面目,但是如何做到以更加獨特的目光穿透生活表象,言人所未言,領風氣之先,顯然還需要他繼續深思。


將愛好進行到底

韓永明

    我寫作,是因為我愛好,就像喜歡麻將的人打麻將,喜歡收藏的人搞收藏。開始創作是在縣委宣傳部工作,跟縣委書記下鄉,做營養缽,糊了一身的泥,餓了吃生紅薯,我很感動,回來寫了一篇散文叫《春陽》,發在《西楚文學》上,并且獲了個獎。之后,寫了一個小說叫《多事之秋》,發在《三峽文學》。
    有一天,《芳草》組織一個筆會,途經秭歸,我代表單位接待了那些大名鼎鼎、難得一見的作家編輯。在賓館大廳里,《芳草》一位編輯正坐在沙發上等著人叫進早餐呢,我從包里拿出一個稿子請他看。他看了兩頁,便說這個稿子有意思。不久,《芳草》將這個中篇小說發出來了。
    因為這,縣委變動我的工作,要我去一個鎮上擔任領導職務,我沒干。就因為我愛好寫作。我覺得寫作是一件快樂的事,比當官好。若干年后,我來了武漢,和這位編輯一起喝酒,提起當年的事。我說,就因為那個稿子啊,不然我現在也混得人五人六了。他說,那是拯救你了,不然,你可能是個貪官,早進去了。
    這當然是玩笑。事實上,因了這個稿子,更堅定了我寫作的愛好。
    寫了十好幾年,沒有寫出什么好作品,但對寫作的狀態倒是有些感悟。譬如說,始終把寫作當成一種愛好。
    我覺得把寫作維持在一個愛好的維度上,是一個笨人的聰明搞法。首先,不把它當成安身立命之本,不把它當成敲門磚,墊腳石,不期望它發家致富、改變命運,浪得虛名,寫作就會比較純粹,心態就會很平靜。文學是個“幺蛾子”,上天不給你吃這碗飯的才氣,你使盡渾身解數,你踏破鐵鞋也枉然。
    其次,把寫作當作愛好,或者可以讓你的眼光放得更遠更廣闊,有更多的精力去關注這個多姿多彩的時代。有些人感嘆,現在越來越多的寫作不接地氣了,這是不是與作家不關心他人的生活,作家缺少現實生活的真實感受,躲在書齋里進行創作有關呢?
    其三,把寫作當成一種愛好,可以少一些壓力、浮躁、焦慮和累,有利于養生。見過太多焦慮者了。我很佩服他們的虔誠和使命感意識。但從另一個方面說,文學畢竟不是超女打擂啊,文學本來就不是個熱熱鬧鬧、受萬眾矚目的行當啊。說到底是一點生活的雅意與趣味啊……把人焦慮病了劃不來。
    現在,寫作的人越來越多,而真正從事專業寫作的人很少。面對當下各種各樣的寫作,我以為,保持一種平和的心態寫作很有必要,把寫作當成一種愛好也很有必要。
    文學這個東西,焦慮不管用,著急也不管用,功利更不好使。把創作當成愛好,想寫則寫,想寫什么便是什么,自自在在,人就輕松得多。
    寫到這兒,驀然想起張氏姊妹辦雜志的事。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吧,她們居住在蘇州九如巷,創辦了中國第一份家庭雜志《水》。姐妹們自己動手寫稿、刻印,分贈親朋好友。后因抗戰爆發,《水》不得不停刊。1995年,張允和先生決定將《水》復刊。1996年2月,復刊號第一期正式出版,共印25份。
    這可能是世界上發行量最少的雜志了。我想著她們為何要辦這樣一本在家庭里流傳的雜志。至少不是為了賺錢,賺什么知名度。那是什么?是一種愛好,一種雅致,一種純粹,這讓我肅然起敬。
    還是愛好好。
    愛好就像一條藏在身體里的蟲子。你看不見,但它一直在拱著你。你想不干都不行,那條蟲子會拱得你渾身都不舒服。愛好也像愛一個人,你純粹的話,你不管她愛不愛你,你都會愛,而且有幸福感。
    白駒過隙,去日已多,年輕不再,愛好卻不變。愿將寫作始終維持在愛好的層面。


韓永明簡介:
   
韓永明,湖北秭歸人,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大河風塵》、《特務》;中篇小說集《重婚》,散文集《日暮鄉關》等;在《十月》、《當代》、《鐘山》、《清明》、《作品》、《長江文藝》、《芳草》等發表中短篇小說50余種,多部作品先后被《小說選刊》、《小說月報》、《中篇小說選刊》、《中華文學選刊》、《小說精選》等刊物轉載。《滑坡》曾獲《當代》文學拉力賽“最佳”獎等,《滑坡》、《特務》等被改編為影視作品。



韓永明著
江蘇文藝出版社2013年12月,1版1次
定價:34.00元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acfr.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韓永明:敏于思考的寫作

2014-03-19 00-00-00

    早在2002年的時候,我偶然讀到韓永明發表在《十月》上的中篇小說《毛月亮》,心中頓時為之一震。這篇小說講述的是一位母親殺死自己兒子的故事,題材十分另類。作家設置了一個輪回模式,通過挖掘人物隱秘的內心世界,實現了對人的生存困境的象征性書寫——人一旦將全部的價值和情感固執于外在的某個東西,最終必將失去自我而陷入絕境。盡管作品生活氣息濃郁,但是正如標題所隱喻的,這是一部寓言式的小說,作家探索人類幽深心靈世界和追問人的終極價值的興趣遠遠大于對當下社會問題和現實生活中人的困境的關注。我在贊嘆韓永明的敘事才華的同時,也隱隱有些擔心:這種刻意強化所指意義的虛構,不過是步上世紀90年代先鋒小說的后塵而已,能有什么前途呢?
    我不知道韓永明對于當時流行的文學潮流有著怎樣的思考。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隨著全球化的洶涌而來,中國的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社會現實發生著深刻變化,而許多作家似乎對資本的強力、貧富分化日趨嚴重、社會價值日益分裂的“真實圖景”視而不見,依然固守在90年代的文學觀念里,把玩著藝術形式,沉醉于“小我”世界,鼓吹著私人化書寫,有意將自我與現實割裂,徹底放逐了對重大社會問題發言的文學傳統。因此,文學越來越失去體溫和力量,也越來越遠離讀者。在那片喧囂而浮躁的氛圍中,我對韓永明的印象也變得模糊了。
    直到2006年,我讀到他發表在《當代》上的《滑坡》,眼前才為之一亮。小說中的“滑坡”發生于兩個空間,一個是自然界,一個是人類社會。自然界的滑坡是由地質變化引發的,是難以避免的生態災難。作家在敘述這場災難時,對于過度追求發展、肆意掠奪資源給生態環境造成的破壞進行了反思。在此基礎上,作家還深入刻畫了人類社會的多重“滑坡”:從政治層面看,政府機構的公信力嚴重滑坡。生死攸關之際,鄉鎮干部不顧危險、苦口婆心勸說村民避險,但是村民卻認為他們“說話最不可信”、“要錢”才肯撤離。即便干部們付出了極大的耐心、愛心,甚至付出了生命,依然不能感化村民。從價值層面看,鄉民們將一切都以金錢來衡量,追逐物欲勝過尊重生命、對短期利益的追奪取代了對于未來發展的期許,鄉村的價值系統已然潰散。從倫理層面看,鄉村的道德危機同樣讓人觸目驚心。三郎對親情的漠視,池老大的不擇手段,無不昭示著道德的嚴重滑坡。這部小說就像一面三棱鏡,多角度折射了中國的社會現實和人心蛻變,既有強烈的在場感,又不乏超越的哲思性,顯示了一位作家對于時代的深刻洞察力。透過這部作品,也能明顯感覺到韓永明的文學觀念在不斷深化。他回到了寫實傳統,扎根于現實土壤,關注重大社會問題,希圖直面時代并發出自己的聲音。《滑坡》標志著他的小說創作已經確立了自己的基本向度。
    此后,他又相繼發表了《幸福計劃》《淹沒》《移民風波》《重婚》《江河水》等一批有分量的作品,漸漸為文壇所注目,也呈現出了較為鮮明的藝術特色。
    首先是強烈的問題意識。一個作家是否具有問題意識,將決定其創作的深度。韓永明總是試圖穿透時代變遷的表象,切入社會癥候的肌理,以沉思者在場言說的方式給人帶來啟悟。像《幸福計劃》也是一部聚焦社會重大問題的頗具感染力的作品。小說的標題具有強烈反諷性,打工司機靳師傅的“幸福計劃”其實是“痛苦計劃”和“絕望計劃”。靳師傅的困境看似是個人的命運不佳,折射的其實是社會的不公。在對時代癥候的剖析中,韓永明表達著一個富有責任感的作家的深思。在揭示社會問題的同時,他總在執著召喚那些淪失的傳統價值理想。他在基層工作過多年,對于農村、農民和鄉鎮基層干部了解甚深,因此,他對于這些書寫對象的情懷與那些長期宅在書房中,品著咖啡,從外國文學和電影中尋找靈感的作家們大相徑庭——他的筆下充滿了理解的同情,充滿了憐憫的憂思,這在《滑坡》《馬克要來》等作品中有著鮮明的體現。如果說他的寫作也可歸于“底層文學”的話,那么,比起那些已經模式化、粗鄙化了的底層苦難書寫和批判性書寫,韓永明的批判顯得溫和,有時還呈現出“建設性”;他的敘述語調中充滿了對人物的體貼入微,文字顯得質樸而溫情。或許,這種寫作姿態在一定程度上會消弱其作品的力度,但是,它何嘗不是為“底層文學”提供了一種值得反思的新經驗呢?換一個角度說,這樣的價值立場選擇也證明了他敏于思考的特質。
    其次,寫實與象征的糅合。韓永明小說風格的主調是現實主義的,追求對于生活細節的逼真描摹,力圖再現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像《滑坡》中的孟華凌、《幸福計劃》中的靳師傅、《淹沒》中的彭旺財、《移民風波》中的武友誼、《重婚》中的張白果、《江河水》中的田豐之,無不刻畫得栩栩如生、活靈活現。這些人物的性格都比較極端,而且具有一個共同特點——固執。從表層來看,固執是一種性格和處世方式;從深層來看,它又象征著對文化的固守,對價值理想的守護。除了賦予人物性格多種象征性之外,韓永明還常常賦予故事言外之意。譬如《移民風波》中,武友誼放棄家庭生活,固執地尋找騙子,要追回移民安置款。從現實層面來看,他是要彌補過失、證明自己的誠信,還個人以道德清白;如果再深入一層剖析,“尋找”別具深意——他那看似無望的人海撈針,難道不正象征著當下社會重尋價值理想的艱難窘況嗎?這篇小說將對現實問題的思考引向了對于人的生存的終極追問。與《毛月亮》相比,它顯然更具生活感,也更加厚重。韓永明在以寫實的筆法揭示主人公的生活境遇的同時又賦予其強烈的象征性,大大拓展了小說的意義空間。
    第三,善于發掘生活中的傳奇性因素。韓永明熟悉農村的風物風俗、農民的文化心理、鄉鎮干部的生活狀態,因此在寫作時許多鮮活的細節信手拈來,字里行間散發著濃郁的生活氣息。在追求真實性的同時,他還非常注重小說的可讀性,總是著力發掘平凡生活中的傳奇性因素,演繹成富有深意的故事:村干部武友誼千里追逃,精心整容的騙子竟然被他憑著直覺從茫茫人海中撈出(《移民風波》);出租車司機靳師傅為了救妻子,準備冒名頂替持槍殺人犯去獲取獎金,最后竟巧遇殺人犯(《幸福計劃》);村民陳白果為了拿到證據,出賣自己的結婚證明和陌生女人“結婚”,沒料到假妻子竟然給他送來了一個女兒(《重婚》)……這些故事一波三折,堪稱當代的“拍案驚奇”。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書寫日常生活的作家常常面臨讀者“閱讀疲憊”的責難,韓永明對于“傳奇”的著力發掘,放大了日常生活中的“陌生化”因素,使得貼近現實的敘事與大家熟悉的生活之間形成了張力,因而文本的可讀性大大增強。
    目前,韓永明已經在文壇上亮出了自己的面目,但是如何做到以更加獨特的目光穿透生活表象,言人所未言,領風氣之先,顯然還需要他繼續深思。


將愛好進行到底

韓永明

    我寫作,是因為我愛好,就像喜歡麻將的人打麻將,喜歡收藏的人搞收藏。開始創作是在縣委宣傳部工作,跟縣委書記下鄉,做營養缽,糊了一身的泥,餓了吃生紅薯,我很感動,回來寫了一篇散文叫《春陽》,發在《西楚文學》上,并且獲了個獎。之后,寫了一個小說叫《多事之秋》,發在《三峽文學》。
    有一天,《芳草》組織一個筆會,途經秭歸,我代表單位接待了那些大名鼎鼎、難得一見的作家編輯。在賓館大廳里,《芳草》一位編輯正坐在沙發上等著人叫進早餐呢,我從包里拿出一個稿子請他看。他看了兩頁,便說這個稿子有意思。不久,《芳草》將這個中篇小說發出來了。
    因為這,縣委變動我的工作,要我去一個鎮上擔任領導職務,我沒干。就因為我愛好寫作。我覺得寫作是一件快樂的事,比當官好。若干年后,我來了武漢,和這位編輯一起喝酒,提起當年的事。我說,就因為那個稿子啊,不然我現在也混得人五人六了。他說,那是拯救你了,不然,你可能是個貪官,早進去了。
    這當然是玩笑。事實上,因了這個稿子,更堅定了我寫作的愛好。
    寫了十好幾年,沒有寫出什么好作品,但對寫作的狀態倒是有些感悟。譬如說,始終把寫作當成一種愛好。
    我覺得把寫作維持在一個愛好的維度上,是一個笨人的聰明搞法。首先,不把它當成安身立命之本,不把它當成敲門磚,墊腳石,不期望它發家致富、改變命運,浪得虛名,寫作就會比較純粹,心態就會很平靜。文學是個“幺蛾子”,上天不給你吃這碗飯的才氣,你使盡渾身解數,你踏破鐵鞋也枉然。
    其次,把寫作當作愛好,或者可以讓你的眼光放得更遠更廣闊,有更多的精力去關注這個多姿多彩的時代。有些人感嘆,現在越來越多的寫作不接地氣了,這是不是與作家不關心他人的生活,作家缺少現實生活的真實感受,躲在書齋里進行創作有關呢?
    其三,把寫作當成一種愛好,可以少一些壓力、浮躁、焦慮和累,有利于養生。見過太多焦慮者了。我很佩服他們的虔誠和使命感意識。但從另一個方面說,文學畢竟不是超女打擂啊,文學本來就不是個熱熱鬧鬧、受萬眾矚目的行當啊。說到底是一點生活的雅意與趣味啊……把人焦慮病了劃不來。
    現在,寫作的人越來越多,而真正從事專業寫作的人很少。面對當下各種各樣的寫作,我以為,保持一種平和的心態寫作很有必要,把寫作當成一種愛好也很有必要。
    文學這個東西,焦慮不管用,著急也不管用,功利更不好使。把創作當成愛好,想寫則寫,想寫什么便是什么,自自在在,人就輕松得多。
    寫到這兒,驀然想起張氏姊妹辦雜志的事。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吧,她們居住在蘇州九如巷,創辦了中國第一份家庭雜志《水》。姐妹們自己動手寫稿、刻印,分贈親朋好友。后因抗戰爆發,《水》不得不停刊。1995年,張允和先生決定將《水》復刊。1996年2月,復刊號第一期正式出版,共印25份。
    這可能是世界上發行量最少的雜志了。我想著她們為何要辦這樣一本在家庭里流傳的雜志。至少不是為了賺錢,賺什么知名度。那是什么?是一種愛好,一種雅致,一種純粹,這讓我肅然起敬。
    還是愛好好。
    愛好就像一條藏在身體里的蟲子。你看不見,但它一直在拱著你。你想不干都不行,那條蟲子會拱得你渾身都不舒服。愛好也像愛一個人,你純粹的話,你不管她愛不愛你,你都會愛,而且有幸福感。
    白駒過隙,去日已多,年輕不再,愛好卻不變。愿將寫作始終維持在愛好的層面。


韓永明簡介:
   
韓永明,湖北秭歸人,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大河風塵》、《特務》;中篇小說集《重婚》,散文集《日暮鄉關》等;在《十月》、《當代》、《鐘山》、《清明》、《作品》、《長江文藝》、《芳草》等發表中短篇小說50余種,多部作品先后被《小說選刊》、《小說月報》、《中篇小說選刊》、《中華文學選刊》、《小說精選》等刊物轉載。《滑坡》曾獲《當代》文學拉力賽“最佳”獎等,《滑坡》、《特務》等被改編為影視作品。



韓永明著
江蘇文藝出版社2013年12月,1版1次
定價:34.00元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结果 现实二人麻将怎么打 神来棋牌下载 重庆时彩时彩结果 彩票高手计划软件 极速赛车三期计划必赢 百万国际娱乐 百人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二分快3稳赚计划 最新澳门博彩线上娱乐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